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分分彩代理开户->《原来》->正文

    第十八章 世上从无“唯一”的伴侣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醒来之后,苏韵锦再没有睡意。她在浴室里冲洗了很久,仿佛想要将昨天的混乱随水流冲走,过去的回不来,明天却躲不过。她到公司一向很早,同事们并不惊讶,陆路今天又迟到了,苏韵锦再偏袒她也不得不将她叫过去板起脸来警告了一通。

        陆路脸上明显有没睡好的疲倦,眼袋看上去比苏韵锦这个大清早就醒了的人还要深。苏韵锦让她为迟到做出解释,她居然说自己睡过头了,简直荒谬,可是接下来怎么问,她都一口咬定怪自己贪睡,哭丧着脸说以后不会这样了。

        苏韵锦有时也搞不懂陆路,明明再简单明朗不过的一个小女孩,却时常有些难以解释的诡异行径。但她不爱窥人隐私,只告诫陆路下次不许再迟到,便没再追问。

        中午吃饭的时候,苏韵锦遇见徐致衡,他欲言又止??吹贸鏊恢笔酝佳罢一岬ザ篮退柑?,但她却巧妙回避。没过多久,苏韵锦收到徐致衡发来的短信,让她下班后约个地方一块儿吃饭,她道歉,称自己已约了朋友。

        下班后,苏韵锦大老远地跑去找莫郁华吃饭,正好莫郁华今天轮休,就在家里随便做了几个菜,两人正边吃边聊,又有客来访,竟然是周子翼。

        周子翼想必也没料到苏韵锦会在这儿,脸上有些不自在,不过他掩饰得极好。自来熟地不等主人招呼就坐到了餐桌旁,笑着说:“来蹭饭的人看来不止我一个?!?br />
        莫郁华没说什么,苏韵锦却没给周子翼太好的脸色。作为朋友,她无权干涉郁华的私生活,却不齿于周子翼的行径。

        早在四年前,苏韵锦就知道周子翼和莫郁华之间保持着联系。那次同学聚会之后的第二天,他回上海处理公司的事,深夜里喝高了,开着车在公路上蛇行,结果撞到隔离墩上,不但心爱的保时捷撞成了一坨废铜烂铁,自己也基本上成了个破败的玩儿偶。送到医院特护病房后,他那有钱的老爸老妈给他找了最好的医生和特护,给他用最贵的药和治疗,但却只来看了他两次。他的未婚妻陈洁洁倒是常从国外给他打越洋电话,但是这并不能让他的状况改变分毫。

        旧时的同学也都去医院看了他,唯独莫郁华没有去。她在他住院的第三天,丢下手边实习的工作,跟导师交代了一声,也不管是否能得到同意,就只身飞往上海,在周子翼病床前衣不解带地伺候。周子翼当时觉得不好意思,可不能否认,在那种情况下,他需要她。

        时莫郁华为不能陪在同样住院的苏韵锦身边而心存歉疚,打电话向苏韵锦道歉,但苏韵锦只是替莫郁华不值。周子翼是什么人,连她都忘不了高三那年,他拒绝莫郁华的表情是多么让人难堪,就算旧事不提,当他事业爱情双丰收,风光得意的时候永远不会想到莫郁华,今朝有难,凭什么坦然接受一个他永远不会选择的女人的好意。

        莫郁华伺候了周子翼两个月,直到他可以下地行走。她的专业知识和任劳任怨对于那时的他而言不啻是天降救星,他如此依赖她,半夜醒来病床边不见了她,都要心急如焚;不是她端来的饭菜,都没有吃的欲望。

        可他的伤终究是会好的,他出院的那一天,来接他的父母、朋友、下属将病房挤得水泄不通,他都不知道莫郁华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当晚,他给莫郁华打电话,他说:“郁华,我感激你,永远都不会忘记,如果有一天你需要我,风里来火里去我都会为你做的?!?br />
        莫郁华何等聪明,但她知道周子翼更是个精明人,什么都有个价码。从上?;乩春?,苏韵锦也看到了周子翼送给她的那个手镯,这是他给她的“心意”,更像是感激她衣不解带地在病床前照料他的“谢礼”。莫郁华不喜欢戴首饰,但她收下了那个手镯,她说这样做,周子翼就不再认为他欠了她的,在他商人式的思维里,他们两清了。莫郁华也不需要他的歉疚,她愿意让他释然,更让自己释然。

        周子翼病愈的半年后,老同学们都收到了他的结婚喜帖。美丽的未婚新娘终于游学归来,有情人终成眷属。只不过今年年初开始,他和陈洁洁又闹僵了,苦闷之下,冷静又理性,而从不会拒绝他的莫郁华再度成为他的避风港。

        因为周子翼在,苏韵锦也没有久留。莫郁华送她下楼,分别前,苏韵锦对她说:“你们……唉,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听说他也离婚了?”

        莫郁华答道:“他结婚跟我没关系,离婚又与我何干?”

        话说出口当然轻松,苏韵锦很想说,真没有关系的话,你又何苦一再推迟出国的时间。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无论结婚还是离婚都只是个过客的男人,又是为了谁?女人有时候真傻。不知道是不是太过多心,从莫郁华家出来后不久,苏韵锦就感觉一辆黑色的卡宴一直尾随在她车后,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因为程铮的关系,她现在对同样的车异常敏感,偏偏那天失魂落魄的,也没留心他的车牌号码。她试着加快车速,却始终摆脱不了那辆车。好不容易将车开回了她所在的小区——她住得相对偏远——过了门卫值班岗,从后视镜里已经看不见那辆车的踪影,她的不安才逐渐消散,不由地怀疑是自己太疑神疑鬼了,他跟着她干什么,又不是吃饱了撑的。

        从停车的位置走向电梯口的一段路虽然不远,灯光也明亮,可毕竟是个单身女人,入夜后,一个人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地下停车场回响,难免有些心跳加速,苏韵锦暗自加快了步伐。

        就在快到电梯口的时候,一个黑影从一侧暗处闪了出来,一把拦住她,原本心慌意乱的她吓得惊叫一声。

        “韵锦,你怎么了?”听到熟悉的声音,她这才回过神来,长吁了口气,“徐总,你在这儿干吗?你吓到我了?!?br />
        徐致衡站在停车场的电梯口前,说道:“我等了你很久,你手机是不是没电了?”苏韵锦不愿多说,顺着他的话点点头。

        “我知道她去找你了。对不起,她跟我吵了一架,非要到你那里去闹,拦都拦不住,她有没有伤害你?”徐致衡满脸愧疚。

        苏韵锦淡淡地说道:“她伤害不了我。相反,我觉得她才是受到伤害的那个人?!?br />
        徐致衡轮廓分明的面容上有受到困扰的痕迹,他说:“韵锦,别用这种神情对我。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我说过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是给我些时间?!彼档秸饫?,苏韵锦也不愿意再兜圈子?!拔也恍枰裁唇淮?,徐总,真的很感谢你的厚爱,但是我们的关系不可能再进一步,你完全没必要放弃你的婚姻,就算你离婚,也和我没有关系。说句不该说的话,你太太还是很爱你的?!?br />
        “可是你有没有问过我爱谁?”很难想象一向冷静而决断的徐致衡露出这样矛盾的神情?!霸辖?,如果我只想玩儿玩儿而已,到哪里找不到女人?你有男朋友的时候,我不好介入,可现在你早就分手了,而我前妻也同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和她婚姻失败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至少你要明白,我是想要认真地对待我们的关系?!?br />
        “我们只是同事关系,你是我的领导!”

