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分分彩代理开户->《原来》->正文

    第十一章 假如我愿意改变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苏韵锦背包里那张写了地址的卡片派上用途,她冲出图书馆,径直出了校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程铮,把事情问个清楚。

        程铮昨天指给她看的大厦所在的位置她没有忘,一路找了过去,那里果然叫“衡凯国际”。上到C座23楼,对应上房号,苏韵锦几乎是用拳头砸过去一般敲门。

        应门的人来得很快,程铮一脸惊喜地出现在她面前,还没开口,就被上前一步的苏韵锦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

        她是真的动怒了,手上使出十分的力气,那耳光又重又准。程铮愕然捂着半边脸,喜悦被怒火取代,眼睛里像要冒出火来。

        “你敢打我?”他的手顿时高高扬起,苏韵锦心想,他还手就还手吧,大不了和他拼了,可事到临头,有一瞬间还是闭上了眼睛。

        她意料中的痛楚并没有出现,程铮气急败坏地收回了手,脸色铁青,“你这女人吃错了什么药?”

        不知道为什么,苏韵锦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在见到他之后决堤而出,趁着视线还没有被眼泪彻底模糊,抡起背包就朝他砸过去,伴随着毫无章法的拳打脚踢,哭着道:“混蛋,你这混蛋!你和他说了什么?”

        她的背包里装了本词典,沉甸甸的,砸到身上可不是好受的。程铮一边护着头和脸一边往屋里退,嘴里喊道:“别打了,你听到没有,还打……别以为我怕你,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啊,哎哟……”他避过了又一次打过来的背包,下巴却被苏韵锦的指甲划出一道血痕,来不及呼痛,她的手又招呼了过来。程铮哪里吃过这样的亏,又怕反抗会伤到了她,干脆将她行凶的手抓住举高,让她不能动弹。

        “我受够你了,家里有钱就了不起吗?”苏韵锦的手挣脱不得,有气无处宣泄,屈膝就朝他顶去,程?!班蕖绷艘簧?,痛得弯了弯腰,火大地将她整个人甩到最靠近门的一张沙发上,手脚并用地死死压住她,犹自吸了口凉气。

        “靠!你也太狠了,想让我断子绝孙呀?”

        苏韵锦被困在沙发上,全身受他所制,想破口大骂又苦于找不到足够恶毒的话语,只得哭着说了一句:“你到底要怎样才放过我,想欺负我到什么时候?”然后便径自痛哭起来,好像要把失去沈居安的难过、被程铮戏弄的不甘和长久以来的挣扎压抑通通化作眼泪发泄出来。

        她在程铮印象中一直都是隐忍克制的,鲜少流露真实情感,这时却像个孩子一样号啕大哭。很快就有邻居听到了他们这边的动静,向没关的大门探进头,见到这让人浮想联翩的一幕立刻又飞也似地消失了。程铮又急又无奈地看着自己身下的人,不禁苦笑,既不敢劝,又怕松开了她自己再吃苦头,只得听凭她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程铮觉得自己胸前的T恤都被她的眼泪打湿了,苏韵锦像是在一场痛哭中耗尽了力气,神情恍惚地抽咽,也忘了挣扎。

        她和沈居安这段贴心的关系才刚开了个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夭折了,什么“天长地久”都是她自以为的,心里空空的,不知如何是好。

        苏韵锦的哭泣平复下来之后,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只听见彼此略显沉重的呼吸。她刚才什么都顾不上了,现在却觉得浑身血液不畅,骨头仿似要散架一般的疼痛,这才察觉到他们的姿势是多么要命。她的背陷在布艺沙发里,程铮大半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一手将她双腕固定在头顶,一手横在她胸前,略微屈起的腿压制着她身体的下半部分。

        “给我滚一边去?!彼赵辖跣叻呓患拥厮档?。

        “你还有脸叫我滚,刚才哭得像被强暴一样,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br />
        “狗嘴吐不出象牙?!彼粤Φ囟硕?,徒劳地想要将他掀翻,然而那两条腿好像不是她的,“我叫你滚开,骨头都要被你压断了?!?br />
        程铮一慌,撑起身子,苏韵锦的腿一松动立即往前一撞。

        这回程铮敏捷地护住了“关键”部位,大怒道:“你来真的!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龇牙咧嘴地摸了摸自己下巴上的伤痕,“你真下得了手。从小到大我爸妈都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你倒好,上门不问青红皂白就给我一顿胖揍,居然还敢抽我耳光,气死我了,要不是看在你是女孩子,我早就……”

        “你早就怎么样?”他调整了一下姿势,虽没有刚才那般压得严丝合缝,但苏韵锦依然脱身不得,想起早上与沈居安那一幕,胸口一阵钝痛,“你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程铮,你这个卑鄙小人,昨晚上到底你和沈居安说了什么?”

