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分分彩代理开户->《应许之日》->正文

    第三十二章 住在谎言里的人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同样是鸡飞狗跳,曾家面对前所未有的难堪事,又是另一番情景。

        曾斐领着人回来之前,曾雯已给曾老太打过“预防针”。曾老太这大女儿脾气和她年轻时如出一辙,心里藏不住半点事,去了弟弟家一趟回来,魂都丢了一般。老太太不过是随口问了句“出啥事了”,曾雯脸色更如同撞了鬼。

        曾老太自认活到这个岁数,再多幺蛾子也见怪不怪。曾雯哭丧着脸,先说出崔嫣怀孕了,然后又说曾斐闯了大祸。老太太心里咯噔一声,还在想,坏事怎么赶一块来了。没等她追问儿子闯的是什么祸,曾雯却告诉她,这“两件坏事”其实是同一桩,崔嫣的孩子是曾斐的。

        她眼前险些一黑。

        曾老太年纪大了,火爆脾气尤在。曾斐带着崔嫣跪在跟前,她没有把多余的精力浪费在讲道理上,他们若是心中还容得下“道理”这两个字,就做不出那些糊涂事,况且很多话她说不出口。

        平日里用来挠痒的竹制“不求人”,有一下擦过崔嫣的胳膊,其余的都落在了曾斐的肩背上。

        曾斐幼时调皮捣蛋,不是揍了东家的小子,就是打碎西家的玻璃,没少在爸妈跟前吃苦头,光是教训人用的藤条也不知在他身上断过多少根??伤赡旰笃⑵樟擦?,像是变了个人。曾老太为此感到过欣慰,老伴去世后,儿子终于有点出息,像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了,除去他的婚事,再没有什么可让老人操心的。她做梦都想儿子领着女孩子回家,让她早点抱上孙子,但绝不是以现在这种方式。

        至于崔嫣,当初曾斐想把她寄养在曾雯名下,反对最强烈的是曾老太,后来的日子里,最心疼崔嫣的也是曾老太。在她心中,崔嫣是个聪明懂事又讨人喜欢的孤女,模样也出落得好,在外不愁没有男孩子喜欢。曾老太从未担心这孩子的人生大事,还对女儿女婿说过玩笑话,要是崔嫣的桃花运能分一点给曾斐就好了。没想到这朵要命的桃花被他俩揉碎了各得一半。

        他们曾家虽说是从北边迁过来的,但是在这里也不是一点根基都没有。曾斐父亲坐到过那样的位置,攀亲带故的人不在少数。崔嫣在他们家七年,稍微熟悉点的亲朋谁不知她的身份?现在倒好,曾斐和崔嫣妈妈本是旧识,现在又和崔嫣不清不楚,辈分全乱了套,居然还有了孩子,这就代表着他们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尽了。儿子是曾老太生的,但她想到那一层,自己都替他们臊得满脸通红。她心里恼恨,手下更不留情,两指粗的“不求人”生生折在了曾斐的背上。

        “再去给我找一根来!”曾老太仍不解气,对身旁的女儿女婿吼道。

        曾斐的姐夫是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在市图书馆做流通科科长,平时在家里说不上什么话,唯老婆岳母是从。他正目瞪口呆,听到岳母嘱咐,忙不迭地去找“家伙”,被曾雯在后脑勺上用力地抽了一巴掌,又急着去关窗户,免得隔壁邻居听见。

        曾雯刀子嘴豆腐心,到底心疼弟弟。她强扶着老母亲坐下,劝慰道:“都是年轻人,一时糊涂也是有的。不该发生的也发生了,妈,您别光顾着打,我们还等着您拿主意?!?br />
        崔老太扔下手里那半截“不求人”,险些打中崔嫣,曾斐赶紧用手护了一下,“不求人”落在崔嫣脚边。崔嫣怕姥姥一时找不到“凶器”捡起来又要再打,就悄悄拾起来藏到身后。

        这些小动作更刺得曾老太两眼冒火,骂道:“你们眼里还有我?曾斐,她不懂道理,你也不懂?早知道这样,当初死活都不该让你把她带回来!我还以为经过了段静琳的事,你多少有了分寸,不再任着性子胡来?;瓜嘈帕四愣运?,是为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哪知道你存的是那样龌龊的心思!”