        “你也知道我是你的领导?”他仿佛恢复了商场上手腕强硬的本色。

        “我只能说很遗憾,必要的时候我不介意递交辞呈?!?br />
        徐致衡定定地看她良久,然后抚额苦笑,“你明知道我不可能为难你。没错,这点风度我还有,不过我还是很失望,我以为你至少被我打动过?!彼赵辖醭聊似?,开口说道:“我确实动心过?!?br />
        “那……”徐致衡有些惊讶于她的坦诚。

        “徐总,我记得你和我说过,你和你太太曾经是非常相爱的?!?br />
        “都是过去的事了,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太年轻,以为相爱就够了,生活在一起之后才发现两人性格差异太大,她太过要强,我也不可能放弃我的事业,吵来吵去,感情早就淡了?!鄙钭苁侨绱讼嗨?。苏韵锦问:“你就确信我们性格合适?或许我比她更要强,更不能包容你?!?br />
        “这没问题,我可以包容你?!?br />
        “那你也同样可以包容她?!?br />
        苏韵锦忍不住去想,假如当初的她和程铮之间多一点包容,是否会是另一番结局?徐致衡深吸口气,仿佛感觉到了她的坚决,“我们……真的没有可能?”他犹抱最后一线希望。苏韵锦摇头,目光柔和却坚定。

        “我今晚上喝多了,如果有失态之处,我道歉?!彼羌蟹执缰?,话已然说开了,也无谓再死缠烂打。

        “不是的,徐总……致衡,我很感激你这些年的帮助,真的,如果没有你,我也许不会有今天?!彼赵辖踔孕牡厮?。

        抛却两人之间的暧昧,她入职六年,这个男人对她既有知遇之恩,私底下说是朋友也不为过。相识以来,她从他那里得到的远比付出更多,他无需道歉,倒是她说多少感谢都不为过。

        徐致衡叹了口气,向她张开手,“我明白了。明天回到公司,我们仍是同事。就当对过去几年的感情作一次告别吧……最起码我曾经是动过感情的?!?br />
        苏韵锦投进他的怀抱,紧紧拥住这个给过她无数帮助和温暖的男人,不是没有心酸,“如果我们在更年轻的时候遇见,我想我也会爱上你的?!?br />
        世间可以匹配的男女千千万万,从不存在绝无仅有的伴侣,换个时空,换个身份,也许一切都会不同,但是这些我们都无从选择。遇见了,爱过了,受伤了,心被占据了,就再也腾不出地方给别的人,也没有余力重来一遍,于是才有了所谓的“唯一”之说。

        苏韵锦目送徐致衡的车开走之后才按了电梯,刚走了进去,电梯门快要合上的时候,有人抢了一步挤进来,苏韵锦正低头给莫郁华发短信,看清那人是谁之后,半晌出不得声,也动弹不得。

        “真巧啊?!彼谷皇且桓本鹊哪Q?,仿佛老友久别重逢一般。

        苏韵锦反应过来之后,好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脸上却不得不配合地挂上个意外的笑脸,“巧吗?你来找人?”

        “不是,我住在这儿,上星期刚搬过来的。你呢,不会也住在这吧?”他笑得阳光灿烂,让她有几分错觉,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两人嬉笑打闹的时光。

        那是不可能的。骗鬼去吧,他会住在这里?苏韵锦是去年买的二手房,两居室,小区环境还可以,但是离市区有一段距离,里面住的大多数是像她这样经济条件尚可但绝非有钱人的工薪一族。像程铮这样骄娇二气俱全之人,过去和她蜗居在市中心的小鲍寓里已算屈就,章家是做房地产起家的,这几年生意更是如日中天,他会“沦落”到这样的地方?

        “别开玩儿笑了?!彼赵辖醯牟幌嘈判丛诹成?。

        “这有什么可开玩儿笑的。确切地说,这是我女朋友的房子,她现在身体不太方便,又喜欢这里的安静,那我也只能搬过来陪她,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br />
        想起他那个大着肚子的女朋友,苏韵锦心头某处抽痛了一下。她暗暗告诫自己,苏韵锦,你若在他面前露出半分难过,就等于一场战役还没开始就丢盔弃甲了。

        “你真的住这里?”程铮自动把她的言行解读为默认,“真想不到我们居然会成为邻居,我说这是缘分你不会介意吧?”

        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也是她熟悉的,说话时不经意扬起的眉毛是她熟悉的,整个人都是他熟悉的。那遥远的是什么?是时间还是旧日的裂痕?

        “有什么好介意的,这栋楼住了那么多人。说不定做邻居就是我们之间的缘分?!彼赵辖跛匙潘幕巴滤?。

        “刚才那个是徐致衡吧,我早就说过他对你有意思,想不到你们还真在一起了,抱着怪煽情的?!背田Pψ潘档溃骸拔腋詹磐3嫡每醇?,不敢确定是你,也不好意思中途打断?!彼赵辖醢底岳湫?,她和徐致衡说话的地点在停车场电梯入口处,若程铮在视线范围内停好了车却又不下来,还真不知道被他看了多久,想起来就觉得怪怪的,好像隐秘之处被人在暗地里窥探一般。但只能怪自己太大意。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也不是不认识?!彼赵辖蹩戳怂谎?。

        “既然你们这么甜蜜,我再问‘你过得好吗’好像就多余了?!背田A街皇侄疾逶诳愦?,貌似闲适地信口说道,“徐致衡这么晚回去,他太太不会有意见吧?!?br />
        她就知道他十句话之内不展示一下他特有的恶毒言辞就不太正常了,暗暗咬了咬牙,面上淡淡地道:“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你玩儿这么晚,不担心女朋友?她快生了吧?”

        “还有好几个月才到预产期。她现在胃口好,常常想吃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非让我去给她买‘周记’的凤爪?!?br />
        苏韵锦瞥了眼他插在裤子口袋里的双手。

        程铮自然知道她的意思,耸肩道:“去的时候打烊了,没办法?!?br />
        “都快做爸爸了,还不肯结婚?”

        “快了。我妈说我在今年年底结婚最吉利,你是见过她的,她特别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反正我和晓彤都无所谓,又不用等对方离婚,什么时候不行?你说是吧?!彼低暧中α?,好像今晚心情特别好,“我好像说错话了,你别多心。其实你这样也不错,人对于幸福的理解是多种多样的?!?br />
        “也是,人往往经历过不幸福,才知道什么是幸福。就好比遇见过错的人,才知道谁是对的人?!彼赵辖醪蝗聿挥驳厮档?,假装没有看到程铮有些莫测的表情。他这个人就这样,只能他讽刺别人,别人说他几句他就不干了。

        不过他这次倒没有发火,还灵机一动地说道:“我觉得我们至少应该互留电话吧,大家……一场,现在又是邻居。我结婚的时候也好通知你?!?br />
        苏韵锦脸色更冷了,他说得看似合情合理,可她就是不吭声。程铮却掏出了手机,“上次孟雪结婚我在同学联系表里看到了你的电话,是不是这个?”

