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分分彩代理开户->《原来》->正文

    第十九章 敢不敢从头来过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你不要大可以扔出去?!?br />
        “不就是一包方便面,我还你就是了?!?br />
        “问题是你为什么要骗我。是啊,不就是一包方便面,有必要藏着掖着?也难怪,你心里有鬼,大半夜的,用得着这么饥渴吗?”

        “程铮,你马上给我滚出去?!?br />
        “你把话说清楚前,我一秒钟都不想待?!?br />
        “那你还不滚?!?br />
        “你先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你是谁呀!”

        “好啊,你当着这个男人的面倒是说说我是谁?!?br />
        吴江眼前的那碗面,是无论如何都吃不下去了。他在一旁站了很久,终于插进了一句话?!霸辖?,这位是……”

        “他谁都不是!”苏韵锦铁青着脸说道。

        程铮冷笑,坐了下来,“你和我什么事没做过,我谁都不是,那你打算留下来过一夜的男人又算什么?”

        “滚!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你要脸还会黑我一包方便面拿去讨好别的男人?!?br />
        苏韵锦恨不得立刻一头撞死在他刚买回来的方便面上,在场唯一的正常人吴江做出了一个显然明智的决定。

        “要不我先走一步,韵锦,回头我给你电话?!?br />
        “是不是很遗憾?”程铮先打破死一般寂静的僵局,“看来我不小心破坏了你的好事?!薄安恍⌒??”苏韵锦不做任何思考,拆开他刚买的方便面冲到厨房飞快地煮好一碗,噔一声搁在他面前,滚烫的面汤洒在他的手背上,他缩了一下,没有去擦。

        “你吃吧,吃完就走?!彼樟擦伺?,又戴上一个没有情绪的面具,冷淡地说道,“吃啊,不够的话我再给你煮一碗?!?br />
        程铮没有动筷子??戳丝匆慌运蟾饨哪且煌胫怀粤瞬坏揭话氲拿?,里面有鸡蛋、青菜,甚至还有两只虾。程铮在她这里吃了一个月的方便面,除了配送的调料包,面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点缀,连油星都欠奉。两种待遇在一碗面里高下立现。

        “怎么不吃,你不是少一碗面就会死吗?你吃不吃?”苏韵锦夹起一筷子面条就要强行往他嘴里塞,声音都有些不稳了。

        程铮压下她的手,面甩了一桌子,“他有什么好?”

        “最起码比你好?!彼赵辖醯幕跋袷谴友婪炖锛烦隼?。

        “可怜人家不解风情。你不就是急着找个男人吗?何苦要装清高的大费周章,直接说出来不就好了?”

        “难得你了解我?!彼赵辖醴泶痰?。

        程铮起身轻轻圈住她的腰,嘴唇贴在她耳边说:“如果你只是想要个男人的话,我倒是可以将就?!?br />
        苏韵锦气极反笑,“今晚这么有空,不用陪女朋友?”

        “这个你不用担心,第三者你也不是没有做过?!彼幕耙丫谒奖?,然后用力拥吻她,用他独有的热度烫得她发疼。

        苏韵锦喘息着将唇微微离开他,“可是如果我宁可做第三者,也不愿意吃回头草呢?还要我提醒你吗,我们早就分手了。你亲口说的,是你不要我了?!?br />
        程铮将手抚上她的脸,半真半假地说:“如果我说我后悔了呢?”

        “可是我没有?!彼赵辖跻蛔忠痪涞厮?,她将他的手慢慢拿开,心上某个地方也在寸寸冷却。

        程铮的身体绷得很紧,呼吸粗重,表情却有些困惑,再也不复以往的强硬?!八赵辖?,你教我,怎么样才能爱上另一个人,而且是一次又一次?!彼诺蜕?,“真的,教教我吧,怎么样才能像你一样绝情?!?br />
        苏韵锦背对他说,轻轻回答道:“我教你。其实很简单,所有的爱都可以生生掐掉,只要你足够绝望?!?br />
        “你跟我说绝望?四年了,我告诉自己,是我不要你的,没有你,我再也不用猜测你究竟爱不爱我,不用怀疑你留在我身边是为了什么,不用小心翼翼地生怕失去你。我不去找你,不去联系你,不想听到关于你的任何事情……苏韵锦,我恨死你,我更恨我自己一边鄙视你,一边忘不了你!对方有没有离婚你无所谓,别人老婆找上门来闹你无所谓,刚认识没几天的男人带回家来你也无所谓。你不配跟我提绝/望,你试过豁出去爱一个人结果什么都得不到的绝望吗?你试过在最无望的时候还想要等下去的绝望吗……”

        “可你也没试过生生失去身体里血肉的感觉!我也等过你,等了一整晚,我想等你回来后告诉你,我们好好过吧,因为我怀孕了。刚知道有了孩子的时候,我很怕,但是,慢慢地,越想越开心,因为他是你的,是你和我的??墒俏业壤戳耸裁?,我等到你跟说分手,你说我不爱你!”