        程铮说:“我卑鄙,你的沈居安不知道比我卑鄙多少倍!”

        “你什么意思?”苏韵锦怒道。

        “你问我和他说了什么?我说的都是实话,而且每一句都是当着你的面说的,从来不在别人背后玩儿阴的?!彼丝谄绦溃骸霸偎?,就算我说了什么,是男人的话他就应该大大方方和我单挑,而不是缩到一边,轻易放弃你。你醒醒吧,他要真的喜欢你,别人怎么挑拨都没用?!?br />
        这正是苏韵锦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她闭上眼恨声道:“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你害的,你不出现的话,我一直过得很好,凭什么你要来扰乱我的生活?”

        “是吗?”程铮做出惊讶的表情,继而把嘴贴在她的耳边问:“你过得那么好,喝醉之后喊着我的名字做什么?”

        苏韵锦立即睁开眼睛,惊道:“胡说,这怎么可能?”

        “我胡说?有本事你去问沈居安呀,他是最好的证人?!彼济媛兜靡庵?。

        苏韵锦脑子飞快地回忆,却全无头绪??沙田5难佑植幌袼祷?。

        我真的在醉后喊了他的名字?到底是怎么了,她羞愧地想,随即又辩道:“当时我神志不清,说的话怎么能做数??銮?,我叫你的名字是因为我讨厌你?!?br />
        程铮闻言笑了,“你讨厌我?正好,我也讨厌你,而且已经讨厌很久了?!?br />
        他说话的时候气息热热地喷在她耳畔,苏韵锦全身起了鸡皮疙瘩,用尽全力地去推他,“我叫你起来听见没有,你这流氓!”

        “这样就算流氓?那还有更流氓的呢?!背田M桌镉兄炙赵辖醪皇煜さ那樾?,撑住身体的那只手抚上她的脸,嘴唇便贴了上去。他现在的姿势占尽先机,她根本无处躲避,想说的话全变成含糊的呜咽。不同于前几次的辗转试探,在她开口想要说话的瞬间,他的舌头本能地探了进去,生涩又急切地与她纠缠。

        在这怪异却极度亲密的侵袭下,苏韵锦的大脑处于半?;刺?,好像呼吸都被夺走了,昨晚喝醉后虚弱恍惚的感觉再次回到她身上,想阻止他,全身却没有一个部位听自己指挥。

        当意识到他的一只手已得寸进尺地探进她衣服下摆,一路摸索往上,然后隔着内衣用力抚摸着她胸前最敏感的地方,她脑子里才警铃大作,苦于双手仍在他压制之下,别开脸喘着气说:“住手!”

        程??±实牧成狭肿乓饴仪槊?,哪里理会她微弱的抵抗,喃喃地回了一句,“偏不!”不安分的手指直接探进内衣里握住了她。

        苏韵锦紧张得本能地弓起身,像只被扔进沸水里的虾米,可这样的举动不但没有半点?;ぷ饔?,反而更让程铮心痒难耐。扭动中她的大腿擦过他身体坚硬的某一处,惹得他吸了口气,手下更是用力。苏韵锦被这陌生的情潮吓坏了,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和残存的理智告诉她绝对不可以再这样下去,可又不知道如何摆脱,她打他的时候,他节节败退,现在才知道两人的力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急得不知怎么是好,眼泪又涌了上来。

        程铮正被体内压抑已久的渴望驱使着,每一个动作都是他梦寐以求的,全凭本能行事,不经意间脸颊感觉到湿意,才发现是她的眼泪。他挫败又不甘地停下动作,把头埋在她胸前,无比郁闷地说道:“又来了!我迟早被你这家伙逼疯?!?br />
        苏韵锦挣扎着想要起来,程铮一只手又把她按回了原处。

        “程铮,别这样,算我求你了?!?br />
        “那你就别动?!?br />
        他双手都离开了她的身体,但人依旧趴在上面,随即苏韵锦隐约听到牛仔裤拉链的声音,然后感到他腰部以下有了动静。

