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分分彩代理开户->《原来》->正文

    第十三章 用拥抱代替语言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程铮在医院待了七天,苏韵锦心中的两个自己就斗争厮杀了七天。一个声音在问:当意识到他可能有危险的时候,你为什么害怕?那种欲哭无泪的恐惧和绝望是出于对一个仅有好感的人的关怀吗?送他去医院的途中,为什么你的手在抖?和失去他的可怕相比,两个人之间的差距以及那些得失计较是否真有那么重要?

        另一个苏韵锦却再提醒着:你在为你的软弱和感情用事找借口。你明知道事情没那么糟糕,没有人会死。他和那个非典病人并无直接的身体接触,这极有可能只是一场小的伤风感冒。凭借他的家庭背景和章家的这层关系,他完全可以得到最好的照料,而你什么都做不了。如果你放任自己,走出这一步,就再也收不回脚了。

        两个声音都义正词严,据理力争,苏韵锦疲惫不堪,好像自己也大病了一场。程铮在医院每天都给她打电话,诉说自己被“囚禁”的委屈和无聊??墒翘赵辖踉诘缁袄锏姆从κ贾帐堑?,再回想入院前她明明对他那么在意,怎么也摸不透自己到底在哪儿出了差池。

        程铮入院的第二天,苏韵锦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原来前一段时间,叔叔害怕受到非典的波及,觉得在小县城里也不安全,便带着一家三口回到附近农村的老家,那里交通闭塞,绝少有外来人口,是个避难的好地方,再加上苏韵锦的新妹妹也出现了感冒症状,妈妈为了照顾她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也没能及时和苏韵锦联系上。

        “你不会怪妈妈没有给你打电话吧?”妈妈有些担忧地说。

        “怎么会呢,你们没事就好?!?br />
        苏韵锦是真心的,她不怪妈妈,在那种情况之下,妈妈也是没有办法。但是她仍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去想,假如爸爸还在,妈妈还只是她的妈妈,他们是否还会暂时忘记了她?程铮出院那天,苏韵锦还是去了医院,但是她没有进到病房区,只是在医院门口的假山前等候。和她意料中一样,来接程铮出院的不只她一人,早已有人替他办好各项手续,陪伴他走出住院部大门的几个人里,不乏她眼熟的对象。

        比如那个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美丽妇人,苏韵锦在高三的家长会上就见过一次,所以知道那是程铮的母亲章晋茵,她边走边与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低声交谈。那中年人轮廓与章晋茵隐约相似,只不过显得沉稳许多,如果没猜错,他就是衡凯的现任负责人,程铮的亲舅舅章晋萌。就连挽着程铮手臂的那个明艳照人的年轻女孩也与苏韵锦有过一面之缘——她不会忘记,在沈居安第一次牵她的手时,那女孩一直在不远处看着他们。苏韵锦有些恍惚,她一直回避与程铮的关系,却不知什么时候起,两人的生活有了那么多的交集。

        他们一家人站在医院门口不知道说些什么,隔了那么远都可以听到那女孩轻快的笑声,谁都没有留意到角落里的苏韵锦。苏韵锦也有些迟疑,不知道该走上前去还是悄然离开。正踌躇间,有辆车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停在他们身边,一个意想不到的人推开车门走了出来,笑着和程铮他们招呼了几句。

        沈居安?这还是毕业之后苏韵锦第一次见到他。他没有太多改变,虽然衣着形象上显然比学生时代更成熟稳重了不少,但举手投足之间依然有种说不出的从容妥帖,这使他看上去愈发风度翩然。

        想不到竟是沈居安先看到站在一边的苏韵锦,他并没有显出多少惊讶的表情,仿佛这样的重逢完全在他意料之中。他先是遥遥地朝苏韵锦挥手微笑,然后又转过身去和程铮说了句话。

        这下那边几个人都看向了苏韵锦所在的方位,程铮几乎是立即甩掉了那个年轻女孩挽着他的手,几步跑到苏韵锦身边,一脸惊喜。苏韵锦抿嘴笑了笑,他的精神好得不得了,完全不像一个刚出院的“病人”。