        他拨了过去,苏韵锦想要掐死自己包包里震动的手机。

        “通了,看来这次没错。你也不妨记住我的号码,说不定有事需要我也不一定?!彼赵辖醪恢每煞?,他果然有备而来。

        “你看,我们光顾着说话,居然都没按楼层。你住几楼?”程铮笑着问。

        苏韵锦早就想要结束这场可笑的“偶遇”。两人各怀心事说着虚伪的话,连若无其事都装得那么牵强,再继续说下去她都不知道如何维持这可笑的表象。但她实在是不愿意程铮知道自己住在几楼,这该死的电梯这么长时间居然也没有被第三个人召唤,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先按吧?!彼拇娼男?,若他住在低楼层,她大可等他出去之后再说。

        程铮爽快地按了十八楼,这是他们这栋楼的顶层。苏韵锦在心里把她知道的脏话都骂了一遍,随手按了个五楼,很快就到了,她微微欠身,绕过他走出电梯,“我到了,再见?!逼涫邓×?,不过爬一层楼梯也值得。没想到程铮露出个更为惊讶的表情,“你也住五楼?”

        苏韵锦忍着怒火道:“你不是住十八楼?”

        “谁说我住十八楼,我看你不说话,就按顶楼试试,总不能老待在电梯里?!?br />
        “哎呀,我看错楼层了,我还没到,既然你先到了……晚安?!彼赵辖跎粱氐缣堇?。程铮在电梯里没有挪脚,他好像觉得很有趣,“我说‘也’字是因为搬过来之前我在原来的大厦‘也’住五楼?!?br />
        苏韵锦板着脸不再说话,高中时候他们猫逗老鼠一样的糟糕感觉又冒了出来。她没有再陪他玩儿下去,到了六楼直接走了出去。

        “原来你住六楼呀?”程铮脸上的笑意更盛了,“其实我住九楼,有空上去坐坐?!钡缣菝呕夯航饺烁艨?,苏韵锦忽然感到强烈的疲惫感袭来,如果日后也要这样相对,那太可怕了,不如趁早说穿了反而好过。

        “程铮!”她忽然喊了一声。

        只余一条缝的电梯门又缓缓开启,程铮面色古怪,“我们干吗非得和电梯过不去?”

        “你觉得好玩儿吗?”

        他总算收起了笑容。

        “你想干什么就直说吧,别玩儿了,不觉得刚才我们那样很可笑吗?”苏韵锦接着说?!澳阌窒肴梦腋愀鐾纯??”很多年前他们有过相似的对话,那次他头一回吻了她。苏韵锦竭力把回忆摒弃出脑海,再次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可能误会了,我搬过来的唯一理由是我女朋友喜欢这里的安静,这对肚子里的孩子有好处。你知道的,在这方面我无所谓,总是迁就对方,就像你以前喜欢那个个小鲍寓,巴掌大的地方我还不是住了两年。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韵锦,我们不一定非要做朋友,但是以前的事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你大可以不必对我那么戒备?!?br />
        “但愿如你所说,祝我们睦邻友善?!彼肆艘徊?。

        电梯在上升,苏韵锦的心却在往下坠。

        她这几年收入还可以,前债偿清,叔叔离开了章家的公司,自己和朋友开了个小饭店,起早贪黑的,直到去年生意才上正轨,妹妹也上了大学,她这才有余力为自己打算。这套房子虽然是二手的,买来的时候价格还算合理,但首付已经花费了她几乎所有的积蓄。她不可能和程铮一样顺着自己的喜好随意安家,如果他不走,她必须忍耐。

        没想到会有这一天,他跟她同住在一栋楼内,电梯口相逢,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虽然这个人已不是她的程铮,可毕竟四年来第一次离她那么近。他变了,即使容貌还是当初模样,但冲动率直的阳光少年,已成了心思深沉的盛年男子,只有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和表情还能依稀找到当年的影子。

        他就在咫尺,隔着三个楼层。她的理智想让她远离,可身上的无数个细胞都苏醒过来,叫嚣着,思念他、渴望他!她为自己感到羞耻,居然这么不堪,完全经不起他任何的撩拨,是太寂寞的缘故,还是,单单只为了他?

        他没有说实话,说谎的时候,他从来就不敢看着她。明明已经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相安无事,何苦再来招惹她?苏韵锦一时猜不透程铮想怎么样,更猜不透自己究竟想怎么样,于是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以不变应万变。

        接下来的日子,苏韵锦都尽量避免与程铮正面相遇。虽说是邻居,但不在同一楼层,有心避开,真正碰上的机会也不多。他的作息时间还算有规律,喜欢把车停在楼下的露天车位,有时候苏韵锦已经回到家里,到了那个时间,听到熟悉的车轮声,都下意识地透过窗帘往下望。

        他偶尔会和女朋友在一起,但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大概是郑晓彤现在行动越来越不方便,几乎都是在家里静养的缘故。也有几次避无可避地在公共场所撞见,程铮也是有礼貌地打招呼。其中有一回,苏韵锦到一楼察看信箱,正好遇到他和女朋友采购回来,他还煞有介事地为两人作介绍,当然,提起苏韵锦时避重就轻,只说是高中时候的同学。

        程铮既然表现出这样一番姿态,苏韵锦若一径戒备疏远,反倒显得过于刻意,于是也顺势而为,假装他只是个疏于联系的朋友,只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她又怕他干什么?这天清晨,苏韵锦像往常无数个上班的日子一样,从停车场倒车出来,看见程铮站在楼下的车道旁,对她做了个手势。

        苏韵锦摇下车窗问他:“早,有事?”

        “你公司不是在城东吗,我正好过去有点事,车坏了,方不方便送我一程?”程铮说道。苏韵锦打量着他,似乎在判断他话里的真实性。

        “算了,如果不方便的话我到门口拦车?!彼挥?,倒也不勉强。

        “没事,上车吧?!彼赵辖跻膊幌胱约合缘媚敲疵挥蟹缍?。

        程铮打开车门坐到她身边,她闻到了熟悉的须后水的味道。这个牌子最开始是她给他挑的,没想到气味如故,可现在每天清晨第一个闻到它的却是另一个女人。

        “你们设计院什么时候迁到城东了?”她问道。

        程??戳怂谎?,自嘲地笑了笑,“看来这几年你真的没想过要知道我的消息。我已经离开设计院两年了,现在出来跟周子翼还有另外一个朋友合伙找点工程来做。正好有个工地在你们这边,今天过来看看?!?br />
        苏韵锦并不感觉到奇怪,他是有钱人家,只要资金充足,做什么不行?她想起自己公司所在的写字楼附近的确有几个楼盘正在施工,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你吃过早餐没有?现在离上班的时间还早,要不要一起?”程铮建议道。

        “哦,不用了,我在家吃过了。我习惯早一点到公司去?!?br />
        “那算了?!背田K柿怂始?,“我还记得以前你总是匆匆忙忙地赶在迟到前到达公司?!?br />
        苏韵锦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况,漫不经心地说道:“那是因为当时你喜欢睡懒觉,我要做两个人的早餐,帮你打点出门前的事情,还要等你的车?!?br />
        程铮笑了,“看来你还是离开我之后过得比较好?!?br />
        “你不也一样吗?”

