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验血或可查8种常见癌 检测成本不足500美元 2018-03-29
  • 【章节】海贼王之邪恶大将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海军等于新贵族!(第二更,求全订!) 最新章节 2018-03-29
  • 2016全年猴年运程详解 2018-03-29
  • 《新闻联播》2018年3月27日完整直播视频 2018-03-29
  • 北京购房“本人刷卡”双重使命打击腐败稳定楼市 2018-03-29
  • 【小说】大秦之至尊帝王大秦之至尊帝王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小说】三国之超神融合三国之超神融合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海南新建商品房须全装修后出售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都市之老子是土地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搬家风水禁忌揭开卧室秘密 zhyw.net 中国周易 2018-03-29
  • 【小说】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穿越到百岁老人身上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在线中文简体转繁体·在线中文繁体转简体 2018-03-29
  • 【小说】直播之魔术之神直播之魔术之神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全新岗位:“政府高级雇员” 薪水是正处4倍 2018-03-29
  • 【小说】都市之我是大忽悠都市之我是大忽悠最新章节全集下载 2018-03-29
  • 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分分彩代理开户->《原来》->正文

    第三章 我希望他不幸福

    分分彩代理开户 www.8d426usb.com     公司的格子间还亮着灯,苏韵锦走进去,发现陆路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陆路是新来不久的实习生,分在市场部打打杂什么的,正好在苏韵锦麾下。小泵娘人很机灵,虽然话出奇的多,但并不让人讨厌。

        今天她上班又迟到了,这是本月以来的第二次。苏韵锦不是个严苛的上司,她很少训斥和干涉下属,大多数时候都保持沉默,可是谁踏实勤勉谁浑水摸鱼谁能干谁平庸她都看在眼里,奖惩自有决断,不过对于陆路这样古灵精怪的新新人类,她下意识地给予了多几分的宽容,只要大的方面没捅什么娄子,偶尔的小失误她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她羡慕陆路这样无所顾忌的青春,她也有过这样的年纪,可是当时的苏韵锦是什么样子的?敏感、晦涩、孤僻、沉默。她也不明白当初的自己怎么会如此别扭,就连一场爱情也没有改变她的自卑——所以她失去了它。

        是不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无谓的感叹就越来越多?苏韵锦上前推了推沉睡中的陆路,她的动作并不激烈,而陆路惊醒过来时脸上流露出的极度恐惧让她很是吃惊,有什么能够把青春飞扬的女孩子吓成这样?

        “是我。你这个时候还留在公司干什么?”

        “苏姐……你不是去参加旧情敌的婚礼了吗?我,我在加班!”陆路眨着眼睛说道。

        苏韵锦看着她刚才趴在上面的文件夹上的口水,选择对她的回答持保留态度。

        “那现在你‘收工’了,不早了,回家吧?!?br />
        “回家”这个词让陆路有短暂的失神,很快她换了一脸的严肃表情,对苏韵锦说道:“苏姐,我觉得我们今晚应该找个地方喝两杯?!?br />
        苏韵锦有些好笑地等着看她葫芦里卖什么药。果然,陆路又义正词严地说道:“我是大好光阴不能浪费在睡眠中,至于你呢,苏姐,你参加完旧情敌的婚礼就没点感触?情敌都结婚了,你还单身。既然单身,就更不能独自度过漫漫长夜,你知不知道寂寞是女人的天敌,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

        “停!”苏韵锦打断她不伦不类的论调,看来她平时的确太纵容这小泵娘了,才让她这么疯疯癫癫,可是细想她说得也不无道理。苏韵锦忽然觉得,喝一杯要比看会议记录更有吸引力,也许她真的需要适度的放松。

        “你说去哪儿?”