        “你搞什么鬼?”她云里雾里地问。

        “闭嘴,还敢问?!背田5纳敉赋龅愎忠?,说不清是紧张还是痛苦,“都是你害的?!?br />
        苏韵锦瞬间反应了过来,活到二十岁,如果现在还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好事”,那简直就是白痴。她周身的血管都要爆裂开来一般,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墒橇饺颂媚敲唇?,极度的紧张之下身体更为敏感,他身上每个细微的动静都在所难免地传递到她身上,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快,气息也越来越急,好在没过多久他全身剧烈地震了震,喉间传来一声低吟,然后整个人松懈下来伏在她的身上。

        过了几分钟,苏韵锦害怕他睡着了,惊魂未定地试探道:“你……好了吗?”

        程铮没回答,又过了一阵,他才懒懒地撑起身子,探身去拿茶几上的纸巾盒。

        苏韵锦想要等到他收拾完毕再睁眼,没料到他忽然拍了拍她的腿,喊了一声:“哎呀,糟糕?!?br />
        苏韵锦吓得弹了起来,恰好看见程铮正在低头清理他自己。程铮见她猛然起身,其实也有点不好意思,本打算转身背对着她,哪知道她的动作更快。她尖叫了一声,不假思索地顺手抽起沙发上一个抱枕用力压在程铮两腿之间,借以遮挡住让她想要自毁双目的画面,然后双手迅速掩上眼睛。

        程铮被她的动作惊得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吼道:“你有病是不是?!?br />
        苏韵锦不甘示弱地闭着眼说道:“你才有病,暴露狂。刚才鬼叫什么?”

        程铮一把丢开抱枕,冷冷地说:“你看你的裤子?!?br />
        苏韵锦低头一看,大腿根处也就是方才贴近他的地方赫然有一摊黏湿的痕迹,不由得骇然。

        程铮在浴室里冲洗了一轮,神清气爽地重新走出来时,发现苏韵锦还在机械地用纸巾擦拭裤子上的痕迹,脸色难看到极点。

        “别擦了,你已经擦了十几分钟,裤子都要擦破了?!彼黄ü勺剿纳肀?,心情大好。

        苏韵锦不想跟他说话,要不是这里没有换洗的衣物,她都想把这条裤子扔掉,浪费也顾不上了。程铮一靠近,她轻易就想起不久前不堪的一幕,还有留在她身上的暧昧味道……她沉默地将身子挪开了一点,仍没有停下擦拭的动作。实在太恶心了,恶心得她都开始有点厌弃自己。

        “我也不是故意的。要不我帮你擦?”

        “闭嘴?!?br />
        程??醋潘疟咭煌磐诺闹浇?,脸也有些红了,摸着自己发烧的面颊,更觉得刚才被她抽过的地方又肿又痛,嘀咕道:“你真下得了狠手?!?br />
        “我恨不得打死你?!彼赵辖跸袷谴友婪炖锛烦稣饩浠?。

        “打死我你有什么好处?!背田Pψ湃ハ胍プニ氖?,又想动手动脚,却发现苏韵锦面似寒霜,没有一点和他调笑的意思。说实在的,看到她这个样子,他心里还真有点憷,生怕自己抓着的那只手再次一个大嘴巴子抽过来,这女人心狠的时候什么事都做得出,再挨一下他也只能吃哑巴亏。

        于是,他讪讪地收了手,顾左右而言他,“你和沈居安真的玩儿完了?”刚想着不要把她惹急了,可一听这话,那股浓浓的幸灾乐祸的味道藏都藏不住。

        “我早知道你们长不了,其实这真不关我的事,你别冤枉我……喂,苏韵锦,你哑了?说句话行不行?我最不喜欢你什么事都藏在心里?!?br />
        苏韵锦扔掉最后一张纸巾,站了起来,“我不要你喜欢?!?br />
        “那你要谁?沈居安?问题是别人要你吗?”程铮也跟着站起来。

        “没有沈居安,也不会是你!”苏韵锦冷笑道。

        这话让程铮大受刺激,“我还就不明白了,我哪里不如他?!?br />
        “你不如他的地方多了,从来就不懂得尊重别人,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自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这脾气一天不改,就……”苏韵锦话说了一半又改口,摇头道,“算了,你也不用改。总之一句话,你是你,我是我,你以后别来找我了?!彼底啪统趴谧摺杩窳?,刚才这扇门居然一直是半敞着的。

        “我脾气怎么了,至少我不像你一样口是心非?!背田U驹谠鼗沽艘痪?。

        苏韵锦叹了口气,“你回去吧?!辈淮卮?,她便走出了门口。

        “滚吧滚吧,我偏不信离了你就不行!”