        “现在医院是最不安全的地方,你还来干吗?”他故意板着脸说。

        苏韵锦含笑道:“那倒是,你不说我差点忘了,恭喜你出院。我先回学校了?!彼低曜魇埔肟?,程铮哪里会肯,当机横跨一步挡住她的去路,“来了就不许走?!?br />
        两人说话间,其余几人也走了过来,几道目光同时聚焦在苏韵锦身上。那个漂亮女孩直接靠近程铮,再一次亲热地挽起他的手,微微侧着头,带着点俏皮地看着程铮和苏韵锦。

        程铮触电一样甩开她,气愤道:“章粤你找死是不是?”

        果然她就是沈居安说的那个人。

        章粤皱眉:“哟,小铮铮,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说罢又缠了上去,这一次故意挽得很紧,程铮不好意思用力,一时也摆脱不了,无奈地说道:“你看肥皂剧都中毒了,演得太假了?!?br />
        话虽那么说,他还是紧张地看了苏韵锦一眼,见她似笑非笑地盯着他,心里顿时没了底,便说道:“你不会连这个都信吧,这只丢人的八爪鱼是我表姐章粤?!?br />
        苏韵锦不语,只是看了看章粤,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子,竟然需要用财富来留住所爱的人,实在让人费解。

        程铮有些急了,就连章粤也看出情况有些不对,吐了吐舌头,悄悄松开了手。不知是不是苏韵锦的错觉,她感到其余几人,包括沈居安在内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

        “苏韵锦,你生气了?她真的是我表姐,我不会骗你的,不信你问她……章粤,你给我过来……”程铮想起了几天来她电话里的冷淡,不由得惴惴不安,唯恐自己和她之间好不容易才得来的转机又成了泡影。他说着,又扯了章粤一把,“被你害死了,快给我说清楚?!闭略痢翱┛钡匦?,躲在沈居安身后,“你们看他那个傻样儿?!?br />
        苏韵锦看着努力辩白的程铮,忽然释然地笑了,在程?;姑挥懈闱宄飧鲂θ莸暮逡郧?,探身上前以一个拥抱的姿势结束了他所有的语言。

        程铮两手垂下,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他全身僵硬得作不出任何反应,是她的体温和心跳证明了这一切的真实性,他慢慢将手停在半空,很快就像用尽所有力气一样回应她的拥抱……

        “啧啧,姑妈,爸,你们都看见了吧,这是我们家小霸王吗?这两人好像把我们当布景似地,现在的年轻人呀……以后别老说我伤风败俗?!闭略两蚪蛴形兜乜醋?,还试图变换角度以观察得更为仔细。

        他搂得太紧,苏韵锦有些喘不过气来,她推了推他,艰难地挣脱了他的怀抱,再忘情也无法忽略了周围那几道毫不掩饰的目光,其中还有他们家的长辈!程铮松开了怀抱,却又眼巴巴地拉着她的手。苏韵锦有些窘迫地低下头。

        章晋茵毫不掩饰自己对苏韵锦的打量,如果说之前还有些犹豫,那也在看到儿子发自内心的快乐之后消失于无形。一年两年的惦记,是她儿子傻,但到如今也断不了,那只能说这是他们的缘分。她内心深处依然认为儿子爱上这样的女孩太过于被动,却只能尊重他的选择。

        苏韵锦不是不知道自己普通至极的打扮在他们一家人看来是那样的寒碜,但强烈的自尊心让她强迫自己抬起头来正视对方的目光。她等待着他家人的评判,没想到他妈妈看了一会儿,忽然笑着说道:“我们第二次见面了,我能叫你韵锦吧……看了半天,也没觉得你像我们家傻儿子说的那样——是个特冷血的人呀?!?br />
        “我什么时候说过那样的话?!背田G苛也宦卮蚨?。

        “你高三那年暑假,大二那年‘五一’之后,准备上大三的时候,还有两个月前都说过,在你妈面前还想耍赖?”

        “奇了怪了,别人问你几岁,你总说不记得,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倒记得很清楚?!背田1唤掖┖笥行┠招叱膳?。

        章晋茵挑眉,“我儿子的感情生活怎么会是无关紧要的事?”

