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分分彩代理开户->《应许之日》->正文

    第九章 惦记她的男人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半个月不到,曾斐就约封澜看了两场电影,听了一场音乐会。电影都是从封澜的喜好出发,尽挑那些文艺大闷片??吹贸隼丛扯哉庑┬∏樾〉鞯耐嬉舛⒉桓行巳?,好几回封澜都发现他低头看表,但他依然什么都没说地坚持了下来。而且每当封澜以为这种无聊的境况他快要厌烦了,他却平静地与她相约下次再见的时间。

        终于,在第二次看电影散场后,封澜先按捺不住去问曾斐:“你打算和我耗到什么时候?”

        曾斐让她陪自己去喝杯咖啡,笑着反问道:“‘耗’字怎么说?我以为女人都喜欢这些,你愿意跟我出来,至少代表你对于这种形式还不算反感?!?br />
        “你要知道,我是个空窗期的女人,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你一个大忙人有必要和我一样无聊?”她有些郁闷,“本来我还打算沉住气,等你先受不了。然后家里人问我们的情况,我就可以把责任赖到你的身上?!?br />
        曾斐无奈地说:“你觉得受不了?是电影的问题下次可以校正,如果是我的问题……我还蛮尴尬的?!?br />
        封澜抓起桌上的台卡作自插胸口状。她说:“女人是喜欢浪漫,喜欢形式没错,但关键在于陪她去做这件事的人是谁。要是爱得死去活来,一起看卡通片都会火花四射……你别这个表情,我的意思不是说你不好,问题在于我们两个合适吗?做过朋友的人再试着谈恋爱为什么会很怪,因为我们都清楚对方的本来面目,少了相互试探那一步,一点美感都没有了。我还是怀念我们做普通朋友时的那种状态,你一定会把刚才那部大烂片批得一文不值,我也不会忍住瞌睡坐到最后?!?br />
        曾斐替她把咖啡端过来,自我解嘲道:“我又犯了想当然的毛病,还以为朋友之间做什么都会比较便利?!?br />
        “见鬼!”封澜说:“你干吗不直接承认你想拿我做挡箭牌?敢再装糊涂问我是什么意思,我们就没什么好说了?!?br />
        “你以前在男朋友面前说话都这么直接,他们还觉得你可爱?”

        “当然不是。问题是我们没有在谈恋爱,我为什么要可爱?”

        曾斐说:“好,你刚捅我一刀,现在又浇我一头冷水?!?br />
        “别绕圈子了,把话说开了,大家都会比较自在。是崔嫣把你逼急了?”封澜得出了结论。

        曾斐没有再开玩笑,他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她现在的样子你也看到了。我过去觉得她还小,不懂事,可是……我不能让她再这么下去了?!?br />
        封澜说:“我早说过,女孩子远比你想象中早熟。你有没有反省过,不是你的纵容,她的梦做不了那么久?旁观者清,你看上去没有承诺过什么,但也从没有把她推得太远,反而给了她依赖的理由?!?br />
        “她的童年并不愉快,脾气没有变得乖张已经不容易了。我以前和你说过,我把她寄养在我姐家本来就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姐那人,心比男人还粗,我姐夫又是个软趴趴不管事的。他们能够给崔嫣的照顾也仅仅是饿不着冷不了,其余的未必能顾及得到,我只是想尽可能地给她家的感觉?!?br />
        “你想给他亲情,她想要的是爱。她没有变得乖张是因为你这个做‘叔叔’的大包大揽。如果我像她那样长大,我也会离不开你?!狈饫讲皇堑谝惶烊鲜对澈痛捩?,说出的话虽不好听却是肺腑之言。

        “我为什么要弥补她?她的家庭缺失也有我的责任……”

        封澜打断曾斐的自责,“你总是把责任都往自己肩上揽,难怪活得越来越累。她的家庭本来就是不健全的,你尽你的职责去做事,到底有什么错?你不能把你对她妈妈的抱憾嫁接到崔嫣的身上,这样对谁都不公平?!?br />
        这一次曾斐选择了沉默。

        封澜试探着说:“你希望她快乐?”

        “当然。她过得好,我的责任也尽到了?!痹乘?。

        “让她真正快乐只有一种方式,你成全她,皆大欢喜。反正你们的亲戚关系都是瞎扯?!?br />
        曾斐怔了一下才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他说:“开什么玩笑?她胡闹,可以说成年幼无知。我要是动了歪脑筋去占她的便宜,我还是人吗?别人会怎么看我?”