        程铮是傍晚的飞机,苏韵锦没有去送他。

        当晚,宿舍熄了灯,苏韵锦才接到程铮的电话,电话那头背景声喧嚣,他的声音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

        “如果……我改了,你会不会承认其实你心里是喜欢我的,一点点也好,会不会?”苏韵锦在黑暗中握紧话筒,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不依不饶的追问。

        苏韵锦和沈居安来去匆匆的恋情很让周围认识他们的人惊讶了一阵,但毕业生的感情大多朝不保夕,看多了,也就不以为怪。

        苏韵锦心里有一阵是空落落的,也说不出算不算伤心。那次的事之后,在食堂遇到沈居安时,她首先感到的是尴尬。倒是沈居安大大方方地打招呼,“韵锦,几天不见,你还好吗?”

        苏韵锦低头含糊其辞。

        “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鄙蚓影参⑿ψ趴醋潘?。

        在他心无芥蒂的笑容里,苏韵锦为自己的小家子气感到羞愧,忙回报一笑。

        于是苏韵锦连夜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回到家,经历过家庭的巨变,她害怕妈妈再出什么事,来不及放下行李就要问个究竟??陕杪枰环闯L刂崃艘换岫?,久违的红晕又出现在她的脸上。听她东拉西扯地说了好一阵,苏韵锦才搞明白,原来妈妈在那家服装厂做临时工,老板听说她以前在单位里是做会计的,就把她调到办公室去做账,一来二去,竟和老板擦出了火花。那个服装厂老板比妈妈小一岁,离了婚,也带着个女孩。碍于女儿的感受,苏母一直不愿意公开这段关系,可最近男方向她提出了结婚的想法,她思虑再三,还是决定等女儿回来再说。

        “韵锦,你给妈妈拿个主意,你要是不愿意,妈妈明天就去回绝他?!彼漳咐排档?。

        苏韵锦从最初的惊讶中回过神来,看着妈妈紧张又期盼的模样,她知道,妈妈其实很担心她会说出反对的话。几个月没见,妈妈的面颊丰盈了不少,再也不是失去爸爸时心如死灰般的憔悴。女人不管是什么年纪,都需要有人爱才美。

        苏韵锦想,她有什么权利反对妈妈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妈妈四十多了,这样两情相悦的机会不会再有很多。所以她抱住了手足无措的妈妈,只说了一句,“我相信爸爸也会和我一样希望妈妈幸福?!?br />
        说完,她看到了妈妈眼里的泪光,只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因为悲伤。

        后来,在妈妈的安排下,苏韵锦也见过那个男人几次。跟爸爸的文弱儒雅不同,他长得憨厚而普通,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苍老一些,似乎没什么文化,但也没有生意人的奸猾,看得出对妈妈很是呵护,这就够了。也许是知道苏母很在意女儿的想法,那男人对待苏韵锦也十分小心,苏韵锦配合地喊他叔叔,他搓着手,开心得只会笑。

        既然唯一的假想阻力都不存在了,婚事就顺利地提上议程。本来苏母只打算悄悄登记了事,但对方坚持要给她一个仪式,哪怕简简单单也好。对于这一点,苏韵锦也表示赞同。两

        家人一合计,就把婚礼订在八月初,赶在苏韵锦返校之前,于是苏韵锦便安心留在家里陪妈妈筹备喜事。

        再简单的婚礼也有不少繁琐的细节,妈妈除了开心,没有什么主张,女方这边的事就由苏韵锦全面负责张罗。仪式的前两天,她和妈妈提着采购回来的大包小包刚返回自己楼下,就看到一楼的李阿婆乐颠颠地迎了出来,笑成一朵花似的说道:“韵锦,苏师母,你们看是谁来了?!?br />
        苏韵锦家孤儿寡母的,往日来访的亲朋好友寥寥可数,正在纳闷间,只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从李阿婆家走了出来。

        苏韵锦暗暗叫苦,“你又来干什么?”

