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位置:分分彩代理开户->桐华->大漠谣2(大汉情缘)->正文

    正文 第十八章:险计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元狩四年的漠北战役,大将军卫青领兵五万从定襄出兵,霍去病领兵五万从代郡出兵,随军战马十四万匹,步兵辎重队几十万人。

      霍去病不理会个人恩怨,任用李敢做大校,担当副将,又毫不避讳地大胆重用匈奴降将复陆支、伊即轩等人,旗下汇聚了一批能征善战、勇敢无畏的从将。这只虎狼之师在大沙漠地带纵横驰骋,行军两千多里,与匈奴三大军力之一的左贤王相遇。

      虽然是在匈奴的腹地打匈奴,但霍去病对匈奴的地形气候十分熟悉,冒险抛开辎重队,深入敌人后方,采用取食于敌,就地补给的策略,他率领的马上军队比匈奴的骑兵更灵活、更迅捷、更勇猛,将左贤王部打得大败。捕获单于近臣章渠,诛杀匈奴小王比车耆,斩杀匈奴左大将,夺取了左贤王部的军旗和战鼓,匈奴军心大乱。随后又快速翻越离侯山,渡过弓闾河,捕获匈奴屯头王和韩王等三人,以及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共斩杀匈奴七万余人,匈奴左贤王部几乎全军覆灭。

      卫青率部北进一千多里,穿过大漠,遭遇匈奴单于所率主力精骑。卫青将军下令军中以武刚车环列为营应战,又命人将匈奴在赵信城积攒的粮食物资全部焚毁,失去补给的单于大军失去作战力,汉军趁乱斩杀匈奴近两万人。

      卫青一则因为刘彻的叮嘱,因为一连串的前例,刘彻迷信地认为李广打仗运气不好,二则因为想让公孙敖立下更多战功,所以虽然李广一再请求做前锋,但仍旧只让李广做了策应。李广在沙漠中再次迷路,未能与匈奴交战,又错失了一次封候机会,白发将军悲愤交加下,在卫青面前挥剑自刎。

      虽然汉军的胜利中蒙着一点李广自尽的阴影,但毕竟是汉朝开国以来,对匈奴的史无前例,和也许再无来者的巨大胜利。

      至此,继元朔五年卫青将军灭杀匈奴右贤王部众后,汉朝匈奴之间历经整整五年的交战,匈奴三大主力:单于部,左贤王部,右贤王部全被汉朝击垮,漠南从此无匈奴王庭。

      霍、卫两军胜利会师于瀚海。为庆战功,霍去病决定在狼居胥山立祭天高坛,在姑衍山开祭地广场,准备祭拜天地。

      捷报传回长安,我虽不能亲见去病,可也能想象到他那幅表面上冷静淡定,骨子里却志得意满的样子。现在肯定骑着马耀武扬威地审视着已经臣服在他脚下的匈奴大地。

      从小就听着舅父和匈奴人作战的故事长大,他从舅父教他第一次骑马,第一次挽弓起,就梦想着有朝一日站在匈奴的土地上俯瞰整个匈奴大地,而今他的梦想实现了。

      霍去病人还未回到长安,他在祭拜天地时做的歌赋就已经传唱回长安。

      “四夷既护,诸夏康兮。

      国家安宁,乐未央兮。

      载戢干戈,弓矢藏兮。

      麒麟来臻,凤凰翔兮。

      与天相保,永无疆兮。

      亲亲百年,各延长兮?!?br />
      小风学着街上的人唱完后,我心中满是疑惑,戢干戈?藏弓矢?

      天照嘴角噙笑,“此歌前三句实写,后三句虚写?!仃筛辍鲎浴妒?amp;#8226;周颂•时迈》。把兵器都收藏装载起来,比喻战事停止平息,从此后不再动用武力,此句还有歌颂天子英明贤德的意思,很应现在的景。但‘弓矢藏兮’没有写好,‘载戢干戈’的下面一句原本是‘载橐弓矢’,霍将军的上句既然已经原文引用了《时迈》,下一句也应该照旧化用,这样才更暗示出原文接着的四海停战,赞颂周武王功绩的意思,也和下面三句相合。不过作为武将能写成这样,已经很好了?!?br />
      九爷扫了眼天照,天照立即敛去了笑意,我边思索边道:“‘藏’字的确没有用好,一字变动,味道大异,不但割裂了全文原本借《时迈》表达四海无战事的喜悦和没有直接说出的称颂天子的意思,而且一个‘藏’字倒是更象从范蠡的警世明言‘飞鸟尽,良弓藏’中化用?!?br />
      九爷的脸色一变,眼中疑惑,但看到我的神色,明白了他所想到的有可能是真的,露了一个恍惚的笑,笑容下却藏着绝望,“霍将军赞赏范大夫?”