        苏韵锦心想,乍一看觉得程铮和他妈妈长得并不很像,现在看来,没有什么能让人置疑他们是不是亲母子,因为两人说话的语气神态如出一辙。

        章粤唯恐天下不乱地笑了起来,还不忘转向身边的中年男子,添油加醋地说:“爸,这个就是被程铮在照片里抠掉头的可怜女孩,真惨啊,我看着都害怕……”

        “舅舅,你带他们走吧,别留在这丢脸了?!背田O蛞恢背聊诺闹心昴凶忧笾?。章晋萌,这个苏韵锦以往只是在财经杂志上见过照片的男人爱莫能助地拍了拍外甥的肩膀,说:“说句实话,阿铮,刚才那句话你确实说过,连我都记得,至于什么‘抠掉头的照片’,我没看过,不好评价?!?br />
        苏韵锦脸上慢慢泛起了笑容,多少卸下了一些戒备??吹贸隼?,程铮是在一个被众人关爱、幸??砣莸募彝コご蟮男『?,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家庭环境,才让他性格里多了一份不管不顾的孩子气。

        “韵锦,好久不见了?!币恢焙醋耪庖荒坏纳蚓影舱獠哦运赵辖醮蛄松泻?。

        程铮仿佛想起了什么,悄悄凑到苏韵锦耳边说道:“他现在是我表姐的男朋友?!?br />
        沈居安终于臣服于章粤的石榴裙下,苏韵锦想知道的是,他究竟是臣服于感情,还是抵挡不了“章粤”这个名字所代表的诱惑。尊严,爱情和梦想究竟哪个更重要,想必他已有了定论。

        “程铮,你叽叽咕咕说什么?我都还没开口呢?!闭略燎F鹕蚓影驳氖?,对苏韵锦笑道:“关系有些混乱吧,所以我就说,人生就是要这样才精彩嘛?!鄙蚓影部醋耪略?,眼里是情人间特有的亲昵。

        果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就连角色的变化也那么莫测。曾经她和沈居安牵手走过校园小道时,何尝会想过这一幕,他们分别站在不同的人身边笑语晏晏。然而奇怪的是,苏韵锦并不讨厌这个叫章粤的大小姐,甚至觉得她举止一点也不矫揉造作,性格活泼却又亲切。

        “是啊,居安,好久不见?!彼赵辖跛档?。

        章晋茵对苏韵锦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正式打了招呼,“我那没出息的傻儿子不知道念叨了你多少回,我这个做妈的耳朵都起了几层茧子,他从小无法无天惯了,你多担待些。这下好了,我们都不用再受这份精神折磨了?!?br />
        苏韵锦忙回以笑容。

        章晋茵看向儿子,“你没事了,我也要回去了??茨?,手好像长别人身上一样……知道你不耐烦,说吧,你现在是回你舅家还是去那套小鲍寓?”

        程铮当即表示要回公寓,章晋茵也不勉强,遂让司机送他们回去,自己则和弟弟、侄女一块儿上了沈居安的车。

        章粤临走前不怀好意地交代程铮,“回去后悠着点啊,有什么不懂的记得问你表姐?!奔田P榛瘟艘幌氯繁硎揪?,章粤笑嘻嘻地钻进了车子里。

        回到公寓之后,程?;故墙艚舻仞ぷ潘赵辖?,好像一松手她就飞了,“这次不许再说是场误会,即使是误会,我也不会让你走了?!彼哪昵澳歉姹鸬囊晃橇舾囊粗两窕乖?,狂喜过后一场空的失落他不想再尝试,恨不得自己身体的一部分和她长在一块儿,她便再也不能离开。

        苏韵锦好奇地问:“他们说什么照片?你抠掉了什么?”

        “别听他们胡说?!背田:浯堑厮?,他才不会告诉她那张相片至今还在自己钱包里。

        苏韵锦看他的样子已猜到几分,既好笑,也为之动容,叹了一声,“程铮,我究竟好在哪里,真的值得你这样?”