        “当然是找你呀?!彼忱沓烧碌厮?。

        “韵锦,不是我说你,男朋友过来也不在家候着,人家阿铮都等你半天了?!?br />
        “没事,阿婆,我等她是应该的,再说要不是因为等她,怎么吃得到您家那么好的蜜饯?!?br />
        李阿婆高兴得话都说不出来,“你喜欢吃,我装一些给你带回家去?!?br />
        苏韵锦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轻微抽搐两下。李阿婆也是这栋楼的老住户了,一向以精明小气著称,她自家做的蜜饯在廊檐下晾晒的时候,二楼张老师家的小孩偷吃了一块儿,被她至少骂了半年。程铮也够会装的,不知道使出什么迷魂大法哄得阿婆像拾到宝一样,不但放他进屋看电视,好吃好喝伺候,还一口一个“阿?!?,她听着都肉麻。

        “韵锦,这是……”妈妈迟疑地打量程铮,问道。

        “阿姨好,我是韵锦的……高中同学,高三的时候开家长会,我们见过一面?!背田Cι锨按蛘泻?,说到“高中同学”四个字的时候还恰如其分地流露出几分不自在,那话里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完全可以起到误导的作用。

        李阿婆搭腔道:“这孩子就是面皮薄,还不好意思,又不是第一次来了。上回阿婆就觉得你和韵锦这姑娘很般配?!?br />
        “上回?”苏母震惊了。

        “哎呀,苏师母,你还不知道呐,看我这张嘴!不过要我说,现在年轻人谈恋爱也很正常,你们家韵锦真是修来的好福气,阿铮模样好脾气好不说,还是Q大的高材生呀?!?br />
        苏韵锦啼笑皆非,“脾气好”这个词用在程铮身上简直太有幽默感了。

        苏母听李阿婆那么一说,看向程铮的眼神里有了惊喜的意味。女儿一向是个闷葫芦,想不到一点都不含糊。程铮的好皮相和他在旁人前的“正?!北硐趾苋菀赘肆粝潞玫牡谝挥∠?,尤其是在妈妈辈的人眼里。再加上李阿婆这么一说,没有那个母亲会排斥这样的准女婿。

        “妈,你别听阿婆瞎说?!彼赵辖醪宦?。

        程铮笑着看她,眼里似有千言万语,可苏韵锦解读出来的无非是一句话:“你打我呀,有种你再打我呀!”

        “有话回家再说?!笨绰杪璧难?,想必是自动把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当作是眉目传情。

        “不用了,我跟他在楼下说几句……”

        “阿姨,我给您提吧?!背田:敛患獾刂鞫庸漳甘种械墓何锎?,跟在她的身后直接上了楼。

        “喂!”苏韵锦见情况不由自己控制,闷闷不乐地跟了上去,程铮拎着几大袋东西回头朝她扬了扬下巴。这举动让她气不打一处来,索性把自己手上提的重物一股脑儿地塞给了他。程铮照单全收,被奴役得兴高采烈。

        回到家,在给程铮倒茶的间隙,苏母将苏韵锦拉到厨房,低声问:“你这孩子,交了男朋友还把妈妈蒙在鼓里?!?br />
        苏韵锦无奈道:“都说了是高中同学?!?br />
        “你还不说实话?难道妈妈没长眼睛?真要是高中同学,人家一个男孩子会跑那么老远到家里找你?还来了好几回?!?br />
        “就两回,他自己非要来我有什么办法?”

        “行了,我也不是不许你交男朋友?!彼漳赣行└刑?,“你现在也大了,这些年实在是不容易,妈妈心里一直觉得很对不起你?!?br />
        “妈,你又提那些干吗?”

        “我不提……不提?!彼漳傅屯凡亮瞬劣行┦蟮难劭?,露出欣慰的表情,“这样也好,妈妈之前一直不敢答应你周叔叔,就是怕你心里觉得孤单。我看那孩子还不错,现在有人照顾你了,我多少也放下一点心,否则……”

        苏韵锦不语,默默泡了杯茶。先前纵有千万种辩解的话,在妈妈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她怎么还忍心让她失望?