        程铮木讷地坐回椅子上,“孩子?”他仿佛听不懂她的话。

        “是呀,我不爱你,可我偏要那么/贱,明明已经分手了,明明知道这种情况下生下他是全世界最蠢的事,还是舍不得不要他??墒抢咸於既衔夂⒆永吹貌皇鞘焙?,所以孩子没有了,医生说是宫外孕,他还是个胚胎的时候就死在我肚子里,我动手术切除了一边输卵管,手术过程中出了点问题。医生说我不一定能再有孩子了?!?br />
        “你为什么不早说?”他怔怔道。

        “为什么要说,我已经是一个为了保住继父的工作可以/卖/身的女人,还有必要更/贱一点,用孩子来拴住我不爱的人吗?”

        为什么要说出来?她已经做好准备,让这段往事烂在心里,若干年以后跟随她一同腐朽。他永远没有必要知道这段过去的存在,没有必要知道她曾经在黑暗冰冷的海水里,看着那点光渐渐熄灭。

        她的孩子,她跟他的孩子,才在她的腹中存活了几十天,尽避还是一个没有成型的胚胎,尽避错误地着床在她的输卵管内,并导致了她腹腔的大流血,但毕竟是她和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可分开的骨肉联系。那可怜的孩子的出现跟其父母的感情一样是个错误??墒窍衷?,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她说了出来。她还是那个努力让表面平静,却又轻易会被程铮激怒的苏韵锦。程铮说过,她不爱他。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不能从这句话中释然。苏韵锦没法预期程铮的反应,但她知道这必定可以伤到他,并且,一击即中。这是她心里的毒。

        陆路说得对,将一个秘密埋在心里是多么难受的事情。现在她终于没有秘密了,心里那个空洞却无限放大。

        程?;故敲挥兴祷?,良久,苏韵锦听到了类似于呜咽的声音,她回过头,看到程铮把脸深埋在掌心,手背紧贴着桌面,像个孩子一样地趴在桌子上哭泣。

        他从没有在她面前哭过,包括踢球把胫骨摔裂的那一回,总是说流泪是女人才会做的事,就连亲口说出分手两个字,看着她离开的时候,他也没有流泪。

        程铮并不喜欢孩子,很多时候,他自己都像个大男孩,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还很难真切体会到做父亲的感觉??墒?,在苏韵锦说出那番话的时候,眼泪是从他心里涌了出来的,她和他共有的孩子,他们血肉的结晶没有了,如果说当初的分手和四年的等待的感觉是绝望的话,现在他心中只有悲恸。

        苏韵锦走到距离他两步之外,停住了脚步。低下头,第一次,以这种角度看着脆弱如婴儿的程铮,她反倒没有流泪的欲望。多么奇妙,在看着他痛时,她心中的伤在减轻,原来不只快乐需要分享,痛也需要。她的痛只有他可以分担,因为其中有一半亦属于他。

        再度相遇,他的不依不饶为的是什么?其实她心里清楚,他装作礼貌疏离也好,恶言相对也好,死缠烂打也罢,其实都因为他还爱她。程铮在她面前从来就是透明的,一喜一悲都清晰可见。她之所以选择了回避,是因为在这四年里,她渐渐发现一个事实,程铮固然不成熟,然而她的自卑怯懦、内向要强,何尝不是两人分离的最大原因。

        她和程铮这样两个人,其实都不会怎么去爱对方,或许他们在最初的相逢之前各自遇上了别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他们偏偏被命运搅在一起,彼此性格中的阴暗面都被对方催化得一览无疑。她害怕重蹈覆辙。

        程??蘩哿?,却依然把脸埋在掌心里不肯抬头,苏韵锦走回卧室,把他一个人留在了外面。程铮感觉到她离开的脚步声,在她身后站起来,满脸泪痕说道:“韵锦,凭什么只能是我去找你,而你就不可以来找我,四年了,我一直还在这里,可是你在哪里?”

        四年前,她离开后,心灰意冷之下的程铮熬了一夜,忍住了没有联系她。等到他开始担心她的去向,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她就只有一个朋友,程铮好几天之后才联系上莫郁华,当时莫郁华在上海照顾出车祸的周子翼。程铮问她知不知道苏韵锦去了哪里。莫郁华听说他们分手的事并没有痛批程铮,她坦言自己知道苏韵锦的现状,却明明白白对程铮说自己是不会告诉他的,既然已经分开,多问何益,与你何干?

        他打去单位,同事们说苏韵锦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上班,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程铮渐渐相信她是铁了心要走。那段日子他也是昏天暗地的,周子翼来劝、孟雪来劝、章粤也打电话来劝,他妈妈章晋茵特意请了一个月的假陪着儿子。这时程铮才发现竟然所有的人都认为他和苏韵锦分开并不稀奇。仿佛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觉得他们是理应在一起的,只有他一个人活在梦境里。他们好像都比他更懂感情,说时间长了就好了。莫非四年时间还不够长,不然为什么他依然不好?