        程铮撇了撇嘴,说道:“你倒挺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好。长得一般般,性格尤其别扭,犟起来的样子简直欠揍,实在没什么好的……可是,我偏偏……”

        “偏偏什么?”

        “我见你可怜,所以才收了你?!彼廊凰姥甲幼煊?。

        “哦……”苏韵锦恍然大悟一般。

        程铮把她的手贴在自己脸颊,喃喃说:“但你不许可怜我,我不要你的同情……”

        说出这句话之后他又后悔了,“不对,要是只有同情才能让你留在我身边,那你就同情我好了?!?br />
        苏韵锦还能说什么,除了紧紧和他依偎在一起,恋人之间往往肢体语言比交谈更能抚慰对方的心??墒枪艘换岫?,她又忍不住推开他,发愁地说:“程铮,我要和你商量一件事?!?br />
        “什么?”程铮气息不稳。

        “嗯……你下次……嗯,下次……过来的时候能不能慢一点……总是磕得我很疼……”

        “你是说这样吗?”程铮示范。

        良久,苏韵锦气短又无奈地说道:“……好吧,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过?!?br />
        她靠在他的怀里,第一次不用催促自己抽离。那就在一起吧,抛开所有的顾虑,即使这样的决定是错,即使今后相互折磨,明天的事留给明天去后悔。苏韵锦想,一路闪躲,想不到还是会有今天。正如张爱玲笔下,用整个香港的沦陷来成全的白流苏和范柳原,莫非眼前举国上下谈病色变的混乱,也只为了成全捉了好几年迷藏的苏韵锦和程铮?别笑她自欺,在哪对恋人心中,自己的感情都足以倾城。也别问她何以在抗拒了那么多年以后,所有的防备却瓦解于瞬间,她只是决定对自己诚实一次。

        又是耳鬓厮磨了许久,苏韵锦恍惚间觉察到时间已经不早,拉好自己的衣服,看了看程铮的手表,不过是晚上八点钟,过了一会儿,她还是觉得不对劲,硬是从程铮身上掏出他的手机,一看时间,不由大怒。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二十二点零五分。

        苏韵锦又惊又气地从他身边站起来,把手机扔回他的身上。

        “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他接过手机,煞有其事地看了一下,说道:“呀,怎么那么晚了。不关我事,手表的时间慢了我也不知道呀?!?br />
        “是吗?”苏韵锦拼命压制怒气,可还是想撕掉他那张故作无辜的脸,“你真是不知轻重,现在门禁还没取消,我十点钟后回学校,要是被抓住了,是要被重罚的?!?br />
        “那就干脆明早上再回去好了?!彼白魍锵У厮?,却掩饰不了眼神里得逞的兴奋。

        苏韵锦用手警告地朝他虚指了一下,懒地跟他浪费时间争辩下去,转身就朝门口走去。他这次倒没有阻挠,只是在她打开门后才不高兴地说道:“你宁可这个时候回去被罚,也不肯在我这里待一晚上吗?你这么防着我,未免也把我想得太不堪了,我是禽兽吗?”

        苏韵锦迟疑了,他继续说道:“床给你,我睡沙发。这么晚了路上也不安全,信不信我随便你?!?br />
        苏韵锦在门口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重新把门关上了,闷闷地旋回客厅,拿起电话打回了宿舍。舍友在那边说:“韵锦你这么晚没回来,我们都担心你出了什么事呢。系里刚才有人来查房了,我们把你的蚊帐给放了下来,枕头塞进被子里,好歹蒙混过关了?!彼赵辖醪唤闪丝谄?,再三说了谢谢,只告诉她们自己今晚有事借宿在亲戚家里,明早就会赶回去。