        程??醋糯巴獠煌O蚝罅魇诺慕ㄖ?,许久,才说道:“韵锦,你真的变了?!?br />
        他们都觉得对方变了,生活在往前,他们记忆里的那个人已经不是现实中的那一个。

        程??床坏?,苏韵锦握方向盘的手骤然收紧,语气却依旧淡淡的,“那么长时间了,谁能不变,人总要向前看?!?br />
        “你说得对,变了也好。以前的苏韵锦是个笨蛋。谁能想象过去那个把自尊和骄傲看得比什么还重要的人,现在竟然会聪明到傍上自己上司,事业一路攀升不说,对方的正牌夫人找上门来,也能轻轻松松地打发掉。事后还能若无其事和他搂搂抱抱?!?br />
        前面一辆面包车急速飞驶过来,苏韵锦用力打了一下方向盘,车内的两人都不由得剧烈地倾斜了一下。

        她果然没有猜错,那天晚上他也在“左岸”。

        “我想这不关你的事?!彼怪谱约旱那樾?,不打算解释。

        “其实也不是完全跟我没有关系,至少我想知道,你所谓的原则和骄傲是不是只适用在我身上?”他笑容可掬地说道。

        苏韵锦做出思索的表情,“你要这么想其实也不是不可以?!?br />
        程??醋糯巴庑Τ錾?,说道:“原来如此,谢谢你回答了一个困惑了我很久的问题?!彼赵辖趺虼讲挥?,伸手按开了车上的音响,“大家聊聊而已,何必把气氛弄僵?!?br />
        徐徐的音乐声立刻流淌了出来,充满了整个车子,也弥盖了刚才的僵局,一个压抑着的男声唱着:

        “带着你的天空,进入我的眼睛,

        我呼吸你的呼吸,但我不住在那里。

        有没有人像我们,相爱,然后成为灰烬。

        如果你愿意,

        当生活迎面而来,不停席卷着我们,

        只能等待这雨滴,落在茫茫的尘土上方

        ……如果你愿意,让我在你名字里栖息……”

        两人一路沉默。

        快到苏韵锦公司的时候,程铮指着前面的路口说道:“在那里停吧,我走过去就可以了?!?br />
        苏韵锦依言停车。

        程铮走出车外,俯下身对着主驾驶的车窗说道:“谢谢你送我?!?br />
        “不客气,顺路而已?!彼嗫推?,然后发动车子离开。

        程铮依旧习惯性地将两手插在裤袋里,默默看着她的车消失在视线里,然后掉头,拦住一辆计程车。

        中午吃饭时间,苏韵锦通?;嵩谛醋致ハ碌牟璨吞饩鑫绮?。在这个时间段,就餐的人多是附近的上班族,其中又以苏韵锦她们公司的职员最多,所以陆路通常把那个茶餐厅称作“公司饭堂”。下班后,苏韵锦下楼就餐,后面跟着跟屁虫一样的陆路?!胺固谩钡姆裆系盟?,对熟客自是殷勤,忙将她们引到预留的四人桌上,苏韵锦按照老习惯点了餐,陆路则将餐牌翻来翻去,点不出个所以然。苏韵锦也不着急,边喝水边耐心等她。陆路好不容易决定了今天的午餐是XO酱炒河粉,将餐牌递还给服务生,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吓得苏韵锦一口水差点呛住。

        陆路激动且神秘地扯了扯苏韵锦的衣袖,凑过身来,压低声音兴奋地说道:“苏姐,快看,是他,就是他……”

        “哪个他?”苏韵锦朝她指的方向望过去。

        “就是那个帅爆了的家伙,上次在‘左岸’跟你说的那个!”

        苏韵锦愣了一下。

        “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啧啧,我跟他真有缘分……喂喂,他看过来了,他在看我!天呐,我今天为什么要穿这条屎黄色的裙子!”

        苏韵锦不理会陆路的大呼小叫,冷冷扫了程铮一眼,果然是阴魂不散,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程铮走到她们身边,粲然一笑,“我就说有可能遇到你。工地就在附近,上午处理不完的事情只有下午接着做,中午干脆来这边吃饭。我可以坐下来吧?”

        “可以的,可以的?!甭铰返阃泛孟裥〖ψ拿滓谎?。

        苏韵锦却说:“不好意思,等下还有两个同事过来?!?br />
        他也不以为忤,笑着说:“没关系,改天请你吃饭?!?br />
        “好呀,改天?!彼赵辖跛晨诖鸬?。

        看见程铮坐到餐厅的另一角,陆路跺了跺脚,懊恼道:“苏姐,为什么不让他坐过来,你认识他对不对,他是谁?”

        “我怕你只顾着看人,连午饭都吃不下了?!?br />
        “这有什么,东西天天都可以吃,帅哥不是天天都可以见到的。你还没说他是谁!”

        “高中同学?!彼赵辖跛?。

        “苏姐!你居然有这么极品的高中同学,还不占为己有?要是我,早把他蹂躏了?!?br />
        “胡说,他有女朋友的?!彼赵辖跄坏?。

        陆路满不在乎,“女朋友又怎么样,帅哥人人得而欣赏之?!?br />
        苏韵锦狐疑地看了程铮一眼,“有没有这么夸张?”

        他今天穿一件蓝色V领毛衫,黑色麻质休闲长裤,这也是他一贯穿着的风格,简单却极其重视质感和舒适程度,身上唯一的饰物是脖子上一条银白色的细链,坠子藏在衣服里,也不知道是什么。他以前从来不肯带任何饰物,苏韵锦恍惚地想,也许是现在的女朋友送给他的也不一定。

        她一向知道程铮长得不错,但他的气质硬朗阳刚,头发短短的,肤色偏黑,脸上的轮廓又深,眉目桀骜,跟时下流行的“花样美少年”的标准相去甚远,很难理解陆路这种迷恋“F4”的女孩会对他那么推崇。

        “苏姐,相信我,我的眼光绝对是一流的,你同学这种类型,是兼顾男孩的清新和男人的性感,气质绝对一流?!彼赵辖跆怂幕安挥筛械揭徽蠖窈?,什么叫做气质?一个袜子都不会洗的生活白痴也能有气质?别看他走出来人模狗样的,如果家里没人给他收拾,脏衣服能堆成山。不知道现在是谁在打理他这些日常琐事。当然,他有钱,这些活有的是人抢着为他干。

        陆路见她颇不以为然,又问了他的名字,然后死缠烂打地要苏韵锦给她介绍。

        “改天吧……”苏韵锦敷衍她。

        “不好,苏姐,我求你了,我就这么一个小小心愿,苏姐……”