        封澜本想说:“你就那么在意别人怎么说?”然而话到嘴边她忽然想起,丁小野似乎也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她其实是理解曾斐的,本质上她和曾斐都算同一种人,他们就像鱼,活在一个看不见的鱼缸里,看似悠闲得体,但他们游不出鱼缸的桎梏,也没那个胆子,因为那是他们习惯且赖以生存的空间。刚才她的大胆提议,别的不说,就是曾斐家里老母亲和姐姐那一关都过不了。

        “你当我没说过吧?!狈饫教玖丝谄?,“左也不行右也不行,人活着怎么那么复杂?我记得你以前远比现在洒脱?!?br />
        曾斐说:“以前我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总以为想要什么就去做,这才是真男人、纯爷们的表现。后来才发现是非曲直、情义法理根本不是我想的那样。一个成熟的人,一个男人,首先不是应该照顾好身边的人,让她们过上安生的日子?”

        封澜有个荒谬的联想,为什么每个浪子在经历过她或者轮到她的时候,都变成了宜室宜家的好男人?可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的幸运。

        “崔嫣是那么好打发的?她性格是不算乖张,却是个地道的人精?!?br />
        “她总有一天会想通的?!痹澄弈蔚厮档?。

        “可我现在就想不通?!狈饫街泵嬖澄实溃骸拔铱雌鹄从心敲创缆??”

        曾斐面露惊讶,“什么?”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你觉得我会为了让你摆脱另外一个女人而答应跟你在一起?”

        “当然不是?!痹乘?,“崔嫣只是让我下定决心要认真开始一段感情的原因。单纯想要找个女人结婚,对我来说不算难事。如果不存在选择,我何必找你?你还挺难伺候的?!?br />
        “那为什么是我?”封澜傻傻地问。

        “因为我是个正常的男人?!痹乘?。

        封澜竟然也有些不好意思,一个完全不屑于说情话的男人偶尔来一两句暧昧的话还挺让人心动的。她说:“这些话你十几年前为什么不说?那时我一定会相信的?!?br />
        曾斐笑道:“你也说过,男人晚熟。我以前心思根本不在这方面,况且那时你才几岁?!?br />
        说到这里,曾斐忽然笑得诡异。

        “你笑什么?”封澜问。

        “我在想我们的‘初吻’?!?br />
        “你和崔嫣还真是没有秘密?!狈饫街ё哦钔沸?,“我也不算说大话。那年暑假我去吴江家,正好你也在,我骗你说学校准备考仰卧起坐,让你给我压腿……反正嘴唇是蹭到了,这在我看来就算半个吻?!?br />
        “我也没有说不算?!?br />
        “难道……你对这个也有印象?”

        “很奇怪吗?我那时也纯情过……”

        他们相视大笑。曾斐笑得轻松而舒展,封澜许久没有见过这样开怀的他,恍惚间仿佛旧日重现。

        “还差一点点,我们也不是没有可能?!痹乘?。

        封澜都不愿意认真去数那是多少年前的事,那会让她对时光流逝的速度感到绝望。

        “那时稀里糊涂的,懂什么呀?”她撇清道。

        曾斐说:“现在不糊涂了,那就再试一次!”

        接下来的好几天,曾斐那句“再试一次”一直在封澜心间回荡。他们真的可以“再试一次”?曾斐的一番话确实唤起了封澜不少旧事的记忆,然而年少时稍纵即逝的情怀能和一辈子的选择相提并论?她答应曾斐会认真考虑,却始终做不了决定。

        这一天是农历的七夕,曾斐在外出差,他提前和封澜打了招呼,回来后会请她吃饭,也希望她到时能给出一个答复。封澜盼着他的公务再忙一些,好为自己争取点时间。她现在脑子里乱成一团。

        节假日通常是餐饮业最忙碌的时候,尤其是浪漫的节日。封澜的餐厅提前一天停止了预定,结果等位的人还是排起了长龙。丁小野今天不在店里,据说是轮到他休息。封澜把店长批了一顿,就算是休息,也得挑个没那么忙的日子。平时店里人手就刚刚好,少了一个人,又遇上客人扎堆来吃饭,她这个做老板的也不得不套上围裙做起服务员。

        店长很是委屈,解释说丁小野自从来上班,就没休息过一天,也没请过假,这一次他主动提出轮休,不同意实在是说不过去。封澜也没有再说什么,她后来想想,那家伙不在也有不在的好,没他在眼前晃荡,她心里也舒坦些,干起活来更心无旁骛。

        这一忙碌就到了晚上十一点,好不容易送走了最后一拨顾客。清场盘点结束后,封澜的腰都快直不起来了。丁小野仍然没有回来。难道这样的日子,连他都“佳人”有约?而封澜却不得不孤家寡人奋战在工作岗位上,这未免太让人感到沮丧了。

        封澜不由得想到了曾斐,他如果在国内,多半会邀她去吃个饭吧,有没有空赴约是一回事,最起码有个人惦记着。封澜有些惊慌地发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即使是七夕这种日子,她的电话也悄然无声了?仿佛就在昨天,她还在为如何处理收到的花而头疼,一转头就门前冷落车马稀。时光怎么比人心还现实?!