        胡乱洗漱一轮后,苏韵锦走进了屋子里唯一的一个房间,当着他的面把他关在房门外。刚躺下,就听见他用力的敲门声。

        “干吗?”她重新披上外套开门。程??吭诿趴蛏戏叻呷坏溃骸澳阏娑穸?,就这么睡了,被子枕头也不肯给我?!?br />
        苏韵锦想想,确实也有道理,于是返回房间,打开衣橱翻了半天。没想到由于这房子住人的时间也不是很多,所以竟没有多余的被子,只有床上现有的一床和一条毛毯,枕头倒是有一对。她毫不犹豫地拿起一个枕头和那条毛毯塞到程?;忱?,然后就要关门?!拔?!”程铮不甘心地叫了一声,苏韵锦毫无商量余地地说:“你是男人,自然只能要毛毯,被子我得留着?!?br />
        “是,我只是想说,我们还没互道晚安呢?!?br />
        “晚安?!彼煽斓厮?,见他要笑不笑地盯着她,心里有点明白了,微微红着脸,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左侧脸颊。程铮哪里听她的,飞快地探身在她唇上啄了一口,“晚安?!闭饧一?!苏韵锦返回床上,心里却有小小的喜悦,睡意也很快地袭来。朦胧间,再次听到了追魂一样的敲门声,本想不理会,可他很有耐心地一敲再敲。

        “你烦不烦,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彼昧Φ匾话牙棵?,程铮顺势倒了进来,脸上怏怏的,“真的很冷,不骗你,而且沙发我睡也太短了,脚都伸不直?!?br />
        苏韵锦看了看他提着的薄毛毯,春天的晚上还是带着微微的寒意,考虑到他是刚出院的病人,而且不久前还感冒发烧了,她言简意赅地说道:“换你睡床,我睡沙发?!彼拦种械奶鹤?,走出了房间。

        程铮拖住她,“让你一个女的睡沙发,说出去我都不用活了?!?br />
        苏韵锦转过头,“程铮,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想干吗?”

        “我什么都不想?!彼宦厮?,“用不用这么死板呀,你住在我这里,睡床还是睡沙发有谁知道,只要我们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了。床各人一半,你求我都不会动你,在医院折腾了这么久,我都累死了?!彼低瓯阕怨俗缘靥洗?,按熄了床灯,闭眼不看她。良久,等到他心里都没了底气,才感到身边的床垫微微陷了下去,他没有看她,但也知道她和他躺在一张床上,只不过身子尽量远离他。

        苏韵锦和衣睡在床上,背对着他,听着黑暗里传来他的呼吸声,怎么也睡不着,又不敢动弹,正犹豫着要不要换到沙发上去,忽然感觉到有双不老实的手趁她不注意,悄悄从衣服的下摆爬上她光裸的背。她像被烫到似的立即弹开,用力抽出他的手,厉声道:“干什么?我就知道不该相信你?!?br />
        他的声音在黑暗中听起来可怜兮兮的,“韵锦,我睡不着,老想着这不会又是做梦吧?你真的就躺在我身边了?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那个晚上就梦见了……”他不用说下去,苏韵锦也知道那个梦里肯定没有什么健康的内容,幸好他看不到她脸上的烧红。她啐了一口,没有言语。

        “就让我看看你吧,我不开灯,在黑暗里看看就好,我……我……”他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贴着她的耳朵轻轻说出了下半句话。苏韵锦一愣,明白过来后羞得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墒撬暇故俏淳耸?,哪里知道这句“我不会‘进去’”和“我爱你”一样,被并称为男人经典的两大谎言。

        “行不行,行不行……”他反复摇晃着她的肩膀,像个要糖吃的孩子。她只觉得不知所措,明知道他是不可信的,想拒绝他,却又抑制不住心里的意乱情迷。他说他从来没有看见过女孩子的身体,她又何尝不是一样好奇。

        程铮见她沉默,怎么会放过机会,三下五除二先把自己剥干净了,“我先让你看,这样够公平了吧?”