        “曾斐,姐不信你有那么糊涂。你说,是不是有别的隐情?还是一时喝多了?”曾雯大声问道。

        曾斐低头咬牙,说:“没喝多,我喜欢她。她不愿意,是我主动的!”

        崔嫣望向他,怔了一会儿,嘴唇哆嗦。曾斐抓得她腕骨生疼,“还有什么好瞒的?你别说话?!?br />
        曾老太毕竟活得比他们都长,见过的事也多,见状偏去喝问崔嫣:“你真的有孩子了?是曾斐的?”

        崔嫣眼睛一闭,一行泪流了下来,声音不大,却足以让每个人听得一清二楚。她说:“是!”

        “肚子是遮不住的,这孩子怎么办?”曾雯六神无主,“留还是不留?”

        曾斐沉着脸道:“姐,我答应你回家把事情说清楚,打也打了,骂也骂了?;鍪俏掖车?,孩子也是我的,这种事除了孩子爹妈,谁说了都不算!”

        曾老太原也没下定决心不要孩子,可曾斐理直气壮的样子再度激怒了她,她连喘了好几口粗气,才指着大门的方向喝道:“那你就给我滚,别留下来丢人现眼,我没你这种儿子?!?br />
        曾斐拉起崔嫣就朝门外走。曾雯追了出来,心急如焚地数落:“越活越回头了,到这份儿上了你还横什么?”

        曾斐把她往门里推,“你去看着妈,别让她气过头了。我的事你别管,等她气消了我再回来?!?br />
        曾雯心里装不下那么多事,一听这话也有道理,赶忙回去守着老母亲,唯恐她气出毛病来。反而是曾斐姐夫一直陪他们走到楼下,他在家存在感不强,但毕竟也是长辈,崔嫣有些抬不起头来。她先上车等了一会儿,曾斐才坐上来发动车子离开。

        经历了刚才的激烈,他们两两无言,沉默着开了半小时,崔嫣才问:“刚才你们说了什么?”

        “什么?哦?!痹乘婵诘?,“他安慰我,说都是男人,可以理解!”

        崔嫣哑然,实在想不出老实巴交的人说这番话的情景。曾家家风彪悍,曾雯管家甚严,她文弱的丈夫习惯了高压政策,无论从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绝对服从,还常常主动在人前提起“好男人每天身上不该超过五十块钱”、“严妻出高士”这样的论调,从不敢多看别的女人一眼。曾斐这个小舅子是他常年羡慕和模仿的对象,时常表现出亲近。曾斐虽不像父亲生前那样看不上这个姐夫,但到底混不到一起,无论是年轻时还是现在。

        “我还以为我们家包括你在内,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痹乘?。

        崔嫣偷瞄了一下曾斐的脸色,他专心开车,还有心情挖苦别人,偏偏那轻松又不似假装。她常听曾雯和姥姥说起曾斐以前的张狂,可自从他走进她的世界,就一直是成熟和可靠的化身。她真有那么了解身边的这个男人?

        刚才的小插曲只是暂时淡化了崔嫣心中的阴霾,她应付地笑笑,看着窗外出神。

        曾斐岂会觉察不到崔嫣的神不守舍?从他决定带她回家“说清楚”的那时起,每朝前走一步,他都感觉她的魂丢了一分。如果他没看错,她这种状态意味着恐慌,这不是为达目的不顾一切的那个崔嫣。

        “你要挟我时的狠劲上哪儿去了?”曾斐嘲弄道。

        崔嫣并没有把头转过来,“你为什么对他们说是你主动的?”

        曾斐说:“这还用问?我不那么说,你以后在这个家还抬得起头来?”

        “我以后还能留在这个家?”

        崔嫣说完,曾斐没有应她。她感觉车速逐渐放慢,最后停了下来。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曾斐有些不耐地把她的脸扳过来,意外地发现巴掌大的脸上全是眼泪,“都这样了还怕什么?你愿意的话我就娶你?!?br />
        崔嫣想表现出高兴,这是她做梦都想听到的话,然而这时从曾斐嘴里说出来,平添了她心中的不安。她死死地咬着嘴唇,问道:“因为孩子?”

