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分分彩代理开户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分分彩代理开户->《二号首长》->正文
    第二部 第080章

        赵德良接过话筒,并没有立即听,而是对焦顺芝说,顺芝同志,今天是不是

        就这样?我个人的态度是明确的,是工作方法的错误,那就按党内纪律处理,有

        没有经济问题,你自己要端正态度,积极配合调查,争取早日把问题查清廷,得

        到一个公平公正的结论。

        焦顺芝见赵德良这里有事,知道不能再坐下去,站起来,谦恭地说,我一定

        牢记赵书记的指示,深刻反省自己。赵书记这里有事,我先走了。

        唐小舟望着焦顺芝走出去的背影,发现他的腰显得有些弧度。再回想一下上

        次他和赵德良谈话时,信誓旦旦之外透露出的其实是一种傲慢,唐小舟便在心里

        生出一种不屑和警醒。人在官场,真该时刻得提醒自己,前不能翘*,后不能翘

        尾巴,*翘高了,总有一天会被人捉住,尾巴翘高了,遇到猛人,肯定给你砍掉。何况焦顺芝在赵德良面前表现据傲的时候,还是裤档里沾满了屎的时候?别说

        他面对的是省委书记,就算是一般民众,只要人家有能力有办法把你屁股下面的

        屎暴露给天下,你的官运也就到头了。

        赵德良对彭清源指示说,清源同志,你到了哪里?不知彭清源怎么回答,赵

        德良说,我要强调两个字,安全。要尽一切可能,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完全

        ,这是第一要素。第一目标,是不能死一个人:第二目标,最好连一头牛一只羊

        都不死。需要什么力量支持,及时和省委办公厅或者我本人联系。

        唐小舟没有听仔细赵德良后面说了些什么,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件事征开了。

        赵德良同彭清源通电话的时候,唐小舟正在清理茶几上的残留物。他刚刚弯下腰

        来,发现沙发上有一个信封,第一想法,应该是焦顺芝留下来的。

        这个焦顺芝,之所以使眼色让他离开,大概就是为了递这个信封吧?既然自

        己已经离开了,他为什么没有当面递给赵德良,而是选择悄悄留在沙发上?认真

        琢磨一番,悄悄留在沙发上,确实比当面递送要好一些。当面给,赵德良如果拒

        绝,就连一点转寰的余地都没了。悄悄留下,赵德良如果想收,那一切都在不言

        中,若是不收,结果和当面送没有两样??杉?,送出这个信封,焦顺芝深思熟虑

        了,说不定,坐在这里的时候,还一直在评估,到底采取哪种方法更为有利。

        放下电话,赵德良问唐小舟,今天有没有特别重要的文件,如果没有,我们

        现在去迎宾馆。

        去迎宾馆是赵德良今天的另一个仪程,迎宾馆里有好几个北京工作组,他要

        去转一转。唐小舟清廷,他最为关心的,还不是巡视组,而是中组部的考干组。

        赵德良想用的几个人,能不能用得上,就看这次考干的结果了。当然,考干组的

        工作安排是很紧凑的,他去了,也不一定能和相关领导说上几句话,仅仅只是表

        示一下姿态而已。

        唐小舟说,公安厅有一份关于岩山矿难调查的报告。

        赵德良问,结果出来了?

        唐小舟说,那些人确实是死了,但是户籍还在。

        赵德良说,这个我就不看了,你让公安厅查清廷,这些人是怎么死的,什么

        时候死的,为什么户籍没有下?另外,你告诉开鸿同志,让他抓一下这件事。我

        们去迎宾馆吧。

        唐小舟没有动沙发上的信封,也没有提醒赵德良。他想,这事,还是给赵德

        良处理吧。他说,我问一下冯彪到了没有。便拿出手机,向外走。

        赵德良自己看到了信封,叫住他,指着沙发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唐小舟不好再装了,停下来,转身看了一眼,说,是一个信封。

        赵德良自然知道是信封,他说,你看看里面是什么。

        唐小舟只好踱回来,走近沙发,拿起那个未封口的白信封,递给赵德良。

        赵德良命令说,打开看看。

        唐小舟用两指伸进信唇,轻轻神了一下,再往下一倒,一张银行卡从里面滑

        了出来,落在他的手掌上。

        赵德良问,焦顺芝留下的?