        母女俩回到客厅,正好看到程铮在四顾打量周边的环境。苏韵锦没好气地把茶递给他,说道:“住进了豪宅,没见过这么空落落的屋子吧?!?br />
        程铮接过茶立刻喝了一口,说道:“怎么会,我也是单位大院长大的,哪有什么豪宅。韵锦,你家收拾得真干净,看得出阿姨很费心思,哪儿像我妈,一闲下来就知道往脸上敷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房间比我的还乱?!?br />
        “哪里呀?!彼漳赣质歉咝擞植缓靡馑?,趁机又问了程铮父母的工作单位。

        程铮只说父亲在省设计院工作,母亲做点“小生意”。苏母显然对这个回答非常满意,再看向程铮时眼里已带着“丈母娘的慈祥”。

        “你们慢慢聊,看看电视也行。我给你们做饭去?!彼θ萋娴亟顺?。

        妈妈一离开,苏韵锦立刻换了副表情,小声道:“你就装吧,装够了马上走?!?br />
        程铮却像没听见一样继续观察她的家,很快就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振奋道:“你家怎么贴了喜字?不会是你妈早就预感到我会来,准备立刻把我们送进洞房吧?!?br />
        如果不是怕惊动妈妈,苏韵锦说不定会把那杯热茶全泼到他那可恶的脸上。她咬着牙,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是我妈妈的喜事,她准备再婚了?!?br />
        早已习惯他说不出什么好话,苏韵锦原已作好被他嘲笑的心理准备,谁知程铮只是“哦——”了一声,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妈妈的饭菜很快上了桌,比平时丰盛了几倍,还一个劲儿地给程铮夹菜。

        苏韵锦食之无味地拨了几口,就对程铮说:“你吃快一些,好早点回去?!?br />
        “惨了?!背田7⒊畹厮担骸霸趺窗??下午最后一班回省城的车是五点,现在都四点五十了?!?br />
        “你是坐班车来的?”苏韵锦狐疑道,以他爱张扬的个性,刚拿驾照尚且把家里的车开了来,这次怎么可能如此低调。

        程铮当然听得出她的意思,无辜地说:“上次来找你把我妈的车给撞了,她气得要死,和我爸一商量,毕业以前都不让我一个人把车开出去了?!?br />
        “那你赶紧吃,天没黑之前应该还有私人的客车回去?!彼赵辖醮叽俚?。

        程铮闻言,放下碗筷,却看着苏母,不好意思地说:“阿姨,我来得巧,不知道能不能也参加……嘶……参加您的喜事?”他把脚往里收了收,不让苏韵锦再暗地里使劲踹他。

        苏母的脸一红,忙道:“哪里的话,其实只是一个很简单的仪式罢了。反正我们这边的亲戚少,你来了正好,尽管住下,就怕我们这里太简陋,你不习惯?!?br />
        “怎么会?”程铮大喜过望。

        “妈你怎么了,随便把人留家里?!?br />
        “这不是特殊情况嘛,我正觉得家里冷清过头了。对了,程铮啊,你爸妈会不会有意见?”

        “没事,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就好?!?br />
        “妈,我们家也没他住的地方呀?!?br />
        程铮赶紧道:“我睡这沙发就挺好?!?br />
        “怎么能让你睡沙发呢,来者是客。你就睡韵锦房间吧,韵锦,你就和我挤一挤?!?br />
        这是哪儿跟哪儿呀?苏韵锦完全无语了,程铮也老大不客气,竟然也没推辞,“那……真是不好意思了,谢谢阿姨?!?br />
        吃过饭,妈妈就去散步了。苏韵锦拒绝领着程铮招摇过市,所以没有出门,收拾好碗筷,就一边看新闻,一边坐在小桌旁叠纸盒。有过上次那种不愉快的经历,苏韵锦不愿再与那个厂家的人打交道,这批纸盒是妈妈领回来做的。虽然明知厂家苛刻,但她想到闲着也是闲着,能帮妈妈减轻一点负担也好。

        程铮不甘心被她晾到一边,也搬了张小凳子坐过来,好奇地问:“你叠这个干什么?”

        苏韵锦不爱搭理,继续做自己的事。程??醋潘辉僦馗醇虻ザ菰锏氖止せ?,用手扯扯她的头发,说:“别弄这个了,带我出去走走吧,好歹我是你们家的客人?!彼赵辖醪欢?,就主动从她手中抽走张半成品的纸壳。

        “捣什么乱呀?!?br />
        “别叠了,又不好看?!?br />
        “你懂什么,这个能换钱的,你别弄坏了?!?br />
        程铮不服气,“这破玩儿意儿能值什么钱?”

        “十个五分钱?!彼赵辖蹩贪宓厮?。

        “什么?”程铮以为自己听错了,“没搞错吧,是人民币还是美分?”苏韵锦头都没抬,他也意识到自己的“笑话”不怎么好笑,在心里飞快地算了算,“按你这速度,一晚上

        也赚不到十块钱,有这工夫做什么不行?”