        曾斐没有回答。他的车停在高速公路紧急停车道上,隔离网外是一整片柿子林,明明枝丫掉光了叶子,偏有金灿灿的果实缀在上面,极致的荒芜杂糅着极致的热烈。

        自从母亲随姐姐到邻市生活,这条高速路曾斐跑过无数回,从未留心看过途中风景。他在意的只是起点和终点、开端和结局,崔嫣不也是吗?然而中间的那段他从未细想,不一定意味着那是一片空白。就好像眼前的这片柿子林,他得停下来,才能看得见。

        曾斐一直在悬崖边上进退维谷,终于摔下去,伤了筋骨,才发现这死不了人,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甚至可能另有一番洞天。比悬崖更要命的是顾虑和恐惧本身,最难的那一跃他已经历了,还有什么了不起的?从姐姐家里出来,受了一顿打骂,他反而难得地轻松。做逆子的感觉曾斐并不陌生,也许他生来如此。

        曾斐想通了这个,抽了一大团纸巾去擦崔嫣的脸,他不想看她再哭了。

        “我说的也不是谎话。这种事,男人不主动,女人怎么会得逞?”他的手重,眼泪没擦干净,反倒蹭得崔嫣的皮肤发红。她还像个孩子,居然要成为他孩子的妈。无可选择的“礼物”,拆开时一样有喜悦。

        “孩子来就来吧,也好……”

        他那个“好”字的后半段被崔嫣含在了嘴里,她不管不顾地扑过来。曾斐片刻的停顿后,第一次在完全清醒时回应了崔嫣,然而他毕竟比她理智,在最后关头稳住了她,也稳住自己。

        “为什么这次不让我得逞了?”崔嫣掩饰着失望,泫然欲泣。

        曾斐抱着她说:“老实点,你现在不是一个人?!?br />
        崔嫣仍不死心,在他怀里拱着、缠着,说:“我不怕?!?br />
        “我怕!”曾斐拍着她的背,“别闹,任何事都等我陪你去问了医生再说?!?br />
        崔嫣不说话了,动作也慢慢地停了下来,只是长久地依偎在曾斐胸口。车里暖气开得很足,她却瑟瑟发抖。

        午间的医院显得有些冷清,崔嫣低头坐在长廊边上,隔着衣物,仿佛都能感受到不锈钢椅子的刚硬和冰凉。

        站在崔嫣面前的是身着白大褂的吴江,他的电话号码是封澜给的??蠢捶饫揭丫崆按蚬泻?,至少吴江耐心地听她把话说完,在她提出那个荒谬的要求后,脸上也未表现出明显的讶异。

        “我不是妇产科大夫?!闭飧隽礁龆嘣虑盎贡淮捩袒阶鳌拔馐迨濉钡娜?,用了一种比较温和的方式来拒绝她。

        崔嫣并不意外。封澜给她电话号码时就已告知了这种结果,但她已无退路。她和曾斐从家里出来后,当晚就接到了曾雯打来的电话。崔嫣刚叫了一声“阿姨”,曾雯赶紧阻止,让她再也不许那么叫,光听着已经要疯了。

        曾雯的意思很明显。他们曾家堂堂正正,从来不做让人戳脊梁骨的事,也容不下始乱终弃的白眼狼。曾斐自己做错的事自己扛,唯独一点,老太太信佛,堕胎是大罪孽。至于崔嫣,过去的七年就当他们家做了场善事,以后再也不要提起。在肚子大起来之前,把休学手续办了,该领证就领证,该生孩子就生孩子,不要搞出太大的动静,能不见的亲朋好友都别见,省得丢人现眼?;Ъ矫娴奈侍馑腔嵯氚旆ù?。

        大家心知肚明,这些话与其说是曾雯的嘱咐,不如说是曾老太的意思。据康康告密,他周末回家听到妈妈和姥姥说起这件“丑事”,曾雯埋怨母亲下手太重,也不知道伤了崔嫣没有,要是有个万一……曾老太口口声声说这张老脸被他们丢尽了,以后再也抬不起头做人??墒堑痹┤八疤Р黄鹜贰本退餍浴暗屯房此镒印钡氖焙?,她竟也没再反驳。

        康康让崔嫣放宽心,老人家暂时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但也做不出什么“棒打鸳鸯”的事来。

        事情发展得远比想象中顺利,崔嫣知道这并非她的幸运,一切的根源都在她的肚子里,那个已不存在的孩子才是左右这件事的关键。没有孩子,曾家人必然没那么轻易接纳这段尴尬的关系??稍衬??他所有决绝的信念不也是因为崔嫣的怀孕逼得他回不了头,才硬着头皮往前?