        苏韵锦倒在床上没多久就睡了过去,这一夜她睡得格外沉。第二天早上起来,程铮已经不在客厅。她收拾满屋的狼藉,发现他带来的方便面没拆封的都被捏成粉碎。幼稚狂!苏韵锦暗暗骂道。她决定收回之前的评价,她还以为他成熟了,其实他根本没有改变。

        把话说开了之后,程铮就消失在苏韵锦的视线里,苏韵锦怀疑他搬出了这个小区。其实往深处想想,失去了一个从未在意料之中的孩子对于男人而言未必算得上是什么大事,前女友不能生,有的是女人可以代替,更何况郑晓彤大着肚子,用不了多久他就要名正言顺地做父亲了,那晚上的眼泪也许更多的是一种对往日的缅怀,哭过了,也就过去了。

        苏韵锦的生活一度恢复了平静,她和吴医生的关系也无疾而终。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经历了那样一场莫名其妙的风波之后都会退却的吧?一如莫郁华所说,现在相亲男女之间也就这么回事,大家都很忙,谁都没有时间在一段感情上耗费太多的经历,感情也有成本,如果成本太高,收益又不确定,这样划不来的事情谁会去做呢。

        都说烈女怕缠男,可是“烈女”满街游走,锲而不舍、越挫越勇的“缠男”却早就成了稀有物种?;购孟衷诘呐嗣且蚕肮吡?,谁离了谁都能活。

        一个星期后,周末的下午,苏韵锦在家洗头。刚把头发打湿,忽然听到玄关处有轻微的动静。独自生活久了,对家里的异常响动就会变得更为敏感,她仓促地用毛巾擦了擦头发走出去察看,竟然是程铮,他已经走到客厅的茶几旁,将两个大大的购物袋搁在上面。

        “你……”

        “你在家呀?”他一边说一边把购物袋里的东西往外捡。

        简直是废话,她的车没有开出去,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在不在??裳矍暗墓丶辉谟谡飧?。

        “程铮,你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苏韵锦惊怒道。

        程铮泰然自若地说道:“那天走的时候拿的,你不是一向习惯把备用钥匙放在鞋柜抽屉里?”

        “不问自取是为贼!钥匙还我?!彼畹?。

        程铮不吃这一套,笑着说:“小气什么,你这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大不了拿我家钥匙跟你换?!焙退隹谏嘀挥邪氲愫么?。苏韵锦冷眼看着他手里的东西,“那是什么?”

        “新买的方便面,换点口味?!?br />
        她现在最讨厌的东西就是方便面,他又把那玩儿意儿往她家里塞,而且这次一买就是整件。

        “你不是走了嘛,还回来干什么?”苏韵锦气结。

        “我出了趟差?!背田5挠锲怀鍪钦媸羌?,“你是怪我没说一声就走?那我下次去哪儿都提前和你打招呼?!?br />
        苏韵锦试图搞清楚眼前的状况,她以为他们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了。

        “钥匙还我,东西拿走?;褂?,你去哪儿都和我没关系,只要别出现在我家里?!?br />
        “真的和你没关系?”

        “我已经不是你的女朋友了,你孩子的妈在楼上!”

        “你介意的是这个?”程铮好奇地去看她的表情。

        苏韵锦低声咆哮道:“我不介意!”

        “不介意就行了?!背田0炎⒁饬ψ频剿砩?,“你头发怎么湿漉漉的?”

        苏韵锦洗头洗到一半,擦得半干的头发披在肩上又湿又冷很不舒服。她指着门口下逐客令,“我洗完头之后希望你已经消失了?!?br />
        “大白天的洗头?你们女人就是麻烦?!背田Q劾锷⒎⒊隼追嬉谎瘸赖墓饷?,“我可以帮你?!?br />
        “你少来了?!币郧八哺骞贩?,不过回想起来那简直是场灾难。

        “你和我客气什么?!?br />
        程铮不由分说地推搡着她进了浴室,洗手台上有瓶打开的洗发水。

        “喂,我喊人了!”

        “喊什么人,我一个人就够了?!?br />
        “你别扯着我的头发,不是这么抓的!我不用你‘好心’……你把水弄到我眼睛里了?!?br />
        他的服务空有热情却无技巧,苏韵锦双手并用去阻挠,但程铮的“帮助”还是让她狼狈得呱呱叫。

        “你以前不都是这么洗的?”