        “你认真的?”苏韵锦感到自己已经不太能跟得上小女生的思维了。

        陆路坚定不移地点头。

        苏韵锦本就有几分心烦意乱,被她吵得又确是无奈,索性匆匆吃完,将她拉到程铮桌前??吹剿俗吖?,程铮也颇为意外,苏韵锦略带尴尬地指了指陆路,“这是我部门里的小女孩,陆路。陆路,这就是我高中同学程铮?!?br />
        程铮高高挑起眉,兴致盎然地看着苏韵锦。苏韵锦避开他的眼睛。

        陆路雀跃地伸出一只手,大大方方地说道:“你好,帅哥,认识你太高兴了?!彼赵辖鹾寡樟艘话?,或许这才是新新人类的作风。

        程铮把视线从苏韵锦身上移开,也站了起来,回握陆路的手,“我也一样?!?br />
        陆路更加得寸进尺,说道:“以后我们可以一起去玩儿。那天我在‘左岸’见过你,可是你没看见我?!?br />
        程铮忽然笑了,表情莫测,他想了想,“好呀,不如这样吧,择日不如撞日,我今晚有空,请你们吃饭怎么样?韵锦,一起吧。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了?!?br />
        “当然没问题,苏姐今晚也有空,我们一言为定?!甭铰废渤鐾?,仿佛不想给他反悔的机会,立刻答应,然后再一脸哀求地看着苏韵锦?!八战恪忝髅饔锌斩圆欢浴背田R苍诳醋潘?,她懂得他眼神的含义,他在挑衅她,苏韵锦,你敢吗?

        苏韵锦默然,她有什么可怕的?她没有什么可以输的了。

        “我无所谓?!甭铰反笙?,在场的另一个人似乎也同样高兴。

        “你们六点下班对吧……还是‘左岸’怎么样,就当给章粤捧捧场。我们七点半在那里见,苏韵锦你有我电话,不见不散?!背田K?。

        七点半,左岸。

        苏韵锦和陆路到的时候,程铮已经依约前来。三人坐下点了菜,便开始漫无目的地说话。苏韵锦开始有些庆幸陆路在场,因为大多数时候只听见她一个人唧唧咕咕地说话,然后自己逗得自己大笑,程铮有时会搭几句腔,而苏韵锦基本上都是微笑或沉默,气氛也不至于太沉闷。

        菜刚上来不久,程铮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神色古怪,“不好意思两位,我女朋友过来的话,你们介不介意?”

        “不介意,欢迎还来不及?!甭铰芬惶?,好像更精神焕发,斗志昂然。苏韵锦不语。于是程铮又拿着电话走开,说了几句,大概十多分钟之后,他亲自下楼一趟,把女朋友接了上来。

        郑晓彤,程铮的现任女友。其实苏韵锦并不是第一次见她,之前在小区里碰见过几回,也打过招呼。倒是陆路,在见到她本人后,原先积攒的昂扬斗志自动地偃旗息鼓,顿感几分无趣。

        其实郑晓彤长得相当清丽,身材娇小玲珑,巴掌大的脸上有一双引人注目的大眼睛,只不过那双眼睛看人的时候总是怯怯的,倒也别有种天真动人之处,让人情不自禁起了怜惜之心。因为怀孕的缘故,她体态已经很臃肿,脸庞也圆了一圈,浑身洋溢着准妈妈的光辉。程铮介绍过之后,陆路跟郑晓彤也瞎扯了几句,很快就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了。郑晓彤并不笨,只是说话反应都稍慢了半拍,所以经常露出很迷茫的表情,很难相信她居然是程铮的同学,和他毕业于同一所名校。

        程铮对她还算体贴,见陆路对与她谈话表现出意兴阑珊的模样,便细细地跟郑晓彤聊起一天里做的事情。

        陆路低头摆弄了一下手机,很快苏韵锦感觉到自己放在身后的手袋里震动了一下,她怕立刻掏出手机太过于明显,等了一会儿,才找了个机会看了看短信,果然是陆路这家伙发过来的,上面只有四个字:明珠暗投。

        苏韵锦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于是警告地看了她一眼,陆路马上低下头。其实苏韵锦何尝不看得真切,但处在她的位置上,无论如何,明里暗里都不便对郑晓彤做出任何评价,她已经一再告诫自己,郑晓彤是程铮现在的女朋友,是他的选择,其他的,与她无关,也无话可说。于是便任凭程铮两人低声细语,自己眼观鼻鼻观心地默默吃东西。

        陆路百无聊赖,用筷子夹了两只大的白灼虾,一只放在自己碗里,一只放在苏韵锦碗里,“苏姐,吃这个?!?br />
        苏韵锦心思不在这上面,也正想找点事情做做,见她夹过来,就用桌上的湿毛巾擦了手,开始剥那虾壳。刚动手,就听见程铮忽然说了一声,“她不吃那个东西?!?br />
        陆路意识到他是朝自己说话,有些不明所以,程铮却不再理会她,转向苏韵锦,“你前几次吃这个全身都过敏,你忘记了?”

        苏韵锦没有抬头,手僵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专心跟女朋友说话的程?;岷鋈话鸦疤庾阶约荷砩?。她轻轻说了声,“没事,现在不会那样了?!比缓蠹绦约菏稚系亩?。

        谁知程铮探身一手夺过她剥到一半的虾,扔到自己的盘子旁边,边擦手边说:“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这人干吗老跟自己过不去?!庇锲锞褂械慊鹨┪?。

        陆路微张着嘴,困惑地扫视这意料之外的一幕,然后打个哈哈道:“不愧是高中同学哦,嘿嘿,就连这个都还记得。苏姐,那个不能吃就吃鱼,今天的鱼蒸得很不错?!?br />
        苏韵锦朝她笑笑,这才感到没有那么尴尬。郑晓彤也带着微微的茫然看着男友。程??赡茏跃跤行┦?,轻咳一声,低头对郑晓彤说:“你喜欢吃什么,夹不到的话就告诉我?!逼铰范嘧?,她怪叫一声:“你这样不对哦,高中同学吃虾过敏你都记得,女朋友喜欢吃什么都不知道……”

        “吃你的东西,就你最多话!”苏韵锦想打断她的话却已来不及。

        程铮忽然朝陆路和苏韵锦的方位笑了,“那是因为你苏姐以前过敏的糗态让我印象太深了,对吧,韵锦?”

        苏韵锦勉强挤出个笑容,她怎么会听不懂他的暗示。她有轻微的高蛋白过敏,两个人在一起的那几年,有时她出去吃饭,每次吃到虾,回到家,身上都会长满红疙瘩,又痛又痒。这种时候,吃了扑敏药后,就会裸着背,让程铮给她轻轻地挠,他不敢太用力,总怕抓伤了她,挠着挠着,两个人最后都会缠在一起……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不该再这样若有若无地勾起从前,自己也更不该忆起当初的旖旎。

        陆路嘟囔了一句:“这不是没吃下去嘛,脸怎么那么红,用手接触都会过敏?”