        昨天,曾斐下班回家的路上给崔嫣买了枚戒指。曾斐说他不懂浪漫,但崔嫣那么年轻,应该享受她应得的过程,所以该走的程序还是得走。最近公司事忙,他又为丁小野和封澜的事奔走,等他找个时间陪崔嫣好好做一次产前的检查,顺道就去把手续办了。即使谁都不来道贺,他也会给她一个简单的仪式。

        曾斐鲜少给女人买首饰,戒指尺寸有偏差,套在崔嫣无名指上有点松,稍稍用力就会脱出。他打算拿去首饰店修改戒圈,崔嫣坚持不让。从戒指戴在她手上开始,她便不肯让它离开自己身体片刻,仿佛拿走了,就再也不会回来。

        曾斐觉得她有点傻气,说服不了,也由得她去。

        一整夜,崔嫣带着戒指入睡,她必须紧紧握拳,才能确保它留在手中。吴江是不是妇产科大夫,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这所知名医院的地位会让他找到办法,让曾斐暂时相信孩子还在崔嫣身体里,虽非长久之计,却能解燃眉之急。

        崔嫣想嫁给曾斐想到疯魔。他日后怪她也好,憎她也罢,明天的事留给明天,总会有法子的,为此她会做一切努力,一如她把戒指牢牢固定在手中,哪怕它看上去注定不属于她。

        在吴江眼里,崔嫣是个奇妙的人。她哀求的样子楚楚可怜,逼急了似乎也只会未语泪先流,可任他拒绝多少次,理由从委婉变成直接,她都不改初衷,绝望而不退却。

        休息时间已过,吴江回到工作岗位。下午他坐门诊,三个半小时过去,当最后一个病人离开,崔嫣却依然坐在原本的位置一动不动。

        “你没必要浪费时间。作为朋友,我不可能帮你去欺骗曾斐;作为医生,我必须有最起码的医德,这是原则问题。走吧,我可以当你没来过?!?br />
        吴江留下最后一句劝说的话,掉头离开。

        走廊两旁诊室的灯逐一熄灭,很多人从崔嫣身旁经过,离去。有护士过来询问她是病人还是家属,是否需要帮助。崔嫣摇头,弯下腰去抱紧自己的胳膊。

        或许明天她还会再来,在曾斐得知真相之前,崔嫣不会放弃任何一丝可能。只要往前一步,就是她梦寐以求的生活,即使打回原形,也不过做回当初的可怜虫,有什么豁不出去的?然而,当走廊的灯也暗了下去,崔嫣觉得身上一阵冷过一阵,她像一只饿昏了的流浪狗坐在雨中。

        身边再度传来脚步声,崔嫣抬起头,看到去而复返的吴江。他还没鄙视够吗?崔嫣想说话,来不及开口就遗忘在嘴边。吴江身后站着的人不是曾斐又是谁?

        吴江明明答应过会替她守密!

        崔嫣徒劳地闭上双眼。她还是太嫩。对于吴江来说,朋友和路人孰轻孰重,他自然分得清楚。

        曾斐走过来,语带责怪,“我说了会陪你来做检查,为什么要麻烦吴江?”

        崔嫣喏喏地说了声“对不起”,又觉得事情似乎不像她想的那样。

        吴江笑得温和,“我们医院的妇产科人实在太多,她害怕排队也正常。这点小小的后门,偶尔开一次也没什么?!彼肿蛟?,说,“她还年轻,情绪难免波动大一些,你应该多陪陪她?!?br />
        崔嫣跟在曾斐身后,听他与吴江道别,又随他走出医院,那种不真实的感觉依旧在脑海里盘旋。

        “下班高峰期,这一带太堵,我的车停得有点远?!痹郴赝防辞K氖?,皱眉道,“难怪吴江说你低血糖,手怎么凉成这样?”