        唐小舟说,不知道。

        赵德良再问,他来之前,你没有看到这个信封?

        焦顺芝之前是池仁纲,唐小舟随池仁纲一起离开的时候,顺手清理过,根本

        没有这个信封。而且,池仁纲坐的也不是这个位笠,这个位笠当时是梅尚玲坐的。他不好说得太明白,只好说,我没太注意。

        赵德良说,你给焦顺芝打个电话,叫他来拿走。

        唐小舟拨通焦顺芝的电话,一切正如他所料,焦顺芝根本不承认自己留下了

        一个信封。焦顺芝一定仔细想过,此事只有两种结果,收或者不收。如果收下,

        赵德良自然清廷该做什么以及怎么做,万事大吉了。如果不收,那就说明,赵德

        良要公事公办。既然如此,他肯定不能留下一个行贿的直接证据,否认就是情理

        之中。

        赵德良不想纠缠此事,轻描淡写地对唐小舟说,你抽个空,把这个交给纪委

        吧。现在我们去迎宾馆。

        网上出现官员日记的消息,是徐稚宫告诉唐小舟的。

        下午,徐稚宫给唐小舟打电话,说是想见一见。唐小舟也很想见一见她,毕

        竟,他们已经好长时间没在一起了。在唐小舟的关照下,徐稚宫当了记者部副主

        任,还别说,这个女人野心不小,她很快厌倦了日报那种八股新闻,主动要求调

        到都市报去。都市报是日报的二级单位,正处级。徐稚宫在日报当记者部副主任

        ,这个职位属于副处。因为她到报社的时间太短,一步到位解决副处,难度相当

        大,因此,行政级别,仍然是正科。都市报的记者部主任也是正科,人家不可能

        把位置让给她。为此,都市报特别成立了一个专题部,由她来担任主任一职。徐

        稚宫新官上任,想干出大名堂,全副身心投在工作上,加上唐小舟又特别忙,你

        有时间的时候我没时间,我有时间的时候你又没空,见面自然就难了。

        徐稚宫打电话的时候,省委在听取麻阳工作组的汇报。下午,赵德良参加了

        两个会,一个是关于岩山矿难的,省里组织了一个联合调查组,出发之前,按照

        赵德良的要求召开了这次会,赵德良到场并且作重要指示。另一个是麻阳工作组

        的情况汇报会。这个会开得很长,需要汇报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这个会后,赵

        德良要在迎宾馆参加一个晚宴,并且要在晚宴间隙和吉戎菲面谈一次。吉戎菲是

        被北京考干组召来的,晚上将与考干组谈话。赵德良显然想在考干组之前,对吉

        戎菲面授机宜。赵德良的日程排得很满,根本抽不出完整时间见吉戎菲,唐小舟

        只好将吉戎菲安排在迎宾馆的另一个房间,由他陪她吃饭,再由赵德良抽点时间

        ,和她见上一面。饭后,吉戎菲要去接受考干组谈话,赵德良要去主持常委会,

        讨论的内容,主要是处理眼下几件大事。

        徐稚宫多少有些忧怨地说,我也知道,你可能没时间。

        唐小舟说,要不,晚一点,我们再联系?

        徐稚宫说,晚上不行,你知道,晚上我们要发稿。

        唐小舟正想说,那只好下次再约了,话还没说出,徐稚宫扔出一句话,说,

        对了,我这里有个东西,你可能会感兴趣。

        唐小舟问,什么东西?