      我轻轻点了下头,心中透出几分欢欣,可又立即担心起来,“皇上能看出这个藏字的变动吗?”

      “全文就这一字而已,何况橐和藏在此处本就一个意思,你是因为知道霍将军赞赏过范蠡,所以能想到,整个大汉朝有几人如你一般了解霍将军?一般人应该都会把霍将军当成一个武夫,做文章时用词不当而已?!?br />
      一旁的天照听到此处才约略明白我和九爷说的意思,脸刹那涨红,有点结巴地问:“霍将军又不是司马相如,为何好端端地突然做这么一首歌赋传唱回长安?”

      我道:“去病应该是借此歌谣试探皇上的心意。周武王是帝王中罕见的以武力威慑四海,却得到百姓爱戴的天子,去病明是赞誉周武王,实际却借了周武王表明自己的心意?!?br />
      九爷垂目看着地面,“当今皇上对打仗用兵情有独钟,匈奴打完了,只怕还想打西域??苫艚衷诿宦涞男倥酃家丫恍家还?,又怎么会对欺负这些没什么还手之力的小国感兴趣?他想要的是如强盛时匈奴那样的势均力敌的对手?!?br />
      天照愣了好一会,才说道:“表面上看霍将军行事张狂随性,似乎只知道一往无前,可就看此歌,从做歌到传唱回长安,霍将军的心思细致处不比一向行事沉稳的卫大将军差?!?br />
      去病最大的聪明就是让所有人都以为他除了战争外其余都不够聪明,我心中几分得意,刚露了一丝笑,对上九爷的眼神,笑容立僵,嘴里竟有苦苦的味道。

      九爷扭过了头,推着轮椅向外行去,“我们不打扰你了,你早些休息吧!”——

      再过十几日,去病就能回来,自他出征后,我一直悬着的心缓缓搁回了一半,可另一半却因为卫少儿和卫君孺地到来提得更高。

      这两姐妹一反以往的冷淡,对我竟露了几丝热情。原来刘彻想接我进宫待产,臣子的儿子一出生就拥有能同皇子比肩的圣眷和尊贵,她们是来道贺的。

      天大的尊荣和圣宠???我看到她们的笑颜,直想拎起扫帚把她们都打出去,她们究竟懂不懂这无比的尊荣和圣宠之后的东西?是根本不懂,或根本不在乎?毕竟富贵险中求,卫子夫这个皇后又何尝不是做得饱受风刀霜剑?

      已近夏末,墙角处的一从荼糜花仍旧累累串串、坠满枝头,一团一团的红开得轰轰烈烈,热热闹闹。但荼糜开过花事了,这已是夏日最后的一朵花,烈火喷油地绚烂中透出秋的肃杀。人生不也是如此?水满时则代表快要溢出,月亮最圆时则代表快要月缺,权势最鼎盛时也预示着盛无可盛,必将转衰。

      皇上此举是否也算是对去病歌赋的一个回应?等去病回来,我已入宫,难道要他公然反抗皇上已传的旨意,强接我回府?权势越是鼎盛时,越不可行错一步,否则埋下祸端,粉身碎骨只是转瞬间的事情。

      随手掐下一朵荼糜花插在鬓边,心中主意已经拿定。

      书房内,九爷正在翻医书。我径直进去,坐在他对面,“九爷,我想求你一件事情,求你务必答应我?!?br />
      九爷握着竹册的手一紧,迅速地说:“我不答应?!?br />
      我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我这段日子几乎翻遍了医家典籍,却很少有文章提及用药物催生孩子早产的记载,其中风险可想而知,不到万不得已,我怎么可能出此下策,用自己和孩子的生命冒险?”

      九爷眼中全是痛楚,缓缓道:“还有别的方法,我们可以立即离开长安,远离这里的纷扰争斗?!?br />
      我定定地看着他,没有回应他的话,“如果你不答应,我会设法去找别的大夫?!?br />
      我知道我在逼他,可在这一刻我别无选择,我不可能跟着他离开长安城,那样置霍去病于何地?