        苏韵锦只扫了一眼,就赶紧闭上眼睛。幼儿园以后她就没看过成年异性赤裸的身体,何况是这么大的尺度。

        “你不看?我忘了,上次能看的都让你看过了?!彼闷鹚氖殖约荷砩厦?,苏韵锦的指尖触碰到光洁而滚烫的肌肤,年轻蓬勃的肌理,像是包裹着钢铁的丝绒,他带着她往下,往下……她的手猛地一缩,被他紧紧按在那处。

        “轮到你了?!背田7硌棺∷?,胡乱地吻着,一只手摸索着解她衣服上的扣子。苏韵锦脸红得要滴出血来,软软地任他摆布,他的手在她背后的扣子上折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窍门,推上去仍觉得碍事,急火攻心之下只得求助于她。

        “这个是怎么回事,你帮帮我?!?br />
        苏韵锦做不出主动宽衣解带的姿态,面红如血地把头歪到一边,他双手并用地解除障碍。许多年前他从背后透过她的衣衫看那两根细细的带子只觉得心动且美好,现在却觉得它无比碍事。过了一会儿,苏韵锦好像听到可疑的崩裂声,身上一凉,但很快又烫了起来。等到他撑起身体借着窗帘外透进来的微光,用眼睛蚕食她,她才发觉两人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遮掩阻碍,本能地想护住自己,被他强硬地打开。

        “你别这样看……”

        在若有若无的光线里,她的身躯好像镀了一层柔光。无数次在梦里出现过的景象首次真实出现在面前,程铮有些震惊,“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br />
        苏韵锦屈起腿,翻身去找自己的衣服,羞恨交加地说:“那你继续想象吧?!?br />
        “不是,我不知道活的……不对,真的……比我想象中更,更……”他说不下去了,喉咙里发出一声含糊的声响,滚烫的肌肤就贴在了苏韵锦身上。

        他的手,他的嘴唇都重重落下来,苏韵锦觉得自己像在海浪的顶峰,被推着、涌着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去。他的动作并不温柔,甚至有些毛躁,但这都比不过那一下如被生生凿穿的疼痛,她惊叫一声,骤然睁开紧闭的眼。

        “程铮,你骗我!”泪水滚滚而下,说不清是因为疼痛还是别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彼袜?,慌不迭地用手去拭她的泪。

        “你出来,我疼死了?!彼拮诺?。

        程铮边吻着她边吃力地说:“我也疼,忍忍好不好……”

        程铮其实也一样,何尝经历过这些,只不过靠着本能去做想做的事,她的紧窒和他的紧张都让他手忙脚乱,看到她的疼痛和眼泪,他更加不知所措,汗水和她的泪水融成一片,这比梦中一蹴而就的畅快要辛苦得多,可血气方刚的欲望在煎熬着他,最后他咬牙一发狠,彻底挺身进去,苏韵锦疼得喊不出来,只得用力掐住他。他的动作青涩得完全没有技巧,少年的蛮力更是不知轻重,每一下的动作都是重重撞击着她,折磨着她。苏韵锦先前只感到疼痛不堪,渐渐地,竟在他的粗鲁中感到了一种被拥有的满足,好像在提醒着她,也许,从此以后她不再是孤单一个人。

        过分的敏感和冲动让他们的第一次草草收场,苏韵锦任由他像个孩子一样趴伏在自己胸前,想狠狠骂他,却无声地用手环住他光滑结实的背。

        他在她身上半睡半醒地伏了一阵,又再卷土重来,一整个晚上,一对少年男女探索着、分享着那陌生隐蔽的激情,汗水湿了又干,最后在苏韵锦沉沉睡去之前,只听见他反复呢喃着她的名字,“韵锦,你是我的,我的!”

        不知道别人的爱情是什么样的,会不会也像他们一样,如坐云霄飞车,时而飙到云端,片刻又坠落谷底。

        莫郁华说:“好歹都是你自己选择的‘天崩地裂’?!?br />
        程铮出院后,在苏韵锦这边待了两天,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回了学校。他离开后,苏韵锦过了一天才意识到,在这两天里,除了腻在一起,两人好像没做别的事,竟然都没有想过要做避孕措施。她事后才害怕了起来,一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打死也不好意思到药店去买药,万般无奈,找到了莫郁华,吞吞吐吐地对她说了事情的始末。莫郁华二话没说,抓起她就往药店跑。

        药是吃了,但毕竟没有赶在最及时的时候,就连莫郁华也不敢说绝对的没有了危险。苏韵锦在担心害怕中度过了一个星期,直到经期终于如期而至,心中悬着的一颗大石头才落了地,暗自庆幸电视里春风一度、珠胎暗结的苦命情节没有在自己身上发生??梢蚕露司鲂?,今后决不再这么草率。