        “对了,程铮,你城东的工地进展得怎么样了?!彼赵辖醺械阶约罕匦氩砜疤?。

        郑晓彤张了张口,一脸困惑,“程铮,你几时有工地在城东,这几天不是都说在三明岛那边?”

        “朋友的楼盘施工过程中出了点问题,我去帮忙看看?!背田K?。

        这边陆路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始不甘寂寞了,她八卦地向郑晓彤问道:“哎,晓彤呀,我跟你年纪应该没差多少吧,怎么我就没有你那么好彩,教教我吧,怎么才能找到一个帅哥男朋友?”

        郑晓彤哪里想到她会当着程铮的面大言不惭地问她这个问题,红了脸,看了程铮一眼,程铮没有反应,她才喏喏地说:“也没有怎么样呀,他是我爸爸的学生,我爸爸很喜欢他……”“你爸爸喜欢他?又不是你爸爸做他女朋友?!甭铰菲擦似沧?。

        “不是的,我也……大四的时候我爸爸让我到程铮这边的设计院实习,那时他刚和女朋友分手,心情很糟,让我教他下围棋,然后,我也没想到……”

        “不用说了,我明白了?!甭铰方忠换?,对苏韵锦说:“我说吧,我缺少的不过是一个机会罢了,这种千载难逢的事怎么我就遇不上。说来也怪,就有这种可恶的女人,放着这个帅哥男朋友不珍惜,而且听起来人家又挺爱她的,听起来又挺爱她的样子,但这样她居然都舍得放手,是吧,苏姐?!?br />
        苏韵锦淡淡地说:“说不定是帅哥跟她不适合呢?而且有些时候,爱并不足以让两个人幸福。当然,我不是说程铮和她女朋友?!?br />
        “那倒未必,”程铮笑着,像是对陆路说道:“其实最可怕的是当你掏心掏肺地对一个人,最后才发现对方根本不爱你,那才是真正的不幸福?!?br />
        “嗯,这个话题越来越深刻了,我喜欢!不过能不能再小小地问一句,那个‘对方’是何方神圣,我想说,我很景仰她?!甭铰返阃匪档?。

        程铮冷笑不语。郑晓彤想了想,然后才说:“好像也是他高中同学?!彼党隼春?,又看了看程铮。

        “咦……”陆路拍案而起,“我知道了,苏姐……”

        苏韵锦一惊。哪知陆路继续说道:“你也一定认识对不对?”

        “嗯。不过不是很熟?!彼赵辖鹾匾槐蚀?。

        陆路哪里肯放过,还想追问,包厢的门打开了,只听见服务员毕恭毕敬地叫了声,“章小姐”,是章粤走了进来。

        “程铮,你这家伙,来了也不说一声,服务员不说我都……”章粤人还没有进来,抱怨声已经传来。她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苏韵锦,还有……走进来后当场愣在那里,然后茫然地看着坐在这三个女人中间的程铮,饶是她再机灵,也想不出这究竟是条怎么样的关系链。

        “章粤,嘿嘿?!甭铰氛饧一锖孟袢サ侥亩加惺烊?。

        章粤毕竟是见惯大场面了,生生压下愕然,然后看了看门外面,迟疑地说道:“陆路,你怎么会在这里,你知不知道他也在?”

        陆路脸上风云变色。

        章粤看看情形不是很对,一个程铮已经够麻烦,加上他的新欢旧友,何况还有陆路。她如何肯趟这浑水,扔下一句,“大家吃得开心点,我还有点事,程铮,回头我给你的电话?!本吐砩鲜度さ爻防肓苏飧鍪欠侵?。

        章粤走得太快,服务员还没来得及关上厢门,几个西装革履的人从厢门前走过,其中一个三十出头的斯文男子有意无意地朝厢内扫了一眼,在座的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只见陆路迅速“消失”了。直到那几个人走开,服务员重新关上厢门,陆路才从桌子底下钻出来,惊魂未定的表情。她才不管其他几个人想什么,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打开一条缝看了看,确定人已经走了,又飞快地回来收拾东西。

        “不好意思,我得先走了,你们慢慢聊……这个虾如果没有人吃的话,我可不可以打包?”程铮做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陆路已经将虾迅速席卷装袋,手法娴熟。

        “再联络?!彼蚩啪屯饬?。

        “等等,陆路,我送你?!彼赵辖蹩嘤谡也坏嚼碛衫肟?,现在如何肯放过机会,跟程铮和郑晓彤简单告别,就立刻追了出去。

        直到两人坐在车上,各自都怀着心事,就连一向聒噪的陆路也没了言语,苏韵锦了解她,看她刚才的表情是真的慌了。

        “你认识陆笙?”苏韵锦问她,虽然只是刚才匆匆一眼,她还是认出了那个向包厢看来的男子的身份,他是泰华集团的负责人,章粤母亲的弟弟,也就是程铮舅妈的堂弟。以前和程铮在一起的时候,通过他那层关系,她也认识了不少商界名流。

        陆路少有的缄默,过了很久,才雪白着一张脸说:“他是我叔叔?!?br />
        苏韵锦讶然,但无意探人隐私,将她送到住处,叮嘱她上楼小心,便打算返回,她倒车的时候,已经下了车的陆路忽然对着她说:“苏姐,程铮就是你放不下的那个人,我说得对不对?”

        苏韵锦没有说话,一踩油门离开了。

        苏韵锦,不要再想,不要想陆路,不要想郑晓彤,更不要想程铮,想得明白或者想不明白,结果都不会让你好受一点?;氐郊抑?,苏韵锦在这样的念头中挣扎着睡去。

        半梦的边缘,手机响起,她接起来的时候顺便看了看时间,指针已经过了十二点??吹嚼吹绲暮怕?,她也不觉得特别惊讶。如果他这么轻易罢休,那他就不是程铮。

        “韵锦,不好意思,你睡了没有?!彼??;袄锶疵挥幸坏恪安缓靡馑肌钡母芯?。

        “睡了现在也被你吵醒了,什么事?”

        “我忽然想起今天早上不小心把一个资料袋忘在你的车上了,我现在就急着要,麻烦你拿给我吧?”他说得理直气壮。

        苏韵锦叹了口气:“是不是一个黄色的纸袋,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把它放在小区的保卫室,你想要的话可以直接去取?!?br />
        他听后长时间地沉默。

        “没什么事,那我先挂了,谢谢今天你请的那顿饭?!彼赵辖蹩推厮档?。

        他不买账,“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

        “程铮,我们现在这样再见面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管,你下来,我有话跟你说?!?br />
        “该说的我们四年前就已经说完了……”

        “下来,苏韵锦!”