        “不用你抓了,我头发都被抓掉了……好,好!你冲水就好?!?br />
        程铮半靠在洗手台上,看着苏韵锦弯腰冲洗着头发上的泡沫,“你头发比以前长了,我还是喜欢你直发的样子?!?br />
        苏韵锦不接话,只求速战速决,她耳边有水流声,程铮比她耳尖,“好像有人敲门?!庇质撬??苏韵锦独居了很长时间鲜少有人登门,自从程铮又出现在她生活里,她家也仿佛变热闹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瘦田无人耕,耕了有人争”?

        “你接着洗,我去给你开门?!?br />
        “不用?!彼睦锝械米∫幌蛳不斗⒒又魅宋叹竦某田?。

        好在她也洗得差不多了,用毛巾包着头发追出去看,免得他又生出什么事端。刚走出浴室,苏韵锦就不由自主地刹住脚步,因为站在门口那个孕妇不是郑晓彤又能是谁?

        “程铮,你手机落家里了,刚才有电话找你?!?br />
        郑晓彤看到擦头发的苏韵锦和衣服被水打湿了一片的程铮时,脸上露出几分惊讶。

        她居然也知道程铮在这里,苏韵锦很好奇程铮是怎么对她解释的。郑晓彤再行动不便,再单纯也是个女人,自己未来的丈夫过去一两个月频繁出入楼下女人的房子,她明明知情还特意上门来送手机,都不知道该说她伟大,还是夸程铮手腕高明。

        “谢谢?!背田0咽只恿斯?,不忘关切地问,“没什么要紧的电话,你跑下来干什么。医生都让你这段时间小心静养,要不要我陪你上去?”

        “不用,你不是有事要谈吗?”郑晓彤的目光又怯怯地在浴室门口的苏韵锦身上扫了一眼。

        从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是个不可思议的场景。正牌女友撞见男友和别的女人湿身暧昧,态度却不温不火。苏韵锦总觉得怪怪的。有事要谈?程铮是这么对郑晓彤解释的?

        她戏谑之心顿起,扶着浴室的门框含笑催促程铮,“你好了没有,我们还没洗完呢?!?br />
        郑晓彤的脸刷地红了,木讷讷地道:“我……我先回去了?!?br />
        这就是她的反应?苏韵锦双手环抱胸前,目送郑晓彤离开,程铮把门关上,眼睛里像有笑意,嘴角却绷得很紧。

        “洗就洗,你急什么?”

        苏韵锦退了一步,但还是被他搂个正着,他接着说道:“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没洗完?!薄澳忝羌蛑笔怯忻?,她是你女朋友吗?”苏韵锦看着他用脚关上浴室的门有些慌了,她早觉得程铮和郑晓彤之间不对劲,此前还半信半疑,现在几乎可以断定他骗了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在目睹自己未来丈夫和其他女人如此这般时,还能“害羞”地撤退。除非她脑子不正常,除非她不爱他。

        “接下来怎么洗?”程铮声音里有压制不住的兴奋,早在她弯腰洗头的时候,他就有些觊觎她领口泄露的春光。苏韵锦面红心跳地拍开他不安分的手。他也和此前重逢后的表现不一样了,少了冷漠和怨恨,看她的眼神似乎回到了热恋的时光。

        “别动手动脚,你给我好好说话?!彼赵辖醵淘莸亟评肓思复?,“郑晓彤为什么不生气?”

        “她为什么要生气?”程铮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我对她说过我们的事?!?br />
        “你果然在骗我,说什么她是你女朋友,搬到这也是你的主意吧?真不要脸,拿个孕妇做挡箭牌?!?br />
        “鬼才骗你。她以前是我女朋友,只不过现在是别人的老婆。她老公是我大学同学,现在人在国外培训。想要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养胎也是她的主意,我帮她租的房子,只不过租了两套,她和她妈妈住一起,我在隔壁?!?br />
        苏韵锦没好气道:“你这样有意思吗?”

        程铮说:“怎么没意思,你不是吃醋了吗?”

        “笑话?!庇腥肆成瞎也蛔×?。

        “苏韵锦,你敢说你对我已经没有意思了?”他自信满满地补充,“你说了也没人信?!?br />
        苏韵锦低头不语。何必自欺,她若对程铮已无感情,他也不可能有机会搅得她的生活天翻地覆。只不过她一方面提醒自己不可再重蹈覆辙,一方面却不由自主地被她心里的真实想法摆布。

        “你和郑晓彤为什么分手?”她忽然问了个大煞风景的问题。

        程铮竟然也支支吾吾起来,“分手了就分手了,有什么可说的?!?br />
        “我们也分手了。你不知道为什么分手,就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一起?!?br />
        “我和她……这不是一码事?”

        “怎么不是?!?br />
        程铮也没再任性胡来,面色渐渐凝重,“你听我说,我对你的心思从来没有变过。你看,你也没有忘了我。不管是晓彤、徐致衡、吴江,还是这四年里别的人,我们都不要计较。韵锦,我们回到原来好不好?”