        从程铮返回北京的当天起,全宿舍无人不知苏韵锦有男朋友,因为他的电话之勤,套用舍友小雯的话说,就是接电话都接到手残废。以往在宿舍电话最少的苏韵锦经常在床上抱着话机聊到夜深??妓赵辖趸褂行┏磷碓谌攘档南苍弥?,时间稍长,程铮的霸道让她不禁暗暗叫苦,偶尔打电话几次找不到人,或者一言不合,就会发一顿脾气。好在他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往往见苏韵锦懒得理他,如同熊熊烈火烧到一团湿透了的棉花,也就自然而然地熄灭了。所以,每次到最后主动结束冷战那个人都是他。

        两人分隔两地,一南一北,距离甚远,只要一有闲暇时间程铮就会往苏韵锦这边跑。苏韵锦心疼花费在机票上的钱,他却始终满不在乎,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两个人在一起更重要的事情。大四上学期快要结束前,他以方便苏韵锦找工作为由硬塞给她一部手机,苏韵锦拒不接受,既是因为贵重,私心里也害怕有了手机之后他无时无刻不询问自己的下落,那连半点清净的空间都没有了。结果那家伙二话没说,打开二十三楼的窗户就要把手机往外扔,苏韵锦心里喊了声“祖宗”赶紧去拦,除了收下别无他法。如她所料,自从他随时随地都能和她保持联系之后,苏韵锦每听到他给她设置的专属铃声响起,都是一阵头痛,怎么也想不通,旁人看来那么冷傲矜持的一个人,为什么一旦爱了,会变得这样的黏人?

        临近毕业了,两人今后何去何从成了个大问题,苏韵锦家里没有任何的依仗,凡事只能靠自己,但家里含辛茹苦把她养到如今,她势必要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承担起做女儿应尽的责任。身边同学也都开始为求职而奔波,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沈居安一般优秀和“幸运”,据说这一两年,她们这个专业的工作并不好找。

        程铮当然也不必为这个问题烦恼,顶着名校的头衔,选择的余地便大了不止一点点,更何况他的专业正当热门,在校表现出众,又有家里的人脉,要找个好工作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在就业意向方面他似乎受父亲影响更多些,一心学以致用地往技术岗位跑,反倒对母亲这一边的事业全无兴趣。他父母甚为开明,并不勉强他,由得他去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只希望他在选择工作地点时能回到父母身旁,毕竟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而且,他父亲担任本省建筑设计院院长兼党委主记一职,为他安排一个理想的岗位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程铮却表示自己不打算回到家乡,他对苏韵锦也是这么说,回去有什么意思,家有两老虽不用操心,但免不了听他们唠叨,远不如留在外面自在,况且大城市更有施展拳脚的空间。苏韵锦听他口气,已决定要留在北京了,不但如此,他就连她的去向也早安排好了。

        “韵锦,一毕业你就过来,我们总算可以天天在一块儿了?!?br />
        苏韵锦迟疑,“可是我从来没有去过北京,对那边的情况一点都不熟悉,也不认识人……”

        “你认识我不就行了!”程铮不以为然。

        “但是北京有的是名校毕业生,我担心到时工作不一定好找?!彼栽谒底抛约旱墓寺?。

        程铮只是说:“你傻呀,找不到工作就慢慢来呗,大不了让我爸或者我妈托人帮你问问?!?br />
        “可是……”

        “可是什么,你当然是要和我一起的呀?!?br />
        他说得理所当然,苏韵锦却始终打消不了顾虑、她不愿意回家乡,相比去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她更愿意留在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南方都市。在这里,她感觉不到自己是个外地人,很自然地融入到这个城市的脉搏中。她也对程铮表达过这个意思,可程铮说他来这里和留在老家没什么区别,这是舅舅的地盘,老妈也常往这儿跑。再说,他已经在北京联系到很理想的工作,只等着她毕业后和他会合。

