•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分分彩代理开户->桐华->大漠谣2(大汉情缘)->正文

    正文 第十九章:信任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霍去病口中轻描淡写的“权利富贵”的赏赐却让满朝文武和全天下震惊。只这一次战役,汉武帝又赏了五千八百户食邑给他。这还是其次,关键是和霍去病一起出兵的将领都得到了封赏:右北平太守路博德隶属于骠骑将军,跟随骠骑将军到达梼余山,赏一千六百户,封为符离侯。北地都尉邢山随骠骑将军捕获匈奴小王,赏一千二百户,封为义阳侯。投降汉朝的匈奴降将复陆支、伊即靬皆随骠骑将军攻匈奴有功,封复陆支一千三百户,封为壮侯,赏伊即靬一千八百户,封为众利侯。一直跟随霍去病的从骠侯赵破奴、昌武侯赵安稽,各增封三百户。校尉李敢夺取了匈奴的军旗战鼓,封为关内侯,赐食邑二百户。校尉徐自为被授予大庶长的爵位。另外骠骑将军属下的小吏士卒当官和受赏的人更是多。

      满朝武将中一共被封候的也没有几个,可出自霍去病旗下的就快要占了一小半,除了李敢对霍去病感情复杂,其他人却是经过这么多次战场上的出生入死,和霍去病袍泽情深,特别是匈奴的降将,对霍去病既心念知遇之恩,又感佩其豪情,这种豪情干云的男儿生死瞬间结下的感情非一般人能理解,也非朝堂上那帮文人能理解。

      大司马一职从秦朝到汉朝,都只有一人担当,可刘彻为了真正把卫青的权利分化,特意又设了一个司马,下令大将军和骠骑将军都当大司马,而且定下法令,让骠骑将军的官阶和俸禄同大将军相等。至此霍去病在军中的势力已经盖过卫青在军中多年的经营。原本平凡的“骠骑”二字也因为霍去病成为了尊贵和勇猛的代名词。

      其实刘彻这个姨父比卫子夫这个姨母更了解霍去病,刘彻虽然因为所处的位置,不可能真正相信任何人,可他却在一定程度上明白霍去病是一个属于战场的人,而不是一个属于朝堂政治的人?;羧ゲ∮涝恫换嵛巳ɡ还笕ビ豆?。他可以为了追击匈奴几日几夜不睡,但在朝堂上交际应酬时,他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提不起,宁愿独自一人沉默寡言地呆着,也不屑说那些废话试探周旋。大概这点也是霍去病和卫青最大的不同,卫青会为了家族的权利和安全隐忍不发,甚至向李夫人献金示好,圆滑地处理好周围的利害关系,可这些事情霍去病却绝不会做,所以和深沉不见底的卫青比较,刘彻当然更愿意相信霍去病。

      但实际上,去病对朝堂上的那些手段一清二楚,只是自己不屑为之。不过也正因为他的一清二楚,他自有他的一套行事准则,即使最圆滑的人遇见去病,很多花招都根本使用不上。李敢就是一个例子,他的千百心计在去病的直来直去前竟然全落了空,反倒往往自讨狼狈。

      因为刘彻对卫青明显的打压,对霍去病明显的偏袒,卫青大将军的府门前日渐冷落,霍去病的府门前日渐热闹。

      几个卫青的门客试探地跑到霍去病处献殷勤,却意外地得到霍去病的赏赐,引得追随在卫青左右的人,心思浮动,有人明,有人暗地投向霍去病。门客任安进言卫青应该惩治背叛了他的人,卫青淡笑道:“去留随意,何必强求?”