        苏韵锦慢慢地推开他,远离他的怀抱。他们之间的问题并不在于郑晓彤、徐致衡、吴江这些人,矛盾的根源一直在于她和程铮本身?;氐皆春苋菀?,爱的时候像从不会分离,彼此伤害的时候恨不得从没有爱过,她怕这一次激情耗尽之后再度回到无休无止的冷战和争吵中。她已经没有心力和资本将过去的剧本重演一遍了。

        “你说话呀?!背田V迕?。

        苏韵锦将手挡在两人之间,“不……我得好好想想?!?br />
        “你不愿意?”

        “我不敢?!?br />
        农历十一月十九,观音诞。

        岭南人信佛者众。这一日,各大寺庙里善男信女如织。

        郑晓彤是北方人,但她也信佛,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斋戒沐浴,到寺内上香。这是她分娩之前最后一次到佛前许愿,所以一早她就和家人一块儿来到了大悲寺。进香完毕后,又在僧人处给长明灯添了香油钱。

        走过观音阁前,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在佛前虔诚跪拜祈求的,都是可怜人,如果现实得遂人愿,谁愿意将希望寄托在虚无的神佛里。她从小就不是个聪明的孩子,所以愿望也不多,但她觉得自己比大多数人都幸福,现在她许下的唯一心愿就是孩子健康平安地诞生在这个世界。

        在如此密织的人群和烟雾缭绕里,要辨认出一个人并不容易,可郑晓彤偏偏认出了苏韵锦,也许因为大多数人俯身跪拜,而苏韵锦是站着的;也有可能是因为,她这样并不敏感的人,特别容易在人群中辨认出少数几个让她留意的身影。于是她什么都没想,就走了过去。郑晓彤站在苏韵锦的身后不远处,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来来往往的人太多,苏韵锦并没有留意到她。

        苏韵锦的背影很薄,腰却立得很直。从斜后方看过去,她有白皙深秀的侧脸和弧度优美的脖子。郑晓彤想法单纯,但她不是个笨人。程铮从未主动承认苏韵锦就是他从少年时代念念不忘的恋人,然而他“凑巧”选择了苏韵锦所在的小区,入住后三天两头往楼下跑,还刻意把她带到了有苏韵锦的饭局上,宣告她是他女朋友,却又在苏韵锦离开后神不守舍。

        郑晓彤太熟悉程铮神不守舍的样子,他们在一起两年,每当他静下来看着电脑里的那局残棋,或者触碰他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幽蓝色的坠子,就是这副神情。于是她明白过来,他找到了他要等的那个人。

        郑晓彤庆幸自己及时抽身。都说没有人能赢得了男人心中的过去,况且他心中那个人从未真正“过去”。

        程铮是郑晓彤父亲最得意的学生,她从来只会偷偷地看着他脸红。上学的时候,周围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有个在南方上大学的女朋友,程铮总说,等到毕业,他和女朋友就会在北京团聚。那样她至少还能看见他吧?当时的郑晓彤还这样自我安慰。然而真正到了毕业的时候,他却南下去跟随了那个郑晓彤一直羡慕的女人。

        如果郑晓彤把自己比作月亮,程铮是她围绕着的地球,那苏韵锦就是太阳。

        两年之后,郑晓彤也毕业了,她央求爸爸想办法把自己安排进程铮所在的设计院实习,那是她第一次远离家乡。程铮很照顾她,她非常知足,可是有一天,他忽然说:要不要做我女朋友?她瞠目结舌。

        她喜欢程铮,不仅仅是因为她爸爸对他的青睐,可能本性单纯的人都很容易被彼此吸引,程铮笑起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天也亮了??墒呛罄闯田:苌倏炒笮?,他说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她的天也跟着灰了。

        在程铮最痛苦的时候,是郑晓彤陪在他身边,他说想学围棋,于是她教他。程铮是个聪明人,围棋也是聪明人的游戏,但他的棋技出奇糟糕,这让郑晓彤一度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她才明白,他坐在棋盘旁,心里从来就没有棋子,他想着的只是那个离开之前留下了一盘残棋的人。

        两个人在一起,也有情不自禁的时候,有一次深夜在他的寓所里,他在清风上下棋,她俯身站在他身后,呼吸喷在他脖子上,他猛然回过头来,当时灯光昏暗,他用做梦一样的眼神迷离地看着她。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程铮按倒在身边的沙发上,她的心好像要跳出胸膛,任由他的嘴和手在她身上游走,在衣衫初褪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

        她看到有一颗奇异的石头坠子,用一条细细的银色链子穿着,在他赤裸的胸口发出眼泪一样的光。

        那时她愿意对他敞开自己,承受这陌生的激情,她甚至红着脸主动贴近了他,程铮却说了声“对不起”。从此之后他们再没有过亲密的接触。

        郑晓彤其实不在乎身体的爱欲,她在乎的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如果连本能的欲望都不存在,那爱从何而来?她不知道程铮能不能等到他心里的那个人,却渐渐明白自己是等不到了。