      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惨白中透出得全是绝望。我的心也痛到痉挛。我们已真正错过,我已经选择了霍去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什么磨难风险,我都不会离开,不会留霍去病独自一人去面对长安城的风雨。

      我沉默地起身向外行去。他的声音在身后微弱地响起,“我答应你?!?br />
      我知道他会答应,因为他绝对不会放心把我的性命交给别人。我身子没有回转,脚步平稳地向外走着,声音没有一丝异样,甚至冷淡平静,“多谢!”眼中的泪却悄无声息,迅即疯狂地坠落。眼泪虽因他而掉,却绝不要他知道,宁愿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冷漠的背影。

      一场夏末的雷雨刚过,地面犹滑,我送宫里派来探看我的太医时,一失足,竟然从亭子台阶上摔落。落在外人眼里,我是肚子着地,实际上落地的一瞬间,我已经用一只手和膝盖化解了全部冲力,只是为了效果逼真,刻意把另一只胳膊想象成全然不懂武功的人所有,任由其重重滑过青石地面,刹那间半边衣袖全是血迹。

      手中捏着的荼糜花被揉碎,原本浸在花上的药香飘入鼻中,立即引发了早已喝下、蓄势待发的药。不一会,我已经整个人痛得全身缩在一起,一身的汗混着血涔透了衣服。太医慌乱地大叫着人,九爷仓惶地从地上搂起我,我的血在他的白袍上漫开,仿若灿烂的红花怒放。他的脸上却无一丝血色,深不见底的漆黑双瞳中凝聚着海一般深的恐惧。

      九爷明知道一切都是预先设计好的,却表现得真实无比,这下再精明的人也看不出任何破绽??煽吹剿钔访俺龅暮怪?,心中反应过来,他哪里是演戏?这根本就是他真实的反应,从我喝下那碗催产的药时,我的生命就悬在了一线之间。

      我强撑着想向他一笑,表示自己无事,却发觉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整个人疼得不停哆嗦,上下牙齿得得打响,唇不经意间已经被咬出血。九爷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把手掌伸到我嘴边,让我去咬他,不许我再伤害自己。我想避开,想不要伤害他,打颤的牙齿却已咬在他的手上。

      他额头的汗珠顺着鼻翼脸颊滑下,看上去彷佛泪滴。一滴滴落在我的脸上。我的血,他的血,我的汗,他的汗,混杂在一起,我的嘴里又是腥甜的味道,又是咸涩的味道。力气从身体中抽离,神智开始混乱,身体的疼痛似乎在离我远去,心的疼痛却越发清楚。感情失去了理智的束缚,全表露在眼中,而眼中的泪也失去了控制,在他眼前纷纷而落,

      陷入昏迷前,只听到一句话反反复复,“玉儿,不要哭,不要哭,不要哭……”

      人刚清醒几分,身体撕裂的痛楚刹那充斥全心,一向自制的我,也忍受不住地哼出了声。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只觉得屋子中一切都很昏暗。一道帘子从我胸前拉过,两个稳婆在帘子内忙碌,九爷坐在帘子外陪我。他看着虽然疲惫,神情却异样的镇定,紧紧握住我的手,一字字道:“你肯定不会有事,肯定不会?!笨上⑽⒉兜氖?,出卖了他的心情,他在恐惧。我用力展露一个微笑,虚弱却坚定的点点头。

      一个时辰又一个时辰过去,只有漫无边际的疼痛,孩子却仍旧不肯出现。宝宝,你怎么还不肯出来?娘亲的力气快要用完了。

      随着我的一声痛呼,帘子内的稳婆大叫道:“孩子出来了,出来了,是个男孩,虽然早产了两个月,小得可怜,可真精神,一看就不是普通孩子?!?br />
      九爷神情一松,“玉儿,做得好?!?br />
      一个婆子抱着孩子出来,喜冲冲地让我看,我听到他的哭声,只觉心中大恸,胸闷之极,差点昏厥过去。宝宝,你是在哭刚一出生,就要和娘亲不得相见吗?

      九爷急急掐着我的人中,方把我唤醒。九爷和门口的天照交换了一个眼色,探询地看向我,我忍着心中万般不舍,微点了下头。

      天照进来抱起孩子,“奶妈已经候了多时,宫里来的人也一直等着看孩子,我这就带孩子过去?!彼底啪拖蛲庑腥?。

      我口中呜咽了几声,自己都不明白自己想说什么,天照立即停住了脚步,我定定地盯着天照胳膊间的小东西,半晌后,猛然闭上了眼睛,九爷对天照轻声说:“你去吧!”