      霍去病敞开大门欢迎的态度和卫青去留随意的态度导致了卫青的门客陆续离去,最后竟只剩下了任安。

      不知道卫青心里究竟怎么想霍去病,也不知道他是否明白霍去病的一番苦心和无奈,面上待霍去病倒是一如往常。但卫青的大公子卫伉却对霍去病十分不满,听闻还曾为此和卫青起过争执。卫伉和霍去病偶尔碰见时,只要没有家族中有权威的长辈在场,卫伉常常装作没有看见霍去病,不行礼,不问安,霍去病的回应也极其简单,你没有看见我,我自然也没有看见你,两个表兄弟开始象陌路人。

      ―――――――――――――――

      皇后娘娘听闻我的身体已好,顾念到我作为母亲的思儿之心,特意以宫宴为由,召我入宫去看儿子。

      我虽已生下了去病的孩子,可仍然身份未明?;屎蟊居伊碇米?,可去病却毫不顾忌在场众人,紧紧拽着我的手,淡淡道:“玉儿和我坐一起?!?br />
      云姨尴尬地想说什么,卫皇后却是一笑,柔声吩咐:“在去病的案旁再加一个位置?!?br />
      我心里原本琢磨着还是应该顾忌一下面子上的事情,可感受着他掌中的温度,突然觉得什么面子不面子,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彼此握住的手。既然去病不放心我的安危,只有坐在一起,才会安心,我干吗要为了这些人去委屈去病的心意?

      霍去病牵着我的手,穿行在众人的目光中,我坦然地迎上众人的各色视线。因为这个牵着我的手的男子,你们怎么样的表情都不能损及我心中的幸福,也不会让我低头避让。

      霍去病带我坐好后,眼中微有诧异地看向我,一贯在宫中谨小慎微的我这次居然一言不发地陪着他我行我素。我向他偷偷做了个鬼脸,他摇头一笑,眼中的诧异全化作了宠溺。

      乳母抱着孩子出来,缓缓走向我们?;羧ゲ∶嫔纤淙坏ㄗ匀?,可我却感到他的手微微颤了下。我心中也是滋味古怪,没有渴望思念,只是愧疚,甚至有逃开的冲动,眼睛一直不敢去看孩子。

      李妍起先望着我和霍去病时,眼中一直含着冷意,此时却嘴角轻抿,笑看着我们。

      我心中蓦地一惊,明中暗中多少双眼睛盯着我?既然当日为了自己的孩子自私地选择了这条路,那这个时候就不是我表现愧疚的时刻。

      我强迫自己去看乳母怀中的婴儿。说来奇怪,看到他不解世事的乌黑双眼时,我心里骤起酸楚,自然而然地就要去抱孩子,诸般情绪混杂在一起,我的双手簌簌而抖,乳母看到我的样子,迟疑着不敢把孩子递给我,小孩子乌溜溜地大眼睛盯着我,居然嘻的一声,笑出来。

      望着他的笑颜,我再忍不住,夹杂着思念愧疚难过心痛,眼中隐隐有了一层泪意,我的宝宝,你现在是不是也会这般笑了?

      霍去病抱过孩子,握惯缰绳弓箭的手满是笨拙的小心翼翼,孩子哇哇大哭起来,乳母赶忙接过孩子哄着,卫皇后体谅地看了一眼我们,对乳母吩咐:“先抱嬗儿下去?!庇侄晕颐堑溃骸暗饶忝切那槠骄残?,再让你们单独去看看嬗儿?;噬隙枣佣榷跃荻继?,所幸据儿也极宠嬗儿,否则本宫还真怕据儿会嫉妒皇上的偏爱呢!”

      一席话说得满庭笑声,众人艳羡不已,有人夸着太子仁厚,有人立即向卫少儿恭贺,卫少儿露了几分得意,矜持地笑着。我和霍去病却都沉默地坐着。李妍嘴角弯弯,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

      霍嬗嘴里吸吮着自己的大拇指,时不时“咂吧”一声,睡得十分香甜?;羧ゲ∠囟?,一面手中缓缓摇着摇篮,一面静静凝视着孩子。

      我看到去病如此,心中难受得象堵了块大石,再难按耐,正想着告诉他实情,扫眼查视四周时,却瞥到李妍在窗外望着我们,看我看到她,她眉毛一扬,含着笑向我摇摇头,珊珊离去。

      我看去病仍只盯着孩子出神,轻轻追了出去。李妍彷似预料到我会去找她,正在僻静处等候。我还未开口,她就笑问:“滋味如何?”