        “你到底想要跟我说什么……你看,你自己也不知道。我不会下去的,如果没什么事我先挂了?!?br />
        “你挂了试试看!”苏韵锦合上了手机,然后取出电池,躺回床上,用被子将头捂住。

        过了十多分钟,她家的大门被敲得如擂鼓一般,她想过置之不理,但大半夜的闹出这样的动静实在是扰民,被吵醒的邻居不会探究程铮是个怎样的混蛋,他们只会迁怒于603的户主,也就是她——苏韵锦。

        她用力打开门,程铮的手还举在半空,手里拿着被苏韵锦放到保卫室的资料袋。

        “我没打开过这个袋子,里面少了什么我可不知道?!彼赵辖醢鸦八翟谇巴?,先堵死他找茬惯用的一个借口。

        程铮却说:“我饿了,你这里有什么吃的?!?br />
        苏韵锦觉得莫名其妙,就要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上,程铮单手撑住门,她用力推了推之后宣告放弃?!澳愣隽撕臀矣惺裁垂叵??你又不是我养的宠物狗?!?br />
        “苏韵锦,你说这话的样子……有点像我?!背田Fばθ獠恍Φ厮担骸昂煤玫囊欢俜拱胪局心忝蔷团芰?,害得我也没吃饱?!?br />
        “滚!”礼貌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纯属多余,苏韵锦没有和他废话的心思。

        她动怒的时候程铮反而开心了起来,他笑嘻嘻地说:“我肚子饿的时候脾气就不好,要是待会闹出什么动静,邻居不会生气吧?!?br />
        苏韵锦从一数到七,松开手,转身走进厨房拿了包方便面,这是她为加班的时候预留的。程铮已经大大方方登堂入室,坐到她的餐桌旁,四下打量她住的地方,还不忘评价。

        “苏韵锦,你的品位一直没有提高?!?br />
        她抿着嘴把泡面扔到他面前。

        “你轻点,碎了我怎么吃。我家里有孕妇你又不是不知道,晓彤闻不得方便面的气味……”

        “程铮你不要欺人太甚?!彼赵辖跤行┘枭匕鸦八低?。他女朋友再过几个月都要生孩子了,她还能想什么?她每天都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清醒点,再清醒一点,你们已经不可能了,一定要彻彻底底断了那些念头??墒嵌嫉搅苏庖徊剿挂戳貌λ?,纠缠她,难道非把她逼疯才肯罢休?

        她这个样子不知道让程铮想起了什么,脸色竟变得柔和了起来?!俺酝晡衣砩暇妥??!彼袄锎趴仪蟮囊馕?。

        四年前,她煮好每一顿饭等他回家,他尚且挑三拣四,现在却找上门来只为了吃一碗方便面。

        五分钟后,苏韵锦把一碗煮好的方便面放到了程铮面前。他居然还算守信,三口两口地吃完,放下碗就走。

        苏韵锦寒着脸去洗碗,龙头扭得过了,激烈的水流冲进面碗里,水花四溅,她的手臂和身上的衣服都湿了一大片。她高高举起那个碗就砸在不锈钢的碗槽里,发出铿锵的巨响,然后用力地搓洗自己湿了的衣服下摆,每一个动作都恶狠狠地,犹如泄愤,可是却不知道恨的是谁,他?还是她自己?仰或是残局一样的回忆和死局般地现状。

        那晚,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找不到一个能够入睡的姿势,也许她应该换一张更适合安眠的床,也许她更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第二天一早,陆路没有来上班,打了个电话给苏韵锦,说是感冒了。苏韵锦确认她并无大碍之后也由了她去。她如果是陆笙的侄女,这份工作对于她来说也并没有那么重要。苏韵锦只是有些担心,以陆路看到陆笙时那种见鬼一般的害怕表情,只怕其中另有隐情??墒鞘澜缒敲创?,几人心里没有一段不能示人的过去?

        她在办公室给莫郁华打了个电话?!吧洗文悴皇撬狄皆夯褂屑父觥判恪奈椿槟幸缴??有空的话是不是可以给我介绍一下?!彼叫杩家欢涡碌母星?,新的生活,这样才能彻彻底底摆脱她的“邻居”——从生活中,也从心里。

        莫郁华昨晚上是夜班,声音明显带着刚清醒的沙哑,“你想清楚了?”

        “当然,越快越好?!?br />
        莫郁华一向是实干型的人,半个月不到,便为苏韵锦安排了一次正式的见面,虽然事情仓促,可对方的条件却相当优越。

        吴江,莫郁华科室的主治医师,三十出头,五官端正,业务精湛,为人风趣随和。即使是原本没有抱多大期望的苏韵锦,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次运气不错。

        吴医生有过一次婚姻,不过妻子于去年死于一场意外,尽避如此,以他的条件也不愁找不到相匹配的女人。苏韵锦和他年纪相当,相貌气质上佳,事业上也算可以和他匹配,最重要的是在吴医生眼里她性格沉静娴雅,虽然偶尔低头敛眉时,眼里藏着过去,可到了这个年纪,谁又是一张白纸?吴医生学医多年,对这种事情看得很淡,他要的不过是一个相濡以沫的伴侣,这点儿跟苏韵锦所想不谋而合。

        两人见面后,也单独出去吃过几次饭,彼此感觉都很好。人在年轻的时候追求激情狂爱,最后发现,男女之间也不过如此,无非寂寞的时候想要有个人陪,累的时候有人给你端杯水。就像苏韵锦和吴医生,说不上多爱对方,可如果淡淡地相处下去,谁又能说那不是感情?和吴江关系缓慢向前发展的那一段时间,程铮并没有任何反应,只不过经?;嵩谝估锼怠岸亲佣觥?,跑到苏韵锦家里找东西吃。苏韵锦只盼他吃了就走,每次都是一碗方便面打发他,他也不计较,依旧吃了就走。

        12月24日,西方传统的圣诞平安夜。这些年来,中国过洋节的气氛也越来越浓郁,其实不需要深究圣诞节背后的宗教意义,现代人需要节日,需要有这样的日子让他们理直气壮地相聚、开怀、欢庆,恋爱中的人尤其需要。

        这一天恰是苏韵锦和吴医生相识两个月的纪念日,两人约在一起共进晚餐,各自聊起工作、生活上的趣事,许多观点不谋而合,相谈甚欢。

        饭后,他们又一起到影院看了场电影,圣诞是影家们必争的档期,满城的电影院里都是“黄金甲”,两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伤城》。影片很流畅,爱情、悬疑、凶杀交织在一起,九十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一起走出剧院,这一晚也不算虚度。

        吴江笑道:“很少见你看得那么认真?!?br />
        苏韵锦说:“我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br />
        “料不到梁朝伟会死?”

        “不是,我料不到他会那么爱对方?!?br />
        影片的最后,徐静蕾的眼神让苏韵锦莫名地战栗,“你没爱过我……”片里那个叫金淑珍的她最后看着丈夫说,不是责问,而是心如死灰地陈述。

        梁朝伟饰演的丈夫回报她的是射向自己眉心的一颗子弹。

        苏韵锦在风中微微一抖。

        “谁心里没有一座伤城?!蔽饨厮担骸霸辖?,你很冷?”他解下自己的薄呢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她今天没有开车,吴江送她回家,影院到她家的一段路途中,可以看见这城市的夜晚到处是一派张灯结彩的狂欢气象。

        他将车开到她家楼下,下车送她。苏韵锦脱下他的外套,递回到他手里,今晚她穿得不少,可她还是觉得冷。因为她很少像现在这样,觉得需要有个人依靠。

        “再见,今晚我很开心?!彼ψ鸥辣?,转身向楼里走,每一步,她都觉得心里的虚空在蚕食她。留住我,别让我一个人。

        “韵锦……”他叫住她。

        她转身,有一种要流泪的冲动。他远远地站在原地,说:“你笑起来很像一个人?!?br />
        像谁?像他死去的妻子?过去的事苏韵锦不想多问。

        “夜凉了,你上去吧,小心着凉?!蔽饨呓?,低头将唇落在苏韵锦的额头上。他的唇有一种柔软的冰凉,和程铮的截然不同。他爱那个笑起来和她很像的女人吗?即使爱,他还不是和她一样仍在寻觅着适合结婚的另一半?