      九爷的手轻搭在我的腕上,神情越来越凝重,手指头变得冰凉。我勉力笑道:“我已经不觉得疼了,只是有些累和困。我的身体一直很好,你不用担心,我睡一觉就能养好身体?!?br />
      婆子的脸色惨白,“血止不住,止不住?!彼档胶罄此桓铱淳乓难劬?,只低着头极其缓慢地摇了下头。九爷的身子一颤,低声急急吩咐着婆子该做什么,又立即命人煎药。

      一盆子又一盆子干净的水端进来,又一盆子一盆子鲜红地端出去。我恍恍忽忽地想着,那么多血真地是从我身上流出的吗?

      那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疲惫,流淌在四肢百骸间,整个人懒洋洋地温暖,只想呼呼大睡。九爷却不许我睡去,在我耳边不停地说着话,强迫我盯着他的眼睛,不许闭眼,“玉儿,还记得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吗?”

      怎么可能忘记?漠漠黄沙,碧碧泉水,彷若天山明月般的白衣少年。

      “还记得那套衣裙吗?那是楼兰的一个好朋友赠送,他说是送给我的妻子,还笑说备好嫁衣,自然有女子出现。你出现了,一身褴褛的衣裙,却难掩灵气,满身的桀骜不逊,眼睛深处有忧伤,面上却只有灿烂到极点的笑,我第一次听见女孩子那样肆无忌惮地放声大笑,彷佛整个天地都由她纵横。我当时只觉得你穿上那套衣裙一定会很美丽……可是,我居然没有见过你穿它的样子……”我的眼中有了湿意,一滴一滴,落在了他的掌心。

      我很努力地想听他说话,可他的面貌却在慢慢模糊,我的眼睛前蒙上一团白雾,什么都在淡去,“九爷,我是不是要死了?”

      九爷紧紧拽着我的手,“不会的,不会的……”他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说服我。

      我躺在他怀里,没有恐惧,十分平静,一些不能出口的话终于敢说出,“九爷,对不起,我欠你的,今生只能欠着了。我一直都希望你能过得快乐,我曾经费尽心机做了很多事情,只是为了能让你眉头舒展,不要任何人能伤害你,可最终原来伤你最深的人居然是我。不要难过,你难过时我也会难过,你心痛时我也会心痛?!?br />
      他的脸轻挨着我的脸,脸上有湿意,是谁落泪了?

      “玉儿,对不起的人是我。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和李妍之间的恩怨恐怕也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会和李妍走得那么近,也不会帮她入宫。你已经做到最好,是我一直用自以为是把你关在门外。如果我肯对你坦诚相对,就不会有今日的一切苦楚?!?br />
      小风端着药匆匆进来,九爷立即给我喂药。每一次吞咽都似乎要用尽我全身的力气,九爷一面替我擦汗,一面道:“我知道你坚持得很辛苦,可你一定要坚持,不能放弃,否则会有很多人伤心?!?br />
      “……在木棉树空地上坐上一阵,把巴雅尔的心思猜又猜……北面的高粱头登过了,把巴雅尔的背影从侧面望过了。东面的高粱头登过了,把巴雅尔的背影从后面望过了……种下榆树苗子就会长高,女子大了媒人就会上门。西面的高粱头登过了,巴雅尔把我出嫁的背影望过了……东面的高粱头登过了,巴雅尔把我出嫁的背影从后面望过了……”

      九爷温和低沉的歌声响在耳边。伴着歌声,他将一枚枚银针插在我的各个穴位间。

      “玉儿,我现在才知道我只要你活着。不管你心里有谁,和谁在一起,我只要你活着,只要知道你能快乐地活着,那我也会快乐,你不是不要我伤心吗?只要你活着,我就不伤心?!?br />
      眼睛慢慢阖上,九爷的声音依旧一遍又一遍,“你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这么坚持固执,誓和老天抗衡的声音,即使我的意识已经涣散,可它们却一字字刻在了心上,和很多年前的另一个声音重叠在一起,“一定要活着,答应阿爹,你一定要活着?!?br />
      ――――――――――――――

      长长的一条黑暗隧道,只有前方有隐约的光芒,我追逐着光芒向前飘着,看见有狼群在奔跑,其中一只是喂养过我的狼,我忙上前追逐,狼群突然消失,变成了於单,他笑着向我招手,我也呼喊着向他奔去,忽地阿爹出现在於单身后,我高兴地大叫着“阿爹”,如同幼时一样,向他飞扑过去,他却没有如以往一样,张开双臂等着抱我入怀,反倒很生气很生气的样子,似乎根本不想见我。

      我站在原地,迟疑地想着,却什么都想不起来?;赝反σ黄岷?,前方却有温暖的光芒和阿爹、於单。我忍不住地又向前走着,阿爹一脸凄伤,默默无语地看着我,他的神情触动了什么,脑子里滑过一个模糊的面容,又一个模糊的面容,他们也会如此凄伤?