      我实在想不出来在这种情形下,我该什么样子才是正常,所以只能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金玉,从此后,霍嬗在宫中一日,你就不能真正去笑。你要日日为他担心。这孩子和他父亲一样,极投皇上的缘,如今是皇上的心头宝,可没人敢对他怎么样,只是小孩子都容易出状况,今天摔一跤,明天掉到池塘里,胳膊腿的出了事情都有可能。到时候,皇上即使再气,也顶多是杀了照顾不周的下人?!?br />
      如果不是她,也许我就能嫁给去??;如果不是她,刘彻不见得真会把孩子带进宫抚养;如果不是她,我不必出此下策,冒着失去所爱的人的危险,去鬼门关外走一圈;九爷在那几天受的煎熬和痛楚,也全是因为她,还有现在去病的自责内疚难过……

      她笑得太过得意,太过忘形,这一刻她不象那个行事步步为营的李妍,她只是一个被宫廷扭曲,对命运满心怨恨,迁怒到我的女人。如果我过得痛苦,那她对不曾得到过正常女子的幸福的不甘就会淡很多。

      我心头对她一直的积怨骤然爆发,一个闪身已经立在她面前,手掐在了她的脖子上。李妍的脸色转白,咳嗽起来,却依旧笑着,“我忘了你一身武功呢!可这里不是西域大漠,任由你纵横!你敢吗?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原来不只是她疯了,我也快要被逼疯了。

      我深深吸气又吸气,缓缓松开手,笑着向她行礼,“还望娘娘原谅民女一时冲动?!?br />
      我伸手替她整理衣裙,声音压得低低,“李娘娘,我和去病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如果嬗儿掉一根头发,我要楼兰一千个人死,如果嬗儿摔到哪里,我要楼兰一万个人死,如果有别的什么损伤,我一定要整个楼兰……陪葬!”

      李妍震惊地看着我,刚要说话,我替她理了理耳边的碎发,轻抚了下她的脸颊柔声说:“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泄漏你的身份,我永远不会泄漏你的身份,我顶多就是毁灭楼兰。去病手握重兵,只要打仗经过楼兰时,寻个名目杀上一两万楼兰人,皇上根本不会往心里去。咦!不知道楼兰总共人口是多少?甚至我可以索性设计让楼兰做一些违逆皇上的事情,激皇上大怒,一举由大汉灭了楼兰?!?br />
      李妍双眼大睁,“你不可能做到?!?br />
      出声辩驳反倒显得心中不确信,我一字不说,只是笑意盈盈地退后几步,看着她。李妍看到我的表情,立即对自己的话不确信起来。

      看到她的表情,我知道我的威吓已经管用,俯身向她行礼后,转身离去。嬗儿,这是我这个母亲愧疚中能为你做的一点事情了。

      李妍在身后蓦地笑起来,一字字道:“金玉,你好……”

      我没有回头,我和她之间再没有什么话可说——

      从宫里出来后,去病就坐到了沙盘前。一坐就是一整晚,我以为他在排兵布局,借助一场脑中的厮杀来派遣心中的悒郁,所以也不去打扰他,给他一个独自的空间去化解一些东西。

      临睡前走到近前一看,却只见沙盘中几个力透沙间的“嬗”字。他看我望着沙盘出神,抬头一笑,眼中光芒闪动,拉了我入怀,“玉儿,不管皇上怎么想,我都一定会把孩子带回你身边?!?br />
      我一惊,急急道:“现在朝中局势微妙,牵一发动全身,皇后娘娘和卫大将军都绝不会同意你此时违逆皇上?!?br />
      李广之死激化了朝中以李氏为代表的高门世家和卫氏外戚之间的矛盾。司马迁等文官纷纷站在了李氏一边,对卫氏的外戚集团大加排斥。再加上民间对李广将军风评一向极高,因李广的惨死都对卫青有了微词。宫中的李妍和其他妃嫔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自然选择先联手扳倒最难撼动的卫氏后再说其它。朝中所有倒太子的势力不管现在是否对立或者将来是否会成为敌人,现在却都为了一个目的渐渐汇聚到一起。