        “跟我来就好?!?br />
        陆路带苏韵锦去了一个叫“左岸”的地方,据说她上学的时候在这里做过服务生。其实苏韵锦对“左岸”并不陌生,这些年来,她渐渐地也不像跟程铮在一起时那么与世隔绝,下了班之后也会偶尔地跟几个老同学、朋友流连于这城市的各种娱乐场所?!白蟀丁笔钦庖涣侥昀幢冉闲氯竦囊患渥酆闲缘挠槔只崴?,设计颇有格调,价位偏中高,比较迎合白领新贵们的喜好,最重要的是,它是章粤名下的产业。

        跟程铮分手后,苏韵锦和程铮的表姐章粤基本上也没有了联系,但章粤的丈夫沈居安还是她的朋友。苏韵锦很清楚,沈居安这样的人,爱上他很容易受伤,但保持着适度的距离与他交往,他会是一个最完美不过的知己。长久以来,沈居安从来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程铮与她分手后的只字片语,苏韵锦也很少过问他和章粤之间的分分合合。

        陆路这小丫头几杯酒下肚就High得不行,脸蛋涨得通红,一双眼睛却比上班的任何时刻都要亮,雷达一般的在扎堆的红男绿女中搜索帅哥的影子,还一惊一乍地摇晃着苏韵锦:“苏姐,快看,那边有个帅爆了?!?br />
        这时苏韵锦刚接了徐致衡打来的电话,背景声很嘈杂,对方问她在哪,苏韵锦直接告诉他自己在“左岸”,她知道徐致衡不会过来,听说他的前妻带着女儿从台湾过来看他,他虽对苏韵锦有意,但想必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妻女。

        苏韵锦调回总部之后,徐致衡对她的心思越来越明显。说实话,苏韵锦也在接受与拒绝之间摇摆不定。接受的话,她总觉得这个台湾男人和前妻之间藕断丝连,唯恐自己不明状况一头扎进去,白白虚掷感情??墒侨裘髯啪芫?,对方毕竟是她顶头上司,这些年不管愿不愿意,自己在他的关照下受益良多,想要彻底斩断这点暧昧,除非她离开公司另谋高就??墒撬⒚挥兴底呔妥叩淖时?,工作是她赖以生存的根本,在这份工作上她投入了太多,说抽身,却并非易事。

        她无心和徐致衡多说,借口听不清他说话,很快把电话挂了,然后朝陆路说有帅哥出没的方向望去,群魔乱舞的,哪里分辨得出有谁帅到“爆”了,于是不甚感兴趣地说道:“不会又是你喜欢的那些男女不分的‘花样美男’吧,我已经消受不了那样的重口味了?!?br />
        陆路想必再看过去时她自己也找不到人在哪儿了,懊恼地说:“真的是帅哥,有型又有气质,怎么不见了?”苏韵锦暗暗觉得好笑,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居然还可以发现对方很有“气质”。

        陆路察觉她的意兴阑珊,不服气道:“苏姐,你才29岁,就对帅哥不感兴趣了,这样是很可怕的,女人不能没有爱情的滋润,你看你,面无血色的,绝对是阴阳失调?!?br />
        “胡说八道,我只不过是今天有点不舒服?!彼赵辖跣β畹?。

        陆路笑嘻嘻地说:“参加旧情敌的婚礼,会舒服才怪?!?br />
        她眼尖地发现苏韵锦的表情僵了一下,这本是无心的一句玩儿笑话,因为苏韵锦平日待她一向亲厚才敢这么肆无忌惮,这时她才想起自己的上司并不喜欢跟人谈论自己的私事,不禁自悔失言,偷偷吐了吐舌头,灰溜溜地想转移话题。

        让她意外的是苏韵锦沉默了一会儿,居然点了点头:“可能是吧?!?br />
        陆路愣了一下,顿时感觉到自己可能挖到了什么猛料,忙揪住苏韵锦的衣袖,八卦地追问道:“苏姐,是不是遇到以前男朋友了,告诉我嘛?!?br />
        “你不是都知道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彼赵辖跣Φ?。

        陆路更为兴奋:“原来你以前真的有过男朋友呀,我就说嘛,像苏姐你这么漂亮怎么可能没有恋爱的经历?!郧暗哪信笥选囊馑际遣皇悄忝且丫质至??为什么分手,你那么好,一定是因为他太坏了,所以你才离开他对不对?”