        “十块钱不是钱?”

        “那我就给你十块,你别做了,陪我说话行不行!”他不耐烦地说。

        苏韵锦把手上完成的纸盒整齐地堆叠到一边,郑重地对程铮说:“这就是我们无话可说的原因。你不缺钱,一整晚只干十块钱的活在你看来没有任何意义,但是我尝过缺了两块钱买不到自己想要的参考书的那种窘迫。我妈妈为了省鲍车费常常从打工的地方步行四十分钟回家。程铮,你还不明白?我们根本就不是一种人?!?br />
        程铮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困惑地看了她好一阵,“你没钱,我早就知道,可这有什么关系,我不在乎这个。谁规定不是一种人就不能在一起?你以前过得很辛苦,但我可以让你过得好一些,这样不是很好吗?”

        果然不出苏韵锦所料,像他一样不识人间疾苦又生性单纯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们看问题想事情的出发点完全不一样,你不理解我,我也理解不了你的生活……你先别急,听我说完,我知道你对我……是好的,但我要的爱是对等的,可我们俩注定不对等,我有我的尊严,虽然这在你看来也许很可笑?!?br />
        “你认为我在施舍你?”程铮有些不解地问:“就因为我家里条件比你好,所以你不要我?太可笑了,可笑!苏韵锦,你这样对我公平吗?”

        “你知道什么是公平?程铮,为什么你喜欢我,我就必须要回应你?过去的事我不提了,可是你心血来潮地跑到我学校去,甚至招呼都不打地跑到我家里来,三番五次打扰我的生活,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想过我愿不愿意接受?就这样把你的感情强加给我,这就是你所谓的公平?”

        和他反反复复牵扯了这几年,苏韵锦也有些疲惫了,很多平时不愿意说的话也说了出来。

        可从来没人告诉过程铮这些,从小到大,他习惯了别人羡慕的眼光,好的家境,好的外表,好的成绩,这些东西太轻易地属于了他,只有他不想要的,很少有他得不到的,所以一旦他渴望某种东西,便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应当拥有,更别提耗费了无数心思去接近的苏韵锦。

        如果说最开始苏韵锦的惊鸿一瞥给了程铮难得的悸动,他当时对她好奇,想要引起她的注意力是出于青春期男生的一种特殊萌动,当她一而再再而三地回避,他屡战屡败,穷追猛打,到后来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或是本能。他起初也想不通她到底有哪儿好,可是越靠近她,就发现自己越是想要了解她。她皱眉的时候,他焦急;她压抑自己的情绪,他想要她微笑;她安静的时候,他觉得心里是满的,一切说不出来的完整。试过很多回,根本没办法忘得了。他从没想过自己的感情对于她而言是种负担。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饱食终日的纨绔子弟?”

        苏韵锦不说话。程铮彻底火了,“我告诉你,别把人看扁了,你能做的事我同样做得了。不就是叠些破盒子,有什么了不起,你走开,我叠给你看?!?br />
        他不由分说,把苏韵锦挤到一边,笨手笨脚地学她刚才的样子。

        “别说一晚上赚十块钱,你这里所有的盒子我都给你叠了?!?br />
        苏韵锦不以为然地笑笑,她知道他说的都是气话,剩下这些就算是她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做完,何况是一个生手。

        她的笑更激得程铮眼睛都红了,“你说吧,苏韵锦,要是我做完了,你怎么办?”

        “怎么办?大不了把你做那一份的钱都给你?!?br />
        “我不要钱!你听着,如果今晚上我把它给做完了,我要你对我说实话,说你心里真正的实话。我对于你而言算什么?”

        “我说的一直是实话?!?br />
        “放屁!”程铮简洁明了地结束了口舌之争。

        苏母散步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苏韵锦靠在沙发上看电视广告,而程铮则挥汗如雨地做手工活。

        “哎,这是怎么回事……韵锦,你怎么能让他干这个?”

        “我自己愿意干的,阿姨你别管了?!背田5难酉袷撬祷岸祭朔咽奔?。

        “可是……”苏母还觉得不妥,就被苏韵锦拉到了房间里。

        “你别管他?!彼赵辖醯厮档?。

        “问题是他叠成那样……”

        “由他去?!?br />
        “我真搞不懂你们在想什么?!彼漳柑玖丝谄?。

        晚上,苏韵锦闭着眼睛,感觉到妈妈坐了起来。

        “妈,你干吗?”