      李广的从弟李蔡,现在位居丞相,乃百官之首,当年是凭借军功封候,在军中也有威信。自李广自尽后,他一直表现极其冷静,极力约束着李家子弟,可越是这种冷静越让人害怕。一场大风暴前,越是平静,最后的破坏力越是大。

      如今的卫子夫早非当年宠冠后宫的女子,卫青也非那个深受皇帝信任,大力提拔的男儿。卫子夫虽然贵为皇后,可在宫中,谁都知道李妍才是皇上心头的宝,卫青虽然是大将军,可朝中百官都已看出来皇上靠着霍去病在打压分解他的势力。

      现在这个在朝堂内独来独往,不结党不拉派,却荣宠至极,大权在握的霍去病成为了卫氏和其他势力之间的风暴眼。卫氏琢磨着他的态度,其他人也琢磨着他的态度。

      如果他不能置身事外,那么一个不慎,只怕是两边的势力都想绞碎他。来自别的势力的伤害阴谋,并不可怕,反倒如果卫氏集团为了摆脱刘彻借助霍去病对卫青的弹压而来的阴谋暗算伤害,他怎么承受?霍去病藏在沉默寡言和冷淡无波下的热,卫氏集团懂得几分?或者他们沉浸在勾心斗角的心,根本不可能明白,夏虫语冰而已。

      霍去病听到我的话,一时不明白我怎么那么关心卫氏的想法了,十分诧异不解,待明白了我的担心,他的眼中闪过沉重的哀恸,继而变得平静无波,最后透出暖意,嘴边含着笑,用力抱住了我,“傻玉儿,不用为我担心,我要?;つ愫秃⒆右槐沧拥?,怎么可能那么轻易被人算计了去?”

      帘子外一声轻到几乎没有的响动,霍去病大概因为心思全在我身上,或者他相信陈叔,相信这是他的家,警惕性没有战场上那么高,居然没有听到。

      好一会后,轻舞方托着茶盘从帘外进来,脸上带着羞红,不敢看相拥而坐的我们,深埋着头恭敬地把茶摆在案上后,立即躬身退出。

      霍去病压根没有看她,我却笑瞟了几眼她的脚,好一个轻舞,原来不仅仅是舞姿轻盈。这府里各处还有多少这样的人?

      我的双手环抱住去病的脖子,吻在他唇上。自他回来,我们虽然相伴多月,但因为我的身体,他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欲望,此时被我主动撩拨,一下情难自禁,一面热烈地回吻着我,一面立即抱起我向室内行去。

      刚到榻上,两人的身体立即缠绕在一起,我本来存了做戏给别人看的心,只想到了室内两人可以贴身细谈,可此时他也点燃了我,我也是气喘吁吁,意乱神迷。

      他忽地放慢了动作,一手半撑着自己的身子,细细打量了会我,在我额头吻了一下,一面顺着脸颊吻下去,一面喃喃自语:“我一直在想你……”

      我心中一丝清明,双手缠上他的身子,两人又贴在了一起。他大概原本不想只顾自己痛快,想放慢速度,多给我一些愉悦,可被我这么一弄,此时再难忍耐,叫了一声“玉儿”,就要分开我的腿……

      “去病,嬗儿不是我们的儿子?!蔽易焯谒?,蚊蝇般的声音。

      他全身骤僵,眼睛瞪着我,我眼眶中一下全是泪水,忙抱着他,“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接受让儿子入宫,所以求九爷寻了一个体质很弱的孤儿和我们的儿子掉包,我没有想骗你的,可我顾虑到你经常入宫,当时所有人都盯着你看,怕会被看出端倪,其实我几次都想说的,可总是因为……”

      我看着他渐渐铁青的脸色,声音越来越小,所有解释的话都吞进了肚子,这件事情总是我错,何必再狡辩?