        “你要不要上去喝杯茶?”苏韵锦飞快地说道,害怕犹豫之下,自己就再没有这份勇气。吴江闻言有短暂地吃惊。苏韵锦耳根红透,这是她头一回把异性邀请到家里,如果他拒绝,那就再也没脸见他了。

        对方没有马上回答。大家都是成年人,不用说也知道沉默所代表的意思。苏韵锦的脸更红了,心里却凉了半截,整个人像是被冷水当头浇醒。她是寂寞得发疯了还是被程铮逼得丧失了理智?竟然主动到这个地步。吴江很符合她现在的期望,这一点的确没错。但如果对方觉得时机未到,说不定还会认为她是个轻浮的女人。她后悔到了极点。不等他开口拒绝便抢先说道:“我先回去了,再见?!?br />
        以这种方式告别,那以后也不必再见了。

        吴江在她逃离之前拦住了她,急速地说道:“韵锦,我像个不详的人,身边的每个女人都没有好的结局。所以我有些害怕,因为你太好,更拿不定主意,我不知道这一次会怎么样……”

        “没事的,我明白?!彼赵辖醯纳舨?。她告别吴江的怀抱,继续往前走,转身的瞬间,耳边传来了烟花的轰鸣,不远处的天空璀璨如梦。多少年前,她和另一个人相拥在阳台上,看不见烟火,只见远处的高楼处的光亮,那时候他直说可惜,现在满天缤纷就在眼前,可当初的幸福却看不见了。

        回到家,程铮已经等在门口。

        “啧啧,你的圣诞夜还挺浪漫的,没少费心思打扮吧?!?br />
        “你干吗老阴魂不散?!?br />
        “我好像都习惯这个时候吃你煮的方便面了?!背田PΦ?。

        苏韵锦没有急于开门,背靠在门上,她不能再让他随心所欲地扰乱她的生活?!拔壹依锩挥蟹奖忝?,全被你吃完了?!?br />
        “我不信?!?br />
        “信不信由你。我想休息了,你再不走我就让你女朋友下来看看你的样子,她不管你,我就叫保安?!彼赵辖醪涣粢凰坑嗟?。

        程铮和她僵了一阵,悻悻地说道:“你拿我撒什么气?!?br />
        送走了瘟神,苏韵锦呆呆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很久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她想她一定是头脑短路了,刚打算洗洗睡了,假装什么都没发生,敲门声再度传来。

        就算他今晚把门敲破,所有的邻居都去投诉她也不管了,苏韵锦隔着门大喊道:“我说了我们家没有方便面!”

        门外安静了几秒,又开始“笃笃”作响。苏韵锦忽然觉得不对劲,这可不是程铮叫门的方式。她心念一动,急忙去开门。果然,门口站着的是吴江。

        “保安说你住六楼……我说我是你男朋友,给了他一包烟,他相信了?!彼⑿ψ诺牧成嫌械木揭?,“你家还有茶吗?”

        苏韵锦像个傻瓜一样把他请进来,满屋子去找茶叶,尴尬地想起上周喝完最后一包红茶,还来不及去补货。

        “要不咖啡怎么样?”她赧然问道。

        吴江笑了?!拔腋詹旁诿磐馓闼捣奖忝??那也不错。不怕你笑话,我对西餐不怎么感冒,总觉得填不饱肚子?!?br />
        疯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爱上了苏韵锦家的方便面。

        吴江的忽然折返让苏韵锦措手不及,过了那个情景,她反而不知道怎么招呼吴江,听他这么一说,又笨拙地去橱柜里翻找,竟然在角落里找出了一包,忙去煮了,捧到他面前?!耙郧坝懈鋈硕晕宜?,吃多了方便面死后会变成木乃伊,不过这样也算永垂不朽了?!?br />
        吴江拿起筷子说道。

        苏韵锦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应该要笑的。

        大概吴江也发现自己的话有点冷场,清咳了两声。

        苏韵锦坐到他对面,看着他吃面的样子,慢慢地放松下来,“说这话的是你很亲密的人吗?”

        “是吧?!蔽饨阃?。

        “你今晚说,每个你身边的女人都没有好的结局,那‘她’呢?”

        吴江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好朋友。她本应该比现在幸福,不过至少还活着。苏韵锦,莫郁华有没有告诉过你,我第一个女朋友是自杀离世的,我的妻子死在火车上,因为一个很意外的意外,她当时已经怀孕了,但是那晚我在做一台手术,甚至不知道她要去哪里。老实说我还算是个不错的医生,但却是个很失败的男人?!?br />
        “这些都是意外,你何必归咎于自己?!?br />
        “不是,如果我那时换一种方式对待,也许她们都还好好地活着?!蔽饨嫔鋈?。苏韵锦也不知该说什么。该死的门又被敲响了,力度和频率都在告诉她,这次是货真价实的程铮。

        “混蛋!”苏韵锦暗自抓狂。

        “你……不用去开门?”吴江小心问道。

        “是个疯子,不用理他?!彼赵辖醴衬盏厮?。

        吴江低头吃了两口,门外的敲门声伴随一个年轻男人不耐烦的声音:“韵锦,圣诞老人把你变聋了?”

        “要不我去看看?!蔽饨酝颊酒鹄?。

        “别……你别管!”苏韵锦也知道当程铮敲门的时候开始,基本宣告这个晚上报废了。她慢腾腾走到门边,把门打开,有些倦怠地说:“你去看看医生好不好?心理医生,不,精神科医生?!?br />
        程铮举起手里不知道从哪弄来的一包方便面,“喏,你帮我煮?!?br />
        苏韵锦还来不及拒绝,他像猎犬一样抽了抽鼻子,门背后的空间充满了他熟悉的方便面味道。

        “还说没有方便面,原来你自己偷偷吃了?!彼乓凰磕找馔泼哦?,一眼就看到了餐桌前吃面的吴江。

        程?;赝防淅涞乜醋潘赵辖?,有一瞬间她竟然觉得心虚,这简直太可笑了。他几步走上前去,指着吴江碗里的面说道:“韵锦,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买的方便面,你拿来……”“谁让你买来放在我家?”苏韵锦赶紧抢白,否则不知道他接下去的话会有多难听,她是习惯了,可吴江第一次登门拜访……这是造了几辈子的孽。

    上一页 《原来》 分分彩代理开户
    分分彩代理开户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