        “我去看看,他还在叠那东西?”

        “说了让你别管他?!?br />
        “不行,这都两点了,韵锦,喜不喜欢是一回事,你不能折腾别人??烊ソ兴?,我说了不管用?!?br />
        “我不去?!彼赵辖跄挥志鼍厮?。

        苏母一愣,“你这孩子,心怎么这么硬?”

        苏韵锦从来就不是没主意的人,但很会为别人着想,也一贯听话,做母亲的也没想到她

        这次如此固执,过了一会儿,又听到她翻身,“妈,我睡了,你也睡吧?!?br />
        第二天一早,苏母就催促苏韵锦去看看程铮。苏韵锦走出去,他竟趴在小桌子上睡着了。

        “喂,你回房睡吧?!彼赵辖跬屏送扑?。程铮懵懵懂懂地直起身,大惊失色,“天亮了?”

        他身畔还有将近四分之一的任务没有完成。

        “行了?!彼赵辖跏帐暗厣下页梢煌诺亩?。

        “你别动我的劳动成果!”

        “我说你做不完就是做不完,看到没有?!彼赵辖跗骄驳刂赋稣飧鍪率?。

        程铮耍赖,“现在才六点多,不算天亮?!?br />
        苏韵锦沉默地看了看窗外发白的天际,听他继续胡诌,“正常的人八点才上班,那才是一天的开始,也就是说我还有一个半小时?!?br />
        “随便你?!彼赵辖踅堪锫杪枳急冈绮?,然后喝着粥,听他咒骂那纸盒设计的如何不合理。

        七点五十四分,程铮总算把最后一个纸盒扔到了地板上,长舒了口气,“看吧,我说这没什么难的?!?br />
        苏韵锦蹲下去看了看他做好的东西,然后将其码成几堆,问道:“你是睡一会儿,还是和我一块儿去交货?”

        程铮揉了揉眼睛,“我当然要亲自去,这一大堆至少有二三十块,领了钱我也不要,你请我喝杯东西就好?!?br />
        在纸盒厂的会计室,程铮接过负责人扔过来的三块钱,脸色灰白如生了一场大病。刚才苏韵锦死命拉住他,才没让他把“黑心的资本家”教训一顿。不出所料,他交货的那部分

        “成品”基本全不合格,不但分文未得,还要赔偿厂家的材料费。最后是中和了苏韵锦和妈妈之前做的那部分,加加减减,居然还剩了三块钱。

        陪他走回去的路上,苏韵锦用那三块钱给他买了杯豆浆。程铮不肯喝,苏韵锦硬让他拿着,他生气地想要扔掉,到底舍不得,一直沉默地将热豆浆捧成了冷豆浆,最后回到苏家,木木地洗了把脸,倒头就睡。

        苏母有些看不下去,欲言又止,但是在女儿的示意下什么都没说,做好了午饭,便让苏韵锦去叫他。苏韵锦进房,他听到脚步声就把被子拉高,大热天的,也不怕捂出病来。

        “行了,第一次能做出这样,也可以了?!?br />
        “我不要你安慰,你出去?!背田5纳舸颖蛔永锎隼?,像个孩子一样赌气。

        苏韵锦也不坚持,走出房间还想了想,自己居然被赶了出来,看来有人鸠占鹊巢还有理了。

        黄昏的时候,程铮才走出房间。苏母赶紧去给他下了碗面条,端上来之前,苏韵锦让她等等,苏母不解,苏韵锦把她推出厨房,让她像以前那样去散步,然后自己系上围裙,给他多煎了个鸡蛋。

        程铮吃得囫囵吞枣一样,再痛不欲绝,肚子还是一样会饿,吃完了,他把碗放下,警惕地看着一旁的苏韵锦,“你在嘲笑我?”

        “有吗?你看错了?!彼赵辖醪怀腥?。

        程铮怏怏地说:“你笑就笑吧。算我做了件蠢事。你们损失了多少钱,我给你?!?br />
        苏韵锦颇感兴趣地坐到程铮的身边,“不是要玩儿说实话的游戏吗,跟钱没关系,大不了现在你来说句心里话?!?br />
        程铮眨了眨眼睛,竟然有点紧张。

        苏韵锦说:“你只要告诉我,你是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笨蛋?”

        程铮默默瞪了她一眼。

        苏韵锦笑了,“不说话就是承认了?!?/p>

    上一页 《原来》 分分彩代理开户
    分分彩代理开户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