        半年后,同在设计院的另一个校友对她展开追求,郑晓彤和程铮和平分手,但依然是朋友。收获了自己的幸福之后,她才知道爱和不爱之间的截然不同。

        程铮跟她在一起,话不多,可是待她很好,她从来没有看见过他对苏韵锦那样的恶言恶语,任性胡闹。也许,他的某一面,只为苏韵锦存在。

        郑晓彤就这样看着苏韵锦,身边上香的人已经走了几拨,可苏韵锦还站在那里。晓彤见她拈着一炷香,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直到香燃尽,才如梦初醒地插入香炉里。

        苏韵锦转身就看见了呆呆看着她的郑晓彤,环顾一下四周,不禁有几分诧异,“嗨,你也来进香……一个人?”

        郑晓彤说:“我妈妈在那边点香?!?br />
        苏韵锦朝她笑笑,似乎打算就此结束这段偶遇,走到一旁捐灯油钱。郑晓彤迟疑地跟了上去,虽然她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她总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感觉到郑晓彤依然跟在自己身后,苏韵锦有些意外,“有事吗?”她跟郑晓彤其实不熟,除却程铮这层关系,她们连点头之交都称不上。

        “你……也点了长明灯?是许愿吗?”郑晓彤望着苏韵锦说道。

        苏韵锦笑笑,没有回答。

        “为谁点的呢?”其实这个问题有些唐突,但郑晓彤自己没有感觉到,她只是想知道,所以就问了。

        “为一个亲人,死去的亲人?!彼赵辖跛餍宰砝慈险婊卮?,想看看她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

        “哦……”她好像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答案,“程铮也有一盏,他说是一个心愿?!彼赵辖醪唤匦律笫佣悦嬲飧瞿昵岬穆杪?,她是程铮以前的女朋友,想要在前前女友面前表达什么?

        “是吗?不好意思,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要先走了?!彼抟庥胫O腥魏谓患??!暗鹊??!敝O偶钡爻蹲∷赵辖醯囊滦?,“你知不知道程铮显示器的桌面墙纸是什么?”苏韵锦对她没头没脑的话表示疑惑。

        “是一盘下到一半的棋局截图?!?br />
        “然后呢?”据苏韵锦所知,程铮对下棋毫无兴趣,他最讨厌的就是她守着棋局冥思苦想的样子。

        “我第一次来大悲寺就是程铮带我来的,他每年都会来一次?!?br />
        鸡同鸭讲,颠三倒四,这真是场奇怪的对话。

        返回的途中,苏韵锦反复地想着郑晓彤说的话。程铮下棋?还每年都来大悲寺?这和她记忆中的程铮实在不太一样。难道是郑晓彤改变了他?

        为什么他的显示器墙纸是一盘残棋?他的长明灯又是为何而点?

        她中途调转车头回到大悲寺。

        重回寺里的时候,郑晓彤已经不在了??墒撬赵辖醯男乃疾辉谒砩?,她几乎是跑着来到观音殿前,许愿的人还是这么络绎不绝,可她站在那里,却好像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个夏天,空荡荡的寺院里,风穿堂而过。她、程?;褂猩蚓影苍彩窃谡飧龅氐?,跪在佛前许下心愿。

        没错,就是这里。香案上还摆着不少功德簿,她一本一本地往前翻,哪里还见八年前的旧物。正好有僧人走过,苏韵锦上前去向他打听,年轻的僧人摇了摇头。苏韵锦急了,双手合十,塞了不少香火钱,僧人才走回后院,十来分钟后,一个年老一些的和尚捧着厚厚一叠薄子走了出来。

        苏韵锦接过,顾不上年久陈旧的功德簿上布满了灰尘,迅速找到八年前的年月,然后细细地往前翻。终于,她找到了自己的笔迹,上面只有四个字:平淡生活。而在她的愿望后面,是一个流畅刚劲字迹,这就是她要找的东西。

        那个字迹只有简单的三个字:苏韵锦。

        苏韵锦合上了功德簿,慢慢直起腰来,寺内传来似近而远的罄钟声,她看着永远带着悲悯神态的观世音像,发出一声不知是感叹还是哭泣的声音,闭上了眼睛,他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菩萨也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总有个理由吧?”苏韵锦看着她。

        “哈哈,说出来怕吓到你,本人从小立志要周游世界,看遍各国帅哥,不瞒你说,我从六岁开始攒钱,直到上个月发薪水,终于攒够了我的启动资金,此时不走,更待何时?”陆路发出夸张的笑声。

        苏韵锦看着她,“就算要周游世界看帅哥,也不用时刻戴着墨镜吧?”

        “这你就不懂了,这是什么?这是最新一期时尚杂志上力推的……干吗?”