        “吴江还跟你说了什么?”崔嫣小心地问。

        “说什么?说你可怜巴巴地求他帮你插队。你就这点出息?”曾斐低头看她,眼里带笑,“好在检查结果一切都好,吴江都跟我说了。下次我陪你来……你哭什么?越来越莫名其妙?!?br />
        他赶着来接她,把车停在了靠近医院的住宅小区里。离开车水马龙的主干道,两人拐进了一条路旁种满了三角梅的小巷,卖凉皮的小贩在前方吆喝,走不了一会儿就有三两步台阶。

        “小心点脚下?!痹程嵝训?。

        崔嫣像孩子一般求道:“你背我好不好?”

        曾斐一愣,见路旁并无太多人经过,竟也同意了,笑道:“就知道偷懒,不许把鼻涕眼泪蹭到我身上?!?br />
        他弯下腰,让崔嫣趴在他背上,缓缓地往前走,那些曾有过的画面也如老旧的胶片在眼前拉过。

        送走静琳的那天,从殡仪馆出来,曾斐也是这么背着崔嫣。她刚止住了哭泣,伏在他身上问:“我妈妈真的死了……人死了就不会难受了吧?”

        曾斐承诺:“我会照顾你?!?br />
        崔嫣的脸贴着曾斐的脖子,少女鬓边毛茸茸的碎发一下一下地扫过他的肌肤。她的声音还带着稚气,固执地索要保证。

        “真的,一辈子都照顾我?”

        曾斐说:“当然?!?br />
        ……

        刚接到吴江的电话时,曾斐心里不是没有过愤怒,他颠覆了自己的生活,换回来的竟然是个拙劣的谎言。然而这愤怒转瞬屈服于无尽的心疼,崔嫣活在她自己的梦里,他是那双造梦的手。

        “其心可诛,其情可恕?!闭馐俏饨八幕?。

        曾斐想起的却是丁小野刚自首时,他和封澜的一次交谈。

        曾斐问封澜,为什么会陷得那么深,难道从来没有发觉过丁小野的不对劲?

        封澜说:“很多时候,我们选择不拆穿一个人,是因为还不想失去他?!?br />
        崔嫣的腰肢纤细,体态轻盈,可毕竟和七年前那个半大的孩子有所不同。曾斐笑道:“不是你变重了,就是我老了?!?br />
        崔嫣刚想说话,却被哎呀一声取代。稍一分神,她手上的戒指又松脱出来,落地之后顺着下坡的斜度骨碌碌地滚进了路边的花丛中。

        这个变故把崔嫣吓得不轻,她挣扎着要下来找。曾斐将她扣紧在背上,脚步不停。

        “掉了就掉了,反正也不合适。这件事我不该自作主张,待会儿你自己去挑一个?!?br />
        他又走了几步,听到崔嫣发出类似于抽泣的声音,打趣道:“又哭?嫁给一个老男人,最大的好处是没必要那么心疼钱?!?br />
        崔嫣把湿漉漉的脸埋在他的背上,“谁说我哭了?我是在笑……曾斐,我昨晚上做了个梦,在梦里又做了个梦……”

        曾斐觉得有点意思,她连梦都有那么多曲折。

        “我在梦里,梦到我其实没有孩子,我骗了你?!彼ё潘氖植挥勺灾鞯厥战?。

        小区停车场旁的绿地上,有好几个孩子在吹泡泡。有一两个泡泡随风飘到了他们跟前,碰到崔嫣的胳膊便化为无形。肥皂泡就如同谎言,看似美丽却一戳即破。然而有些人却甘愿藏身在里面,在自造的七彩屏障里,他们心甘情愿,心想事成……最后,心安理得。

        曾斐停下来一会儿,调整了姿势,把崔嫣往上颠了颠,说:“那也没什么,以后会有的?!?br />
        只要他们把梦做得再长久一点。

    上一页 《应许之日》 分分彩代理开户
    分分彩代理开户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