      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我用力睁着双眼不肯让它们落下。去病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我在想他会不会一生气,立即转身离去,手怯生生地松开了他的身子,却又不甘心地紧紧拽着他已褪到腰间的衣袍。

      他盯了我好一会,一字字道:“我是很生气,可不是气你骗我。不管你怎么骗我,我都相信你肯定是为了我们好。一时的权宜之计,我如何会不懂和不理解?可我气你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你说,你的早产是不是有意为之?如果不预先准备充足和借助早产这个突生的变故,怎么可能避开宫里人的耳目?”

      我本来已经准备好承受他的谴责,可没想到他的生气并不是为了我的欺骗,他对我是全无保留的相信。原本绝不打算坠落的眼泪全涌了出来,我猛地紧紧搂着他,哭着说:“以后再不会了,以后再不会了……”

      他用拳猛捶了一下榻,怒气虽大,声音却很低,“这个孟九,他对你怎么言听计从?居然允许你冒这么大的风险?孩子在孟九那里?他可健康?”

      我呜咽道:“嗯,已经送出长安,安置在最安全的地方。虽然早产了两个月,但不同于宫里体弱多病的嬗儿,身体很好也很精神?!?br />
      他匆匆替我抹泪,“别哭了,我虽然气你,可更是自责,我在你阿爹墓前许诺要好好照顾你,不让你受一丝委屈,可自你跟我回到长安,却一直委屈着你。这事因我而起,当时我却不在你身边,让你一人去面对一切?!?br />
      他一面说着,我的眼泪只是越来越多,“好玉儿,别哭了,我不生气了,可玉儿,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再用性命去冒险,若真有什么事情,你让我……”他的声音蓦地顿在嗓子里,眼中全是心酸,好一会后,才缓缓说道:“你不仅仅是我心爱的玉儿,也许你也是世间我唯一的亲人,唯一不管发生什么都信赖我,站在我这边的玉儿,你懂吗?”

      我拼命点头,“我不会再干这样的事情,我……”我的手指在他的眉眼间轻抚,“我虽在昏迷中,可那几日你守着生死未卜的我,心里的痛苦煎熬自责伤心,我全明白,我以后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你再经历这样的痛楚?!?br />
      他眼中暖意溶溶,猛地捧着我的脸,响亮地亲了一下我的唇,又索性沿着唇角一路吻到眼睛,把未干的泪痕都吻去,两人之间的火苗又窜起来,越烧越旺,本就不多的清醒早被烧得一干二净,我嘴里喃喃道:“去病,你也不可以让我经历那样的痛楚?!?br />
      他嘴里含含糊糊应了一声,腰往前一送,两人的身体已结合在一起……

      ――――――――――――

      元狩五年的春天一点都不象春天,立春已久,却仍旧寒气迫人,草木也未见动静。

      一片萧瑟的长安城保持了将近半年的平静骤然被打破,大汉朝的丞相李蔡因为盗占陵墓用地和神道用地而被告发。

      刘彻一直信奉鬼神,很重神道,宫中的术士都极受恩宠,就是皇子公主见了他们都很客气。自己的丞相却敢侵占神道用地,刘彻大怒,立即将李蔡下狱,等候审理。

      李广将军一生清廉,仗义疏财,扶危济困,虽享俸禄二千石四十余年,身死后,却家无余财。他的灵柩入长安城时,满城百姓感念其德皆哭。

      如今李广去世不过半载,他的堂弟,李氏家族的掌舵人竟然就被人举证揭发为了敛财而私自盗地。虽然案子还未审理,可这样的丑闻立即在有心人的引导下传遍长安内外。

      一般的百姓哪里懂得朝堂上的风云变幻?民心可欺,很快李氏家族的声望就遭到重创。

      李敢在朝堂内极力游走,甚至曾来霍府求见去病,去病却没有见他。

      当年陈皇后被废,卫子夫称后的一个重要事件,就是因为从陈阿娇的宫中搜出了卫子夫等受宠女子的木偶小人,传闻阿娇日日扎小人诅咒这些女子。

      此时看到宫中术士貌似为神鸣冤,实际却帮了卫氏一个大忙,我心中对当年那些木偶小人开始疑惑,也对如今的那一亩被侵占的神道用地疑惑。几个木偶小人只要有合适的宫女就可以放进阿娇的宫中,或者更聪明的做法是直接派人去诱导病急乱投医的阿娇,而一亩地,对于李蔡而言,比芝麻还小的地方,只要文件上稍做手脚,李蔡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忽略过去。