        她洗手时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镜子里的自己。补妆过后,这张脸还对得起人,可那双眼睛里再没有了肆无忌惮的天真。她看曾斐时,常觉得现在的他疲倦而冷淡。丁小野会怎么看她,在他眼里她是不是迟暮且疯狂?

        不不不,她还不到三十岁,她不能在自己容颜真正衰老之前,就让这种恐慌的情绪消减了她的气势。

        封澜试着以初见者的心情去判断曾斐,正如她妈妈所说,无论是家庭、事业、人品还是相貌,他都无可挑剔。即使现在曾斐在她心里依然只是个普通朋友,她对他无欲无求。但爱是那么肤浅的东西吗?也许她应该摆脱低级趣味。爱是共度一生,而不是一晌贪欢,她反复说服自己。至于丁小野……不,她根本就没有想到过丁小野,一秒钟也没有。

        封澜收拾好东西,和其他即将离店的员工挥别。从昨天开始就有一辆讨厌的破面包车停在她的车位上。她向大厦物业反映了,也给车主贴了字条,可直到今天那车也没有挪位。这幢大厦现有的停车位十分紧张,基本上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昨天物业联系不上面包车车主,好歹还给她安排了一个临时停车位,今天倒好,直接让她停在了后门的空地上。

        如果明天早上那辆破车还赖着不走,她发誓会让拖车公司把它到扔垃圾场去,封澜在心里恨恨地想。她关上车门,正打算启动,不经意发现脚边有张票据,捡起来一看,是昨晚加油的油票。她记得非常清楚,就在今早下车之前,她还把这张油票和之前的一些票据归整在一块,好好地放在驾驶座右手边的置物格里,现在它怎么会单独掉落出来?

        封澜心一颤,脑子里警铃大作。她极其缓慢地转身,还没发现异样,就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从后排座椅下窜起,朝她猛扑过来。幸而她有了提防,一只手已放在车门把手上,慌乱之中惊叫了一声,拉开车门就往外逃。她大半个身子已扑倒车厢外,右手却被人死拽住不放,她挣扎着转身,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小个子男人,头发凌乱,面孔黑黄深陷,紧扣在她腕部的那双手枯瘦如柴,正试图将她拉回车里。

        封澜大声呼救,奋力挣扎。拉扯间,那小个子男人也被她的力道牵引着往前,越过了前排座椅的间隙,那双令她作呕的手依然死死箍在她手腕上。封澜记得他,上次就是他抢走了她的包,如今一个月不到,这劫匪居然得寸进尺,打起了她的车和她整个人的主意。

        看来对方把她当作了肥羊。封澜上次的包里除了现金、手机之外,还有刚从手上摘下不久的一块腕表,都还值几个钱,也难怪对方尝到了甜头,竟阴魂不散地缠上她了。封澜气不打一处来,她就这么好欺负?一个月内抢她两次?这社会上非法奸商不少,怎么不见他抢那些人去?她每天起早贪黑,依法纳税,为了赚那点小钱连青春、时间都赔进去了,结果在浪漫的七夕,唯一惦记她的男人竟然是个劫匪。

        上次被抢时摔倒的情形、补办遗失证件的烦恼和丁小野的嘲讽都历历在目,封澜胆向怒边生,眼见一时间脱身不得,便摘下高跟鞋,劈头盖脸就朝劫匪脑门上敲。也不知道尖利的鞋跟戳中了劫匪的哪个部位,他起初还闪躲着,忽然发出一声沉闷的痛呼,封澜手腕上的力度立刻一松,她整个人出于惯性往后仰倒,狠狠地摔在一旁的水泥地上,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只见车门从里面被关上了,车灯亮起,劫匪发动了车。

        封澜摔倒的位置在车的左前方,她徒劳地伸手遮挡眼前炫目的车灯,惊叫声哽在喉间,什么也来不及想,只知道自己不由自主地被一股力道卷向另外一侧,然后再次摔倒,匍匐着,眼睁睁看着她的车歪歪扭扭向前驶去。

        封澜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是打电话联系保安把车拦住,却恼怒地想起自己的包放在副驾驶座上。她气得握拳捶地,大骂道:“王八蛋……”

        一句话还没骂完,她已发现自己身边还有别人,她那一锤实际上是落在了那人的大腿上。

        “丁小野?”