        苏韵锦并非不想念程铮,可对未来的顾虑压倒了冲动,她无法想象自己毕业之后只身上和他团圆的情景,一切都是未知数,一切都是陌生的,她能依靠的只有他,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假如他们两人出现问题,她无处可去。之后,她在电话里也试探着说起想要在这边先找找看的意愿,可程铮只要一听到这个话头就不高兴,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在他心里,她随他北上已是一个板上钉钉的事实。

        过了一段时间,系里陆陆续续传来有同学找到签约单位的消息,程铮也催促着苏韵锦尽快把简历发过去给他,苏韵锦说学校的推荐表还没下来,耽搁了好一段时间,等到一切手续齐备,她拿在手里,才确信这其实都是自己在找拖延的理由,从内心深处她抗拒着北上投奔程铮这件事,她爱他,但依然豁不出去完全地跟随他,为此她也感到自责,原来她比想象中更自私。

        寒假前,苏韵锦还是参加了当地的大学生双选会。她有生以来都没有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中出现过。人挤人的双选会现场,她头昏脑涨地被汹涌的人潮涌着往前走,完全看不到方向,稍好一些的单位更是拥挤得苍蝇都飞不进去,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谈得上什么理性的选择,到头来也不记得自己到底投出了几份简历,更不知道究竟有几成被录取的把握。终于走出双选会大门时,呼吸着顿时清新许多的空气,她深深吁了口气。

        让苏韵锦想不到的是,在她准备回家过春节之前,自己天女散花般洒出的求职简历,竟然有了一点回音。其中包括一家她心仪已久的著名的日化用品公司。她起初是报着试一试的心理参加了该公司的初次面试,没料到负责本次招聘的主管人员仿佛对她颇为赞许,此后的笔试、复试一路过关斩将。

        当该公司的就业协议摆在苏韵锦眼前时,有一瞬间,那白纸黑字之上仿佛浮现出程铮的笑脸,他说:“傻瓜,你当然要和我一起?!庇锲孕怕?。她的犹豫、她的迟疑仿佛都不值得一提。

        苏韵锦缓慢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系里负责就业的老师和班上的同学都为她感到幸运,在这个大学生越来越廉价的社会里,能顺利签到这样一个单位是值得高兴的。苏韵锦自然也庆幸,但她心里更多的是不安,简直不敢想象程铮知道了这件事后会作何反应。横竖是躲不过,所以当晚程铮打来电话说已经托人找到合适的房子时,苏韵锦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签约一事。

        “你说你签了什么?你再说一次?!贝映田5挠锏骼镆皇碧怀銮樾鞯钠鸱?。

        苏韵锦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无奈只得重复了一遍。

        他果然大怒,“苏韵锦,我发现你做事从来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你为什么不和我商量?”

        “因为我知道和你商量的结果。程铮,你先听我说……”

        他干脆挂断了电话。

        苏韵锦连忙拨回去,程铮不肯再接,连打了几次之后,他那边索性关了手机。

        苏韵锦了解他的脾气,现在正在气头上,无论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只能由着他去,或许过不了几天,等到他发完了脾气,就什么都好了??墒?,两天,三天……直到第五天,程铮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苏韵锦开始意识到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于是主动给他打了几次电话,谁知他统统不予理会。苏韵锦心里不是没有后悔的,她问自己,如果早知道他会有那么大的反应,她还会不会一意孤行地想要留在这座城市?沈居安说的那个选择,过去在她看来是不存在的,然而事到如今才知道两难的滋味。她承认这件事自己做得太草率……又或者,她其实很清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只不过故意忽略了这一点。她在赌自己其实没有那么在乎他。

        学校早已放了寒假,之所以还有那么多留校的学生,无非都是些跟她一样在等待就业消息的毕业生。苏韵锦不是个习惯死缠烂打的人,几次联系不上程铮后,心里虽然沮丧,可是也没一再徒劳地打下去。另一边,妈妈已经几次打来电话催她回家过年。尽避她并不想回到那个已经不属于她的家,可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留下,于是便在大年三十的前两天,收拾行李坐上了回家的火车。

    上一页 《原来》 分分彩代理开户
    分分彩代理开户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