        苏韵锦无心听她的喋喋不休,探身上前,在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摘下她的墨镜,陆路想用手去遮,但已经来不及。

        墨镜下,陆路的眼角是明显的青肿伤痕。

        “怎么搞的?”苏韵锦愕然。

        “嘿嘿,这么丢脸的事情还是被你发现了,昨晚洗澡摔的?!甭铰沸Φ?。

        苏韵锦不顾她的抵抗,轻轻拉下她的高领毛衣,倒吸了口气,然后迅速放下办公室的百叶窗,将陆路拉到角落,拽住陆路手臂的时候,听到了她忍痛的嘶声。这时陆路不再反抗,任凭苏韵锦卷起她的贴身毛衣。饶是苏韵锦早有心理准备,看见眼前这一幕,还是惊得呼吸都顿住。陆路年轻而皎洁的躯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和淤青,有些是很陈旧的疤痕,但更多是新伤,从那些伤痕看来,无一不是人为的抓伤、齿印和重挫之下的淤血。那些伤痕甚至从她的胸口延伸到内衣下的皮肤??植赖纳顺淖呕ㄒ话憬磕鄣钠し?,有种说不出的诡异?!罢庖彩撬ど??……是谁?!版诉我,陆路?!笨醋叛矍罢飧霰凰弊髅妹玫娜松顺烧庋?,苏韵锦的心都在抽痛。

        陆路轻轻拉下衣服,“别问,苏姐,求你了?!彼沼诓辉傩α?。

        苏韵锦收回手,“这样你还不肯说?到底是谁这么变态……难道……是陆笙?”她忽然想起那天在左岸看到陆笙时,陆路惊怕的眼神。

        从陆路瑟缩了一下的神情里,她知道自己猜对了。苏韵锦想起了偶尔在社交场合和传媒中见到的陆笙,那样温文尔雅的一个男人,想不到竟会是这样禽兽一般。

        “他还是不是人?走,跟我来?!彼赵辖醢涯导芑芈铰妨成?,拉着她就往外走。

        “去哪里?”陆路挣扎着。

        “去医院,去报案?!彼赵辖醪⒉皇歉鋈菀准ざ娜?,可她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塞住似的发疼。

        陆路终于挣脱了她,“没用的,苏姐。你别管我了,我的伤口已经处理过了,至于他,他伤得不比我轻。如果你为我好的话,就装作不知道行吗?”

        苏韵锦看着她,这就是陆路,她一直以为最快乐无忧的陆路?

        陆路走了。苏韵锦有些失神地坐在办公室里,不久,电话铃声响起,她接了,对方只讲了不到三分钟。挂了电话,她长久地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回过神之后的苏韵锦跑了一趟人事部,再到徐致衡那里办了手续。四年前的病假过后,她再也没有请过任何公休、年假,所以徐致衡很爽快地给了她十五天假。就在她离开他的办公室前,他问了一句,“韵锦,没事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话可以说?!?br />
        苏韵锦扶住门把手强笑,“谢谢你给我的假期?!?br />
        连夜坐飞机赶回家乡的省城已是夜晚,苏韵锦下飞机后立即赶往省医院。在病房前,她看到了仿佛一夜间衰老许多的叔叔。

        “韵锦,你回来了……”年过五十的男人呜呜地哭了起来。

        “怎么样了?”她几乎辨认不出自己的声音。

        “医生说这次复发,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其他脏器……是晚期,化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br />
        其实她早该猜到了,这几年,妈妈的身体一直反复无常,苏韵锦经常劝她到医院复查,可妈妈说,她不敢到医院去,生怕还没有被病压垮却被病吓垮了,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的好,起码多活一天都是开心的。也许,妈妈心里早已经知道自己逐渐恶化的状况。

        苏韵锦推门进去,她的手跟金属的门把手一样的凉。

        谁能告诉她,其实她走错了病房。眼前这个披散着花白头发,形容枯槁的女人是谁,是她曾经那么娟秀的妈妈?苏韵锦坐到床边,咬住颤抖的唇不让自己哭泣。

        “妈妈……”她禁不住轻轻唤了一声,可是又怕惊醒了睡着的人。

        苏母极缓慢地睁开眼,看见女儿,混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光亮,随即又变成了哀伤。

        我爱的人都会离开

        “韵锦……你来了……正好,刚才我梦见了你爸爸,他在怪我,是我答应过他一生只陪在他一个人的身边。韵锦……他在怪我……”

        苏韵锦想握住妈妈的手,却发现上面插着输液的针管,她颤声说:“爸爸不会怪你,不会的……医生,医生……”妈妈的脸因疼痛而扭曲,苏韵锦连忙对着门外喊到,叔叔和医生一起冲了进来,然后家属都被关在门外。

        虽然没有多长的时间,可苏韵锦和叔叔坐在门外,无言等候,如同过了一个世纪般地漫长。

        医生走出来的时候,苏韵锦几步跑上前去,“医生,我妈妈怎么样?”