      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虽然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脚步却迟疑地停住??酥谱哦院诎档目志?,向后走了一步,阿爹露了一丝笑,我的身体疼起来。

      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

      向后每走一步,远离了光亮一点,身体越发地疼痛,原来往前的每一步是幸福,往后的每一步都是钻心的疼痛,可阿爹在笑,脑海中的两个面容似乎也是欣慰,那么再大的疼痛,我都可以忍耐。虽然根本不明白我为什么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要他们伤心。一步又一步,缓慢但艰难地向后退去……

      “玉儿!”异口同声地惊喜。入眼处,两张不同的脸,却是同样的憔悴,同样的疲惫。

      两人同时想伸手扶我,快触碰到我的脸颊时,又同时停住,顿在了半空?;羧ゲ〔嘌劭聪蚓乓?,九爷眼中因我苏醒的喜悦褪去,满是黯然苦涩,脸上却是一个暖暖的笑,手拳成拳头,上面的青筋隐隐跳动,一寸寸地缩回了手,骤然转身推着轮椅向外行去,“我去命厨房准备一些吃的?!?br />
      霍去病一言不发地侧躺到榻上,小心翼翼地环抱着我,他的双手紧紧扣拢着,胳膊却不敢用力触碰到我。这是一个宣布?;ず驼加械淖耸?,可貌似坚强下却藏着不确定和担心。

      我努力把头向他靠去,却动作迟缓,他忙帮我把头挪到了他肩膀上,唇边蓦然有了笑意,胳膊也真真切切地搂在了我身上。半晌后,他低语道:“玉儿,我们以后不要孩子了?!?br />
      一提到孩子就心痛,我强笑道:“以前还有人说要生一个蹴鞠队出来呢!不是上阵不离父子兵吗?”

      他用下巴蹭着我的额头,“都没有你重要。我现在都有些恨这个孩子,我守在你榻边时,一直想着如果因为生他,你有了什么事情,我根本不想见他?!?br />
      我迟疑了会,问道:“你见过孩子了吗?”

      他沉默了一瞬,声音暗沉了许多,“没有,我回来时,他已经被接进宫中了?;噬洗兔?,据说由皇后娘娘亲自抚养,一切待遇和太子同等,比一般的皇子还矜贵。因为早产了两个月,身体很虚弱,一堆太医围着他转,把宫里闹得很是不消停。当时你性命垂危,我只匆匆进宫拜见了皇上,粗略汇报了一下战役过程就赶着过来陪你?!?br />
      看着他血丝密布的眼睛,我心中满是暖意和心疼,“又是好几日没有休息了吧?先去睡一觉!”

      他摇摇头,“我就在这里守着你,哪都不去?!?br />
      我闻着他身上久违的味道,心中说不出的安定,“那就在这里睡,我好想你?!?br />
      我从没有主动对他说过直白的情话,大概因为是第一次,把他惊得立即撑起身子,瞪着我问:“你说什么?”

      我抿着唇,笑着不回答他,他定定瞅着我道:“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br />
      我慢悠悠地说:“好话不说二遍?!彼粤耸?,躺回枕上,我在他耳边道:“我很想你,很想你,以后再也不要一个人在长安了?!?br />
      他刚开始一脸欣喜,听到后来却满是心疼,眉宇中藏了无奈,手指轻抚过我的唇,“对不起?!?br />
      他应该已经知道离开长安后发生的一切事情,不知道他心中怎么判断事情的纠葛。这个对不起只怕也包涵了他对卫皇后的疑心,以及孩子被带入宫廷抚养的命运。

      我心中不安,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告诉他孩子的真相,他忽地说:“匈奴已被彻底赶出漠南,再无余力对汉朝进行军事侵袭,以后最多也就是不痛不痒地小打小闹了?!?br />
      我心中一动,“皇上怎么赏赐你?”