        徐稚宫说,一组日记,官员日记。我们准备取名官员腐败日记,明天见报。

        唐小舟问,官员日记宁是什么东东宁他不自觉地用了一个网络热词。

        徐稚宫说,我们一个记者偶然发现的。有人在博客上贴了一组日记,每天发

        几篇,现在总共有六十多篇。主要内容是说这个官员怎样玩女人,怎样升官,怎

        样处理和各种官员的关系,怎样把权力变成金钱??瓷先ハ袷切∷?,可是,有些

        地名又很像是真实的,像是发生在我们江南省。

        唐小舟心中某根神经跳了一下。发生在江南省的所有事,都与赵德良有关,

        只要与赵德良有关的事,那就与他唐小舟有关了。江南省官员有人将自己的日记

        发在网上了?如果真的记录了升迁、玩女人之类的细节,那就是一颗炸弹。唐小

        舟问,可能是江南省?涉及哪一级官员?

        徐稚宫说,级别很高,日记的主人公是秘书长,只是不知是哪一级秘书长。

        关于地名和人名,日记中用的是拼音字母,秘书长的拼音是丫,省的拼音是JN。我们记者部有人说,写的是省委秘书长余开鸿。

        唐小舟立即想到了一个人,池仁纲。今晚的常委会,就要研究对池仁纲的处

        理,纪委的处理意见有两条,一是降职,二是党内严重警告。只要赵德良不出面

        保他,这个处分,大概是逃不了。表面上看,与他现在的职位相比,这个处分并

        不重,基本在恰当的范围??捎行┦焙?,账并不能这么算,如果不是这么件事,

        池仁纲很有可能当上省委常委秘书长,与那个未能得到的职位相比,这个处分,

        够重了。

        官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分分合合,完全看利益而定。最近

        ,唐小舟听到一种新的说法,池仁纲和余开鸿,是一对官场狼和狈,你帮我一把

        ,我扶你一下,两个人都算顺风顺水,彼此得利。不想世事说变就变,到了哀百

        鸣时代,形势变了,哀百鸣想换掉余开鸿,便在办公厅秘密布局。池仁纲感到这

        是一次机会,他身为正厅级干部,若想按照官场规则,升上副部非常之难。相反

        ,如果和哀百鸣合作,掀翻余开鸿由自己担任秘书长,却是一条捷径。从那时开

        始,池仁纲明里和余开鸿过从甚密,暗中却和哀百鸣曲径相通??上У氖?,哀百

        鸣在江南省执政的时间太短,而余开鸿和池仁纲之间,已经貌合神离。

        听到这个传言之后,唐小舟有些明白池仁纲为什么积极靠拢赵德良了。他是

        要将未晋的事业,在赵德良身上实现。这段时间,有关池仁纲的传言很多,他本

        人甚至发出暗示,上面已经确定由他接任秘书长,办公厅的那些人就像是股市里

        的散户,迫切想找到一个庄家。若论玩手段,池仁纲显然比余开鸿嫩得太多,就

        算余开鸿无法留在现职位上,大概也不想被池仁纲取而代之。余开鸿只是手腕轻

        轻一翻,便给了池仁纲一个下马威。

        那天,池仁纲从赵德良的办公室离开,唐小舟就有一种感觉,他肯定会对余

        开鸿做点什么?;蛘叽恿硪唤嵌人?,赵德良也意识到池仁纲会做点什么吧。所以

        ,徐稚宫说网上出现了这样一个东西,唐小舟立即想到了池仁纲。

        无论是池仁纲还是余开鸿,唐小舟都不喜欢,他们之间若是闹出什么事态来

        ,与唐小舟无涉,哪怕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他也只是黄鹤楼上看翻船。然而

        ,事情闹上了互联网,可能危及江南省的政治生态,顿时复杂了,唐小舟不能不

        有所掌握。

        唐小舟对徐稚宫说,那这样好了,你赶到迎宾馆,登记一个房间,记得把你

        们的稿子带来。我先去给赵书记打声招呼,然后在迎宾馆碰头。