        “病人的情况很不乐观,我建议你们做好心理准备?!?br />
        “救救她,求你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救救她?!彼赵辖踹煅首虐?。

        “你放心,对待任何一个病人我们医院都会尽力去挽救?!币缴嫖薇砬榈厮底殴交挠锞?,苏韵锦看着医生走远,颓然跌坐在椅子上。是呀,对于每个病人家属来说,病床上那个是他们的至亲,是他们的挚爱,可对于医生而言,只是见怪不怪的一副残破的身体?!笆迨?,你回去休息一下,这里有我?!彼赵辖跤檬植亮税蚜?,努力平复下来,叔叔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她不能垮下,她必须挺住,这样才能照顾好妈妈。

        接下来的几天,是噩梦般的生活。妈妈住的是三人间的病房,医院病床紧张,三张床都睡满了人,陪护的家属只得在病房外的长凳上过夜,后来苏韵锦给医生塞了几个红包,才让护士在妈妈的床边架了张简易的行军床。这样,轮夜守护的叔叔和苏韵锦才有了一个栖身的地方。

        病房里住着其他病人,而且基本上都是重症患者,隔壁床上的是肝癌晚期,晚上疼起来,彻夜呻吟。妈妈的睡眠变得极浅,有一点声响就很容易醒来,晚上无法入睡,白天是人来人往,好好睡觉都成了奢侈,精神愈发地差下去。

        这还不是最糟的,靠窗的那个病人已进入弥留之际,终于在一天晚上咽了气,妈妈在半睡半醒间听到病人家属尖利的嚎哭声,然后眼睁睁地看着有人将蒙着白布的尸体抬了出去,她的手紧张地抓住苏韵锦,指节发白,指甲直抠进苏韵锦皮肉里。第二天又有新的重病患者填补了那个空床位。

        苏韵锦于是再度哀求医生,她愿意付更高昂的床位费,只求让妈妈能住进单间的病房,为此红包不知塞了多少次,等来的都是一句:没办法。

        眼看妈妈身体一天天垮下去,糊涂的时候多过清醒,整天说着胡话,吃进去的东西不消片刻又吐了出来,连护士都开始摇头。

        苏韵锦日夜守在妈妈床前,只恨自己没用,眼看都要死心了,主任医生忽然告诉她,医院刚有一个患者出院,腾出了一间单人病房,正好可以给她们。苏韵锦欣喜若狂,当日就跟叔叔一起,配合护士将妈妈换到了另一间。

        虽说换病房并不能让妈妈的病情有所改善,但是不可否认,至少清净了许多。苏韵锦回来后的第九日,妈妈在新的病房里,精神忽然好了一些,神志也特别清醒,不再像前几日那样喊着胡话,连眼睛都明亮了许多。

        她怜惜地看着消瘦的女儿,很艰难的喘息了一会儿才说出几个字,“韵锦,你就是太倔……”

        苏韵锦的泪立刻就涌了上来,拼了命忍住,不停地点头。妈妈闭上眼睛,用微乎其微的声音说道:“想开了,什么都好了。我看见了你爸爸,他要来接我……在下面,有你爸爸在等我,在上面,有你叔叔在为我哭,我还有什么不满足……”凌晨五点,妈妈在病床上咽下最后一口气,苏韵锦始终握着妈妈的手,一点点地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变冷。最后叔叔将她拉离妈妈身边。她站在医院长廊上,看着护工把覆着白色床单的妈妈推远,想追过去,可是脚却灌了铅一般沉重。她扶着长椅的边缘缓缓蹲下,听着推着的轮子声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终于再也听不见……

        她也不知道自己保持这个姿势有多久,天渐渐亮了,期间有人走过来跟她说话,可究竟说了什么,她听不见也想不起来,她只想一个人蜷缩在这里,一直这样。

        直到有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她没有回头,那双手的主人却不像其他人一样等待片刻后离开,而是同样地蹲下,将蜷成一团的她整个抱在怀里。她记得这个怀抱。她任由身后这个的身体支撑着自己的重量,然后听见他说:“你哭吧?!?br />
        她许久没有尝过眼泪的滋味,就连在医院里,医生亲口告诉她,孩子没有了,以后可能也不会再有的时候,她也没有哭;照顾妈妈的日日夜夜,无论多难,她也忍住了泪水,因为眼泪代表了软弱。

        可是她为什么要坚强,为什么要独立,她只要一个期盼的肩膀供她痛哭一场。

        苏韵锦艰难地转头,将脸埋在他的肩颈处,先是无声地抽泣,然后痛哭失声,“我再也没有妈妈了,没有爸爸,也没有孩子,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我一个人……为什么我爱的人最后都会离开!”

        “我不会?!背田E淖潘募绨?,“虽然我不知道,我还是不是你爱的人?!?/p>

    上一页 《原来》 分分彩代理开户
    分分彩代理开户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