        丁小野摔倒的姿势和封澜同样狼狈,闻言才用手撑着勉强坐了起来,“你骂谁王八蛋?”

        封澜感觉大脑回路了,暂时还无法处理事态的最新变化。丁小野心有余悸地说:“我操,刚才要是慢一步,我死了都会成为你的垫背?!?br />
        “你从哪冒出来的?”惊魂未定的封澜磕磕巴巴地说。

        “还好意思问?我晚来一步你就死定了?!倍⌒∫八低?,发现封澜依旧茫然,这才相信她真的懵了,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刚才的状态。

        “你就不怕他撞死你?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骨头没散架的话快给我起来!”

        封澜这才后怕了,那王八蛋真会开着车从她身上碾过去?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只是刚才的事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她连惊恐的余地都没有。

        丁小野强压住焦躁的情绪催促道:“起来呀!”他见封澜光知道煞白着一张脸发呆,便抖了抖自己的脚。

        封澜感觉自己的身体也随之抖了抖。丁小野还挺实诚,他说自己差点成了她的垫背,还真是这样!看来这一下丁小野也摔得不轻,封澜痛感没那么强烈是因为她大半个人都趴在他身上。

        封澜翻到一侧,检查自己身上的伤。

        丁小野吃力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双腿,单手抚着胸口的位置半弯着腰。

        “心都摔碎了?”封澜坐在地上仰望他问。

        丁小野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选择忽略了她白痴的话,伸手拉了她一把,“没被车撞死,差点被你的手肘把胸骨顶碎?!?br />
        封澜的伤在膝盖和手掌,幸而只是皮外伤。她甩着渗血的手掌,问道:“真的?我看看?!?br />
        “不用!”丁小野果断推开她就要摸到他胸口的手,“不要把血蹭在我衣服上,我已经够倒霉了。我以为能把你捞过来,结果摔得够呛。你比我想象中重太多了?!?br />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才一百一十斤,很重吗?”封澜怒道:“你可以诋毁我的人格,但不能诋毁我的体重!”

        “我诋毁你怎么了?走……”丁小野推了纹丝不动的封澜一把,“我说‘走’!你会走路吗?”

        封澜被他推得一个踉跄,也禁不住火大,吼道:“走哪去?我要等警察来抓住那王八蛋!”

        “报警也给我换个地方!”丁小野毫无风度地吼了回去,“你还没死够?你知道他没有同伙?你知道他不会回来?”

        “你再推我一下试试?”封澜说完,立刻又被他往前推了一下。她抓狂道:“你会不会好好说话?”

        “我好好说话你能听得进去?你的胆子真肥,不想着跑,先想着把劫匪给打一顿。封澜,我告诉你,也就是你撞上的是上次那个吸粉的劫匪,手无几两力。要不现在你早在哪个荒郊野外被人先xx后xx再大卸八块了!”

        封澜不是不知道丁小野的话有道理,她想到这些可能性也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今天的事太可怕了。然而丁小野的话实在是太过难听。

        丁小野却继续教育她:“就你厉害,巾帼英雄,被抢一万次也不长记性。上车前你都不会用眼睛看看哪有危险?你的胸有你的胆一半大,你也不会到现在还嫁不出去,孤家寡人走夜路!”

        “丁小野,你这张臭嘴!”封澜跛着脚扑上去拧他的嘴,恨声道:“我不要你教训我,你能说句人话吗?你以为我愿意倒霉、愿意被抢吗?我上车前怎么看?你教教我怎么看?那个王八蛋扯住我,我不敲死他,他能放我走……”

        她忽然停了下来,犹疑地问:“不对,你怎么会知道他是上次那个吸毒的?”