      其实这很符合兵法之道,卫氏外戚名面上吸引了李氏的全部注意力,却在背后暗有一支没有任何人想到的奇兵,突袭而至,让敌人措手不及间兵败,只是仍未置敌人于死地,所以最后胜负还难料。

      案子正在审理,结果还未出来,李蔡竟然在狱中畏罪自尽。曾经的轻车将军,安乐候,大汉朝的丞相,竟然为了一亩被侵占的神道用地而自尽在狱中。

      自???我冷笑着想,如果当年我和维姬在狱中毒发身亡,是否也会是一个畏罪自尽的名目?

      短短半年时间,李氏家族官阶最高的两兄弟李广、李蔡都自尽,旧丧未完,新丧又添。一门两将军不是死于匈奴的刀枪下,却是都死于自尽。

      霍去病冷眼旁观着整个事件的发展,他如常地射箭练武,如常地打猎游玩,甚至还会请了人来府中踢蹴鞠,蹴鞠场上的气氛依旧热烈,可去病眼底深处的厌倦却越来越重。

      公孙贺携卫君孺来看霍去病,说是顺道而来,这个道却顺得真是不早不晚。在丞相位置空缺,朝中各方势力都盯着这个位置的情况下。

      卫君孺一看到我,立即上前笑挽住我的手,笑问我身体状况,日常起居,语气含着嗔怪对去病道:“你穿得少是正常,可你看看玉儿穿的,天仍冷着,我这大氅都未脱,你怎么也不提醒玉儿多穿几件衣服?”一转头又笑对我道:“去病要敢欺负你,你来找我们,我们就是你的娘家人?!?br />
      去病面上虽冷淡,心里却一直很重亲情,他虽然姓霍,其实却在卫氏亲戚中长大。我不被卫氏接纳,一直是他心中暗藏的一个遗憾,此时看到卫家的长姐如此待我,他脸上虽没有变化,依旧淡淡和公孙贺说着话,眼中却带着欣悦,甚至享受着家族亲戚间的热闹。

      我心中暗叹一声,原本只是任由卫君孺握住的手,此时反握住了她,“有姨母帮我,去病自不敢再欺负我。我这几日正在绣花,可总是绣不好,正好姨母来,烦劳姨母指点一二?!?br />
      公孙贺闻言,抬眼从我脸上掠过,大概感于我的知情识趣,眼中难得的带了两分赞赏。

      卫君孺笑瞅向去病,“外面有的是巧夺天功的绣娘,大汉朝的大司马还要玉儿亲自动手?这是为去病绣东西吗?那我可要去看看?!?br />
      去病的眼光从我脸上扫过,虽在克制,可仍旧带出了笑意,透着隐隐的得意。

      卫君孺和公孙贺看到去病的表情,迅速地交换了一个眼神。我笑挽着卫君孺的胳膊,两人一面笑谈,一面出屋去看我的绣活,留公孙贺向去病说想说的话。

      晚间,我已经有些迷糊时,去病忽地轻轻叫了声“玉儿”,半晌却再无下文。

      我笑在他肩头轻咬了下,“怎么还没睡着?你想怎么做都成。我虽然不想你卷进皇族夺嫡中,这是一盘以生死为赌注的棋局,但既然是你想做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我都没有意见?!?br />
      他一言未说,只是又把我往怀里抱了下,紧紧地搂着我。

      不过一会,他的手却不老实起来,我在他耳边细语央求,“你心事去了,就来惹我!我正困呢!你让我好好睡觉……唔!”

      他笑着吻住了我,把我的话全堵在了唇舌间。

      不知道是他看的那方面的书多,还是他出入宫廷“见多识广”,反正去病的挑情手段一流。半晌后,我已被他撩拨得再无反对的声音,全身滚烫酥软,不自禁地已如藤蔓缠树一般,纠缠在他的身上……

    上一页 大漠谣2(大汉情缘)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