        挂断电话,唐小舟立即进了会议室。这时正是陆海麟在汇报,赵德良一边听

        一边做笔记。唐小舟走到赵德良身边,弯下身,小声地将事情说了。赵德良略略

        思考,然后说,好吧,你去吧。叫冯彪送你去然后再回来接我。

        唐小舟只告诉冯彪,自己要提前赶到迎宾馆去,既没有说明去干什么,也没

        说明去见什么人。冯彪自然很醒事,什么都没问,直接驱车而往。停下车后,唐

        小舟说,赵书记晚上在这里有个饭局,你恐怕还要辛苦一下,再跑一趟。冯彪答

        应一声,扔下唐小舟便走了。

        唐小舟给徐稚宫挂电话,得知她已经在房间里,便直接上楼。

        报社离迎宾馆虽近,毕竟还要办理登记手续等,徐稚宫进入房间的时间也不

        长,此时正在洗澡,听到门铃响,光着身子来到门前,问清是唐小舟,立即将门

        打开,自己躲到门后。唐小舟跨进去,见她关丽的胭体一展无遗地裸露在自己面

        前,连忙将门关上。徐稚宫竟然不顾身上水没楷干,扑过来,将他抱在怀里。浴

        室里,水还在哗哗地响。

        他说,你都不问一问我几个人就开门,如果还有别人怎么办?

        徐稚宫说,如果还有别人,你就不会叫我到这里了。

        唐小舟说,脑子转得蛮快嘛。唐小舟后面还有话,却无法说了,他的嘴已经

        被她堵上。唐小舟还在按部就班,徐稚宫已经急不可耐,主动替他解开衣服。待

        他也像她一样,浑身一丝不挂时,他便抱起她,走进了浴室。

        激战过后,两人躺在床上,唐小舟开始看徐稚宫带来的清样。

        这东西像笔记小说,记得很细致,很感性。整个文本,以丫秘书长的日记形

        式出现,主要有两大线索,一是和YB酒店女经理YL的关系,一是和商人M的

        关系。不了解余开鸿的人,肯定把这篇东西当小说读,只要了解余开鸿,立即知

        道,这里面写的,确实是余开鸿身边的人身边的事。丫自然就是余的首写字母,

        YB酒店,应该就是迎宾馆。江南省迎宾馆的经理名叫杨玲,办公厅几乎所有人

        都知道,杨玲和余开鸿的关系非同一般。而此处所说的商人M叫毛天华,是余开

        鸿的内弟,在江南省开超市,生意做得挺大。

        日记的首篇写的是首日到省委上任,就任副秘书长时遇到杨玲的情形。文中

        写道:

        终于从LQ到了YZ,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虽然只是平级调动,毕竟到了省

        里,而且是省委,何况还有承诺,秘书长很快就要退了,那个位置是我的。

        晚上办公厅开欢迎会,在YB酒店。五桌。办公厅人太多,职务太低的轮不

        上。大家很热情,轮番敬酒。YL也来敬酒。她是YB酒店餐饮部经理,胸前两

        团肉真大。几次都想摸一摸,或者拿尺子量一量。

        这么好的两团肉,不知便宜了哪个臭男人。

        太高兴了,酒喝得有点多。秘书长叫YL扶我去隔壁休息,身子贴着她的肉。很想对她说,我想吃肉包子。

        二百来字的一篇日记,写得活灵活现,色香味俱全。第二次见杨玲,还是在

        迎宾馆,同样喝多了酒,杨玲扶他到隔壁休息。杨玲说,省委领导在迎宾馆都有

        房间,你是省委领导,你也应该要一间房,那就可以回自己房里休息了。接下来

        是余开鸿的一段心理活动。他也很想要一间房,这是待遇,可这种待遇并不是给

        他这种级别领导的,必须省委副书记或者省委常委才有。他暗暗发誓,一定要在

        这里弄一间房,然后和杨玲好好地玩一场。杨玲拿起面前的西瓜递给他,他伸手

        去接,有意摸了一下她的手,她并没有任何表示。

    上一页 《二号首长》 分分彩代理开户
    line
      分分彩代理开户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