        陆路一放开说话的时候苏韵锦就头晕,不过此时此刻有这只聒噪的小麻雀在身边却没有那么糟。她喝了几口酒,有些出神地对小麻雀说:“不,他一点都不坏,相反,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很好,我想也许再也没有人能像他一样爱我了??赡苁俏颐敲挥性捣?,而且各方面都不适合对方?!彼赵辖跻簿扔谧约壕尤换岫砸桓鲅就菲铀嫡夥?,也许和程铮猝不及防的重逢让她变得脆弱,急需找个听众,哪怕这听众看上去不怎么靠谱。

        “那你一定很想念他吧?”陆路专注地听着,还不忘同情地问道。

        苏韵锦摇头,“其实这些年来,我很少想起他。这个城市也并不算大,可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他。今晚遇到他之前,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他了?!?br />
        陆路睁大了眼睛:“我想象不出,假如是我遇到了曾经爱过的人会是什么样子?!?br />
        “我想过很多次,如果和他重遇,我唯一的心愿是——我希望他不幸福,至少不要过得比我幸福?!彼赵辖趸瘟嘶伪械木?。

        陆路哪里听过这些,呆呆地问:“为什么?”

        苏韵锦垂下眼睑:“因为我还没有放下。很多时候,我都恨他……可是更多的时候,我爱他。我这么想是不是特别恶毒?”她自我解嘲地笑,“所以恶毒的人是会遭报应的。今天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很幸福,远比我幸福?!?br />
        “苏姐,我不懂。如果你放不下一个人,为什么不回去找他?不管怎么断了音讯,两个相爱过的人,又在同一个城市里,一定能找回对方?!甭铰凡唤獾匚实?。

        苏韵锦的话带着点怅然:“前一两年的时候,我不愿意去找他,因为放不下自尊,也忘不了当初的伤害,总想着就算两个人重新在一起又能怎么样,从来就没有人逼我们分开,是我们自己不知道怎么去爱对方。我跟他分手,不是误会,也不是巧合,是迟早的事情。后来,我渐渐想通了一些事,但已经回不了头。我不敢去找他,害怕他身边已经有了别人,害怕他离开了我却找到了幸福。他曾经跟我亲密得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而结果呢,他还在我的视线里,却在我的生活之外,成为了别人的男朋友、丈夫,别人的爸爸,光是想象这一点我都觉得受不了,还不如不见,至少可以自欺欺人。习惯了,没有他,我照样会有自己的生活,说不定也能找到另一个男人,一起结婚、生子、变老。人的一辈子不会因为缺少了某个人而过不下去的?!?br />
        “可是,我总认为相爱的人是应该排除万难在一起?!泵挥辛蛋哪昵崤⒐讨吹厮?。

        “也许是的。我是个反面教材,不该影响你对爱情的憧憬?!?br />
        两人正说着,苏韵锦的手机忽然又响了,却是个陌生的号码,她接起来,对方好像和自己所在的地方一样混乱喧嚣,没有人说话。正有些纳闷,一个年轻女人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请问你是不是苏韵锦苏小姐?”近看之下那女人的年龄应该已经在三十岁开外,但是妆容精致,服饰考究,声音带着宝岛特有的软糯口音。

        苏韵锦顿时有些警惕,可是见对方举止文雅,谈吐得体,自己也不好失礼,便点头道:“我是,请问您是……”话还没说完,陆路搁在吧台上的半杯杰克丹尼就全部被泼在她的脸上。陆路惊叫一声,旁边各自寻欢的客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苏韵锦轻轻拭去泼到眼睛上的酒,看着那只拿着酒杯的涂着红色丹蔻的手,其实心中已经将对方的身份和来意猜到了八九分。

        “我先生姓徐,你可以叫我徐太太,幸会,苏小姐?!蹦桥铀祷暗目谄挛亩?。

    上一页 《原来》 分分彩代理开户
    分分彩代理开户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