      “还不就是那些权利富贵的赏赐?”他的语气平淡中带出了几丝厌倦,眉梢眼角常有的神采飞扬荡然无存。

      他打匈奴只是为了从小的一个梦想,开始时应该也为随之而来的高官厚禄,长安城内盛极一时的尊荣而高兴过,但伴随着越来越高的官位,越来越大的权利,他的世界不再仅仅是打匈奴,而是渐渐陷入长安城的勾心斗角中。甚至从此后,有可能战场越来越淡,而权利争斗的繁杂无聊将越来越重。

      他一直不屑在这些事情上浪费精力,用他以前对我说过的话“非不懂,乃不屑”,可现在却终究是避不开,身不由己地被卷入。

      “玉儿,晚上我们就回家,好吗?”一场持续几个月的战役,他在沙漠中转战了几万里,星夜赶回长安后,又因为我不能休息,此时说着话,已经闭上了眼睛,睡意浓浓。

      我忙放下一切心思,柔声说:“好,晚上我们就……回家?!彼镜木胍庖簧ǘ?,眉宇舒展,带着笑意睡去。

      我的头往他怀里缩了缩,听着他平静绵长的呼吸。其实我现在已经在家了!有你的地方就是家,你的怀抱就是家!

      ―――――――――――――――

      说的是晚上,霍去病却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我们从石府告辞回霍府,只有天照出面相送,九爷一个去厨房点菜后再未出现,我们也都装作忘记了这件事情。

      天照交了一个长长的药单给霍去病,说一个月内可以让太医看我,但不要用他们开的方子,一切要严格按照上面所说调理,一个月后可以用信得过的大夫开的方子。天照说话时,刻意在“信得过”三个字顿了一下,霍去病眼中一暗,接过药单后,居然破天荒地对天照抱拳做了一揖,天照也没有避让,淡淡笑着说:“我会转达给九爷?!?br />
      去病不放心让别人抬我,非要自己抱我去马车,我在皱眉瞪眼鼓腮说不行通通无效后,只能由着他摆布。

      经过石府的湖面时,沿着湖岸的鸳鸯藤已经快要开谢,没有白色,只有金灿灿的黄,虽不多,但点缀在一片绿色中越发显眼?;羧ゲ⊙酃馍艘蝗?,没有表情地抱着我穿行在郁郁葱葱的鸳鸯藤间。我头埋在他颈间什么都不敢看。

      马车还未停稳,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已经快步跑着迎出来,一路大叫着“大哥”,声音中满是欣悦??吹饺ゲ≌ё盼乙鲁?,他忙帮着打起帘子。

      去病看向他时,眼中罕见地温和,“玉儿,这是霍光,我的弟弟,我这次回来时去拜见了父亲,光弟想来长安,我就带了他来?!?br />
      去病的“弟弟”两字咬得极其重,沉沉地好似直接从心里透出来?;艄饷嫔洗说靡夂徒景?,眉目间藏着几丝紧张,向我行了一礼,脆声声地叫道:“嫂嫂,你身子好一些了吗?”

      虽然我和去病的关系人尽皆知,可从没有人敢口头直接承认,他一声“嫂嫂”唤得我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去病却极是开心地笑了,一面走一面和霍光说:“你嫂子不好意思了。她现在精神不好,等她养好病,你们肯定能说到一起去。你这几天都做了什么?”

      霍光一边笑着一边细细说着他在长安城的所见所闻,满脸激动兴奋。刚从偏僻地方到了整个帝国的都城长安,即使大人也会惊讶震撼,何况一个少年呢?更何况他一进长安,就是以天子骄子霍去病的弟弟的身份去俯看整个长安?

      去病一路只是静静倾听,唇角却一直抿着笑。我看到他的笑意,不禁也笑了。去病的表兄弟虽多,可没有真正亲近的,霍光对他的亲昵,大概是他心里暗自渴望过很久的东西。

      我再看向霍光时,眼中不禁也带了呵护?;艄夂苁敲舾写匣?,虽然我一字未说,他却已明白我从心中认了他做弟弟,眉目间立即释然,虽再未刻意地叫我嫂子来拉近关系,可语气的随和更显出了心上的亲近。

      等我身体基本康复时,已经从夏末到了冬初,这成为我有生以来病得最久的一次,以我的身体和九爷的医术都是九死一生,换成其他女子只怕早见了阎王。

      夜深人静时想起,手心会突然冒冷汗,觉得自己真是大胆,如果一切出了差错,去病知道真相后会原谅九爷吗?可当时为了孩子,竟然全都没有去想这些,只一门心思想着我的孩子绝对不可以被带入那个没有阳光的宫廷,也绝对不可以成为钳制去病的棋子。

    上一页 大漠谣2(大汉情缘)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