        按说丁小野出现的时候,封澜和劫匪的搏斗已近尾声,很快车门就关上了。他是怎么在那一瞬间看清劫匪的样子的?而且还能清楚地辨认出他就是上次抢包的那个家伙,这太说不过去了。

        封澜又想起,两次她被抢都有丁小野在场。一次可以说巧合,第二次还这么“有缘”,她不相信!丁小野平日里进出餐厅并不会绕行至大厦后门。假如不是她今天找不到停车位,也绝不会大晚上地跑到这偏僻的角落。

        封澜实在不愿意面对这种可能性,然而各种蹊跷和丁小野此时脸上的变化让她如坠寒窑。

        “你……你和他不会是……”

        “是什么?是一伙的?”丁小野惊愕地笑了,他朝封澜走近一步,“你今天变聪明了?!?br />
        封澜戒备地往后一缩,几欲摔倒。这比一个月被抢两次更让她难以接受。

        她脸上的惊恐和受伤的表情让丁小野再无心戏弄,他举起一只手做安抚状,慢慢说道:“你想太多了。我要打你的主意,会有更简单的办法?!?br />
        这倒也是,可封澜还是不敢轻易放下戒心。

        丁小野考虑了一下才说道:“我本来不打算告诉你的,前几天我就在餐厅附近看到过那个家伙。他应该是来踩点的?!?br />
        “谁?抢我包的王八蛋?”封澜再一次被刷新了她对这个世界的认识。都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一想到可能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窥探自己已久,她就毛骨悚然。

        “嗯??嘉也恢浪敫墒裁?,直到你今天早上又说被人占了车位……”

        “你的意思是,那辆破面包车也是故意停在我的车位上的?”

        “废话。你的停车位距离电梯出口和保安执勤点那么近,人来人往的,傻瓜才会在那里下手?!?br />
        “他还算计上我了?!狈饫讲蹲庞檬种缸哦⌒∫?,“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上一次见死不救也就算了,这一回你明明看出不对劲,居然一句也没有提醒我,就算我们不是那个……那个什么,我也是你的老板!不对,即使是个过路人,你也不应该那么冷漠。白眼狼!”

        “没发生过的事我说了你会信吗?亏你还钓了个做过警察的男人,犯得着我多事?”丁小野冷冷地打下她指过来的手,问道:“你走不走?不走的话你自己在这儿待着?!?br />
        封澜一瘸一拐地追上掉头就走的丁小野,从后面揪着他肩膀的衣服逼他转身,“把话说清楚,我哪里对不起你?你要找工作,我给你工作,你让我不要有非分之想,我离你远一点。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明知道我可能连命都丢掉还不闻不问?”

        “我要是不闻不问你还能站在这里?”

        封澜沉默的瞬间脑子转得飞快,她的话语里仍带有许多的不确定,“你是因为我才特意找过来的……所以你也不是一点都不担心我的安危?”

        丁小野说:“别想得太美,我怕的是万一你有个三长两短,我还得重新找工作,麻烦?!?br />
        “死鸭子嘴硬。你昨天是不是也跟我去了停车???”封澜的心情开始有了微妙的好转。

        “你昨天和康康一起走的,我干吗要跟着你?”丁小野否认。

        封澜抢先一步挡在了他的面前,“咦?我是出了餐厅才碰上康康,他说打不到车让我送他一程。你不跟着我怎么会知道我是和他一起走的?”

        “随你怎么想?!倍⌒∫懊嫖薇砬?,打死不认。

        “明明你就担心我……”

        “你头发难看死了!”

        “哪有!”封澜赶紧去摸自己的头发。她今天扎了个松松的马尾,经过刚才的连番惊魂,头发果然蓬松得不成样子。她扯掉发圈边整理头发边追着不停步的丁小野,“别走,你还得陪我去保安那里说明情况,然后去派出所报警……喂!你这样走了是男人吗?”

        “你上次也报了警,结果呢?”丁小野不耐烦地拒绝。

        “警察有没有用是一回事,抓不到贼,我报了警也可以给其他人提个醒?!?br />
        “你先管好你自己吧……”

        “丁小野,你害怕去派出所,莫非你有问题?”

        “你比警察还烦!”丁小野警告道:“我把你送到保安处,其余的事你别烦我。走快一点?!?br />
        “你还要送我回家,我快被吓死了?!狈饫秸页隽俗约阂唤鸥咭唤诺偷闹⒔?。她脚上只有一只鞋,另一只作为自卫的武器掉在了车上。她脱下鞋,光着脚丫和丁小野并肩而行,心痛地说道:“这双ChristianLouboutin我才穿了两次,还是特意托我表哥的朋友从国外捎回来的,限量版的颜色。气死我了?!?br />
        丁小野瞥了一眼那只鞋,说:“你刚才再勇猛一点,下次就可以托别人从国外再给你带一个骨灰盒,也是限量版的颜色,说不定还是手工定制的?!?br />
        “丁小野,我迟早会收拾你那张嘴?!狈饫骄笆北兆叛劬O碌哪侵恍恿私?,“另外一只鞋沾了那王八蛋的血,想着就恶心,找回来我也不会再穿了。别让我逮着那家伙……”

    上一页 《应许之日》 分分彩代理开户
    